设置

关灯

第6章 雄鹰

    第6章  雄鹰

    同样一支笔。

    有的人写字潦草,有的人写字精美,有的人……

    那支普通的毛笔握在刘浩手里,放佛拥有了生命,拥有的灵魂。

    点……点……点……

    笔尖点在白纸上,落下浅浅的墨痕,墨痕又渐渐凝聚,画纸上呈现许多洒落在地上的小米。

    刘浩神情投入,动作潇洒,笔尖犹如上帝之手,不断在白纸上落下。

    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看似随意,实则暗含玄机。

    一只墨色母鸡出现在白纸上,笔尖连点,又有十一只雏鸡出现在白纸上。

    母鸡和小鸡,没有鲜艳的颜色,甚至连羽毛,眼睛,爪子等都不清晰,但那种老母鸡带领小鸡们觅食的意境,却被描绘的宛若真实。

    “喝!”

    刘浩低喝一声,吐出一口精气,老母鸡与鸡仔竟然活了过来!

    白纸上的水墨老母鸡,带领着一群小鸡,脖子一伸一缩,正在啄地上的小米。

    被老母鸡和小鸡啄中的小米,竟然在画作中消失不见,仅仅是几十秒时间,百十粒小米全部被啄完,老母鸡又带着小鸡在画作中觅食!

    上官语深深的望了刘浩一眼:“不错,刚觉醒就能画的这么传神!”

    上官语的夸奖落到同学耳中,同学们顿时都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上官语老师竟然夸人了,上次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开学的时候,上官语老师夸过一次欧阳昊!”

    “哈哈,那岂不是说刘浩同学,和欧阳昊是一个级别了?”

    “那可不是,话说某人不知天高地厚,要和刘浩比画道嘞,希望不要太丢脸,哈哈!”

    “丢脸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丢到姥姥家,还是丢到爷爷家。”

    “刘浩同学那么好,我们可以找刘浩请教作画,说不定我们也能成为画道觉醒者。”

    “是啊!”

    下一刻,就有许多同学表示,要和刘浩学习画道。

    刘浩的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得意,十分享受同学的恭维与崇拜。

    见同学们要向自己请教觉醒,刘浩当即拍着胸脯保证:“各位请放心,我们都是一个班级的,我会把觉醒经验传授给大家!”

    一听这话,同学们又是一阵恭维。

    刘浩更加得意忘形,但马上话锋一转:“但传授画道前,我还要教某位同学做人。”

    说完,刘浩目光凝视着陈轩,冷笑:“陈轩同学,你说是么?”

    陈轩冷笑,刘浩画道觉醒的确厉害了。

    之前用不到10%的本事就能击败,现在不行了,需要10%的本事,才能击败画道觉醒的刘浩。

    “咚……”

    教室中间,传来桌子的敲击声。

    巴结刘浩的同学,本身还想抱团嘲讽挖苦陈轩,但看清敲桌子的人,顿时都住口不言。

    欧阳昊!

    敲击桌子的人是欧阳昊,是班级里的卫冕之王!

    欧阳昊站起来,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刘浩,适可而止!”

    “李欣和张勇是罪有应得,陈轩只是报复,并不是欺负,不要搞混了!”

    “你本身就精研画道,现在有觉醒了画道天赋,在和陈轩比试画道的话,就是欺负了。”

    刘浩面现不甘:“我……”

    欧阳昊没理会刘浩,而是将目光转向陈轩,依旧是命令的语气:“你的气现在已经出了,把张勇和李欣放下来立刻道歉,以后大家还是同学。”

    陈轩的脑海中,浮现出关于欧阳昊的信息。

    他们班有10个一星玄徒,只有欧阳昊一人是二星玄徒。

    而且欧阳昊似乎家里有修行传承,当初开学时一名二星玄徒来他们班找麻烦,没几下就被一星玄徒的欧阳昊击败。

    从此,欧阳昊说话,班里无人敢忤逆!

    而今欧阳昊已突破至二星玄徒,实力更加强大,他的话在班级里就是铁律!

    就连上官语老师,都会给欧阳昊几分面子。

    欧阳昊面色不善:“陈轩同学,你听不见?”

    陈轩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请问,您是哪根葱?”

    唰……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陈轩,甚至有人低声嘀咕:陈轩这是不要命了,连欧阳昊都敢得罪?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欧阳昊,看欧阳昊如何处置挑衅者!

    刘浩、李欣、张勇等人更是幸灾乐祸,等着看笑话。

    “来自欧阳昊的负面情绪值,666!”

    欧阳昊火冒三丈,怒目圆瞪:“你是认真的?”

    陈轩反问:“您不是葱?”

    欧阳昊压制心中怒气,对刘浩:“你们继续比试。”

    说完,欧阳昊就坐下去了。

    刘浩狂喜,气焰嚣张道:“刚才的约定不算数了,你要是输了,就把你也挂到门框上,让你尝尝被羞辱的滋味。”

    陈轩没说话,而是将目光移向门框。

    “怎么,怕了?”刘浩嚣张:“你要是怕了,就给刘欣,张勇磕头道……”

    “道?道你麻痹啊。”陈轩直接打断:“我在看,门框里能不能挂下三个人。”

    “你……”刘浩气极。

    陈轩却不理会,直接上前,从刘浩手里抢走了画笔。

    酝酿?

    熟练工,谁还需要酝酿?

    当陈轩握住画笔的那一刻,无数画道信息犹涛涛大河,在陈轩的脑海中奔涌。

    返璞归真,没有潇洒,没有飘逸,更没有刘浩的故弄玄虚!

    陈轩手持画笔,只看背影,一股画圣的气势油然而生。

    一笔落下,一片羽毛。

    转瞬之间,轮廓已现。

    再过片刻,雄鹰出世。

    愣神功夫,栩栩如生。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雄鹰已经跃然纸上!

    与小鸡啄米图的写意不一样,雄鹰每一片羽毛纤毫必见,锋利的鹰爪似乎要将画纸抓开一样。

    然而,这只雄鹰的眼眶里却是空洞洞的,竟没有眼珠。

    可即便如此,这只雄鹰还是有一种披靡天下的气势,威武霸气!

    雄鹰的位置在画纸顶端,画纸底下的老母鸡将鸡仔护在羽翼下,瑟瑟发抖。

    一时间,高下立判!

    陈轩傲然问道:“刘浩,服输不?”

    “来自刘浩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欧阳昊的负面情绪值,+555!”

    “来自李欣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张勇的负面情绪值,+333!”

    “来自……”

    只是这一波,陈轩就收割了六千多负面情绪值!

    刘浩脸色煞白,闭口闭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幕的发生。

    如果陈轩在武力方面打败他,他并不会痛苦。

    然而,作画是他毕生的骄傲。而今,他的骄傲被陈轩狠狠的踩在脚底。

    痛苦,绝望充斥在刘浩的胸膛,他感觉自己好像要爆炸一样。

    陈轩指着门框:“刘浩同学,是你找根绳子把自己吊上去,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