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还我头来

    青木拿出烟来作势要扔给马福庆:“抽烟?”

    马福庆摆手:“不,不抽。”

    青木把烟塞进自己嘴里,用修长的手指玩弄着崭新的都彭打火机,忽然“嚓”一下打着火,淡蓝色的火焰慢慢靠近香烟,火光顿时像遇见情人的小伙,变得热烈起来,发出微弱的滋滋的声音。

    马福庆看见这个顶着鸡窝头的男人优雅地就着火吸了两口烟,吐出一片白雾。

    烟雾开始在房间里弥漫,越来越多,像秋天的晨雾,在阳光撕裂它之前,它只会越来越浓。

    马福庆仿佛置身于茫茫的原野,远方是山,前面是湖,湖面上水气氤氲。

    他听见了雾里的晨风,听见了荷叶上的蛙鸣,听见了老树上的鸦叫。

    他觉得有点冷,又有点恐慌。

    他隐约记得自己旁边还坐着一个女警察。

    他扭头去看。

    旁边是有个女人,只是没有穿警服。

    那女人站了起来,浑身一丝不挂,白净白净的,像刚在开水里推了毛的白猪。

    如果有头,那一定是个美女。

    但可惜她没有头。

    她的脖子上面空空如也,皮肉往外翻翻着,暗红的血从脖子口溢出来,像一群扭曲的长虫在爬。

    马福庆看见无头女人一步一步向他走来,雪白的胸脯一颤一颤的,左胸上有一颗黑色的痣格外显眼。

    马福庆指着女人说:“你不要过来,不要再缠着我了。”

    女人的肚皮一鼓一鼓的,胸口的两点沾了血的**化作了两只眼睛,肚脐眼张得大大的,变成了一张嘴,用一阵发自腹腔里的瓮声瓮气的声音说:

    “还我的头来——”

    马福庆顺手抄起一块砖,对女人喊:“你别再过来,再过来我可不客气了。”

    女人没有停,血红的眼睛瞪得鼓鼓的,白花花的肚皮上那张嘴还在说:

    “还我的头来——”

    她把手举起来,伸进自己的脖子,在里面掏啊掏啊,掏出一把带血的锯子,锯齿上还沾着许多碎肉。

    “还我的头来——”

    马福庆踉跄着往后退,退到了一颗大槐树底下,大声叫着:“这里没有你的头!你快走!没有你的头!”

    马福庆尽管闭着眼睛,却还是能看见无头女人的样子,听见她的脚步声。

    槐树上忽然飞出一只乌鸦,“呱呱”叫了几声。

    那女尸就定定地站住了,抬头去看树梢上的黑影。

    然后,马福庆就听见一个暴躁的声音传来:

    “要吃饭的就下来,饿死了老娘可不管啊!”

    马福庆觉得脑袋嗡一下,像一架飞机撞了进去。

    世界崩塌了。

    他恐惧地睁开眼,看见青木依旧懒洋洋地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上,穿着警服的胡杏则在一旁安静地看杂志,而自己手里则抓着一本不知哪里来的厚厚的书。

    那只乌鸦不知何时飞到了屋顶的吊灯上,身上原本黑色的羽毛此时发出蓝宝石般的光泽。

    “开饭啦,开饭啦——”乌鸦叫着。

    青木慢悠悠地站起来说:“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楼下老板娘凶归凶,手艺还是很好的。”

    乌鸦附和着:“酱肘子,酱肘子,如花的酱肘子!”

    马福庆的脸色苍白,连忙摆手:“不了,不了,不耽误大师吃饭,我先回去了。”

    说着摸出一个红包袋,轻轻放到茶几上。

    青木说:“无功不受禄呢。”

    马福庆止不住地心慌,站起来往外走:“不用了不用了,可能是我搞错了,我回去了。”

    “那这个我可不能收。”青木指着红包说。

    马福庆说:“无事不登门,登门不空手。我知道规矩,我知道的。”

    他这时候已经到了门口,慌慌张张地走了出去。

    胡杏放下杂志,走到窗口,看见马福庆出了酒吧的门,脚步虚浮地拐进了旁边的弄堂。

    “他好像很怕你。”胡杏说。

    “他不是怕我,他怕煤老板。”青木说。

    胡杏看了一眼乌鸦,除了呆萌,没看出什么来,以为青木只是敷衍之词,又想起青木在刑侦队里的表现和自己路上的经历,就问:“他刚才是不是做梦了?”

