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7、这不是催眠

    青木不是不愿意再审一次那个可怜的医生,而是觉得没必要。

    目前获得的信息足够警方破案了,如果说有遗憾,就是赵鹏程没有说出他为什么要取那个植物人的大脑。不过青木也不会为此而浪费精神去再玩一遍梦审疑犯的游戏,毕竟他只是来帮忙的。

    “青木老师,你刚才用的是催眠术吗?”

    胡杏一边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青木聊天。

    “为什么我见过的催眠都很复杂,要被催眠的人和催眠师充分配合才行,不像你这么轻松呢!”

    “我这个不是催眠,是解梦。”

    “解梦?您真会开玩笑。”胡杏咯咯笑着,“我看您倒像是做梦呢!”

    “你说对了!”青木说,“要想解梦,先学入梦。”

    “你是说你能进入别人梦里?像盗梦空间那样?嘁!”胡杏摆出一副明显不信的样子。

    青木从口袋里掏出百乐门香烟,忽然记起自己的火柴被胡杏扔了,就去摸车上的点烟器。

    胡杏伸手打了一下他的手:“干嘛呢?这是我自己的私车!不知道在女孩子车上抽烟不礼貌啊?”

    青木撇了撇嘴,感觉烟瘾有点上来:“那你靠边停车,我下去抽。”

    胡杏压根就不想让青木抽烟,狡辩道:“这大马路,哪能随便停车?”

    青木说:“前面是吴中大酒店,那旁边可以停车。”

    胡杏说:“那可不行。我的任务是把您送到家,您要是下了车,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担待不起,我们史队可巴不得把您当佛爷一样供起来呢!”

    “真不停?”

    “真不停。”

    胡杏偷眼去瞧,看着副驾驶座上的男人犯了烟瘾难受的样子,觉得特好笑。

    “别笑啦,小心开车!”青木提醒道。

    胡杏笑得更厉害了。

    “原来是个傻妞!”青木自言自语。

    “你说什么?”

    “没什么,说天要下雨呢。”

    “嘁,以为我又聋又瞎吗!”

    胡杏记得早上看过天气预报,今天是个大晴天。

    忽然有一滴水“吧嗒”一声砸到前窗玻璃上,然后又是一滴。

    胡杏疑惑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天空好好的,艳阳高照。

    但一滴一滴的雨水开始不停地落下来,“吧嗒吧嗒”地砸在玻璃和车头上。

    “见鬼了!”胡杏打开雨刮器。

    “你看大街上都没有人,大家都知道下雨,就你不知道。”

    胡杏看了看马路两边,果然一个行人都没有,连车都很少。

    “雨会越下越大的。”青木说。

    “你又知道?”

    “我当然知道。”

    胡杏刚想说不信,就发现雨下大了。

    一开始是密集的白色的大雨点,砸在车上像许多人在敲鼓。一会儿,雨点变成了一条条连绵的线,互相交织成一张大网,网住了胡杏眼前的世界。

    雨刮器开到了最大,但还是阻止不了哗哗的雨水,车前的视线越来越差了。

    “喂,雨这么大,停一下再走吧。”青木的声音掩映在雨声中。

    “才不呢!你是想停下来抽烟吧?”

    胡杏坚持往前开。

    雨越来越大,天空变得灰暗,马路和两侧房屋的轮廓已经模糊不清,前方的路面也开始积水,汽车驶过的时候,扬起大片的水花。

    一只乌鸦从车前“呱”一声掠过,差点和车子撞上。

    胡杏吓得猛踩了一脚刹车。

    车子停了下来,等胡杏想再开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只有哗哗的雨声和雨刮器摩擦玻璃的声音。

    胡杏觉得自己的车变成了海上的一叶小舟,正经历着暴风雨的洗礼。

    “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雨啊?”胡杏抱怨着,“这下只能等了。”

    “早就叫你停车吧。”青木说着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胡杏吓了一跳,心说烟瘾犯了也不至于这样吧,又不是毒瘾!要是感冒了,史队还不得怪我头上!

    “喂!外面下着大雨呢!”她大叫,“大不了让你在车上抽一根啦!”

    她从车座底下找出雨伞,打开车门下车。

    开门的一瞬间,那雨还在哗哗的下,她撑开伞,挡住头顶的雨。

    可是当她的脚一踏上地面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外面哪里有什么雨?除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的确比平时少外,分明是晴空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她看见青木就在车的另一边对着她笑,那个鸡窝头就像是专门用来嘲讽她而特意弄的。

    “你刚才催眠我了?”胡杏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开车的时候都能被人轻易催眠,实在太恐怖了,那些车祸……

    她想想都觉得害怕,连忙坐回到车上,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毕竟是警察,在警校的时候也学过心理学,怎么会被区区的催眠术吓倒?

    而且本姑娘可是刑警,在市刑侦支队呆着,什么场面没见过?

    现在本姑娘很生气!

    惹本姑娘生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胡杏睁开眼睛,扭头正要去和车外那个家伙理论的时候,忽然发现那个凌乱的鸡窝头就在她旁边。

    那个可恶的家伙正慵懒地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左手拿着一根烟,右手在车窗沿上轻轻敲打着节拍,似乎哼着什么小曲儿。

    更可怕的是,胡杏发现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安全带系得牢牢的,没有解开过,而她的脚居然踩在油门上面,车子正在以五十码左右的速度前进。车外的马路上又变成了车水马龙的样子。

    胡杏吓得猛一脚刹车,车子刚好好停在吴中大酒店外面,正是刚才青木想要停车下去抽烟的地方。

    这不是催眠!

    胡杏计算了一下,如果按五十码的车速,从刚才青木想要下车抽烟开始的位置,到现在停车的位置,最多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也许十秒都不用。

    那么,她刚才经历的一切,那场瓢泼大雨,那刮个不停的雨刮器,撑开的雨伞,车对面的男人都只是在短短十秒左右发生的事情!

    这不是催眠!

    这是个梦!

    但令胡杏打心底里恐惧不安的是,她还是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结束了没有。

    “我……醒了吗?”胡杏小心翼翼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