    青木点点头。

    胡杏又问:“那你看到什么了?”

    “一个没有头的女人。”青木说。

    “你真的能控制别人的梦?”胡杏有几分兴奋,又有几分颤栗。

    “每个人的梦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怎么可能控制?”青木说,“梦是一个独立王国,你的梦就是你的世界,这个世界的规则由你自己制定,别人无法左右。你是你自己梦中的王者,我顶多做一个旁观者而已。”

    胡杏似懂非懂:“如果人是自己梦里的王者,那为什么会做噩梦?为什么不让自己一直做美梦?”

    “因为你做梦的时候,你的意识并不清醒。你的潜意识决定了你的梦境,所有的梦都是你的潜意识构筑起来的,而梦境的材料就是你的记忆。当你的意识休眠的时候,你的潜意识才会走向前台,去肆无忌惮地使用你的记忆原料。”

    “如果梦的材料是记忆,那为什么梦里会出现从未见过的东西?”胡杏反驳道。

    “不,梦里永远不会出现超出你见识的东西。你可以仔细想一想,梦里有没有出现过你从没见过的东西?只不过你把见过的许多东西进行了组合,就像电影里的外星人,长得再怪异,也还是人类认知中的东西。”

    青木手中的烟已经烧到了烟蒂,但他没有掐灭。

    “外星人绝不会是人们想象中的样子。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样子。”

    青木的眼神变得迷离而深邃,就像那些学识渊博却又幼稚得可笑的科学家一样。

    这时候,胡杏终于相信,青木和梅以求教授是有私交的,因为那种眼神证明他们同一类人。

    她不想在这种玄奥得让人头疼的问题上纠缠,就把话题扯回到现实上来。

    “照你这么说,那个没头的女人应该是马福庆认识的人,她是谁?”

    青木也恢复了一副懒散的样子,在烟缸里掐灭了烟头,说:“我怎么知道。”

    胡杏说:“你怎么不像在警局的时候一样让他把事情都说出来?”

    青木说:“他又不是犯人,我为什么要审讯他?”

    胡杏想了想说:“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青木起身把茶几上的红包捡起来,笑着说:“你是我的福星啊,你一来我就开张,真好呢!”

    乌鸦跳到青木的肩上叫着:“红包,红包,酱肘子,酱肘子……”

    “下去吃饭?”青木邀请胡杏。

    胡杏想起毕生花那比男人还帅气的样子,以及和模样极不相称的凶悍,笑了笑说:“还是算了吧,我先回队里复命,把你安全送回家是我的任务。”

    青木也不勉强,就送她下楼。

    穿过酒吧的时候,胡杏看见有张小桌子上放着四个精致的菜。

    毕生花在吧台后面调酒。

    胡杏和她对视的时候,能感觉到她的眼神里有种熟悉的针一样扎刺感。

    以前没当刑警的时候,作为富贵人家的大家闺秀,胡杏经常在各种场合遇到别的女孩的这种眼神,当然,那时她的身边必有一个或几个围着她转的帅哥。

    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离开酒吧的时候,胡杏有些气愤。

    这个家伙太没礼貌了,连门口都不送到,居然就坐在那里吃饭了!

    居然就坐在那里吃饭了!

    胡杏摔门而去。

    上了车,胡杏刚想点火,忽然从后视镜里看见了那家伙,正懒洋洋地斜倚在酒吧门口,敞着风衣,双手插在裤兜里,嘴里歪叼着白色的百乐门烟,白色的烟雾和他的鸡窝头一起,在风中凌乱。

    “哼,耍帅吗!”

    胡杏忍俊不禁,笑骂着发动车子。

    在马达的轰鸣声中,她隐约听见青木说:

    “喂,回去查一下案卷,看看最近有没有没破的无头女尸案,那女人的左胸有一颗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