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5、死后的样子

    毕生花和小齐都听得汗毛倒竖起来。

    尤其是莫语现在就站在一面灰蒙蒙的镜子面前说话,而青木的工作室里的灯光又实在太暗淡了。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他们担心那面镜子里会不会也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是该给他换几个亮点的灯泡了。作为房东的毕生花这么想。

    “后来呢?”小齐关切地看着莫语问。

    ……

    我很害怕。莫语说。

    我想我当时的叫声应该整栋楼都能听见。但奇怪的是,我的室友都好像不知道一样,只有李倩冲了进来。

    李倩抱着我轻声安抚,把我扶回到床上,哄我睡觉,还安慰我说有鬼也只是自己的灵魂,叫我不要怕。

    李倩是我的室友。她其实比我还要迷信,不仅迷照镜子,更主要的是迷上了司徒这个人。只要司徒说过的话,李倩就当圣旨一样,容不得别人说半句不是。她常常说她这辈子都注定了是司徒的人,不管司徒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她都愿意和司徒在一起。

    为了方便和司徒见面,她还在外面租了房子。其实我们都知道,司徒根本不喜欢她,也从来没有到她住的地方去过。只是大家都是姐妹,不说破而已。

    那天,她正好来寝室看我们。她陪了我一整晚,第二天说司徒回MIT了,她的房子很空,叫我们干脆搬过去跟她一起住。

    小姐妹们就陆陆续续都搬过去了,我因为快期末考试了,就没搬。

    那几天,宿舍里就剩我一个人,李倩有时候会过来陪我。她看我魂不守舍的样子,说我八成是把魂儿丢在镜子里了。

    期末考试考完以后,李倩来找我,说她打电话问了司徒,知道把魂儿找回来的办法了。

    我记得那天刚放暑假,也就是星期天,我跟着她到了她住的地方。

    别的姐妹都不在,她说她们都出去兼职了。

    她的房间里有两面一人多高的镜子,像两扇门,用铰链连接在一起,可以折叠。

    十二点的时候,她把两面镜子打开,变成了一个方形的大镜子。

    她让我站在镜子前面。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被两块镜子的接缝劈成了两半。

    我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想象着从我身上发出的生物波被镜子反射回来,又被我的瞳孔反射回去,在我和镜子之间来回震荡。

    慢慢的,我觉得我和镜子之间的空气有点凝重起来,好像有了某种实质。

    李倩说我的灵魂已经形成了。她开始慢慢转动其中的一面镜子,和另一面镜子形成了夹角。

    她叫我不要动,说等两面镜子合拢的时候,我的灵魂就会被捉住,可以让“我”回到我的身上。

    我当时想,两面镜子合拢的时候我怎么办?除非我也被关进镜子里,否则我的灵魂怎么回到我的身上?

    但我很快被镜子里的自己吸引了,忘记了问问题。

    当镜子被转动而形成夹角的时候,我从镜子里看到了两个自己,左右两面镜子里各有一个。

    我站在那里根本没有动,而两个镜子里的“我”却在慢慢移动。

    当镜子之间的夹角接近90度的时候,我看到了第三个“我”。

    我知道这是初中物理就学过的平面镜成像原理,但我还是觉得很神奇,尤其是第三个“我”从镜子之间的缝隙里一点一点地钻出来的时候,就像是在还原一个人的灵魂生成的过程。

    “我”就那样一点一点地出现了,又一点一点地分裂成两个“我”。

    然后,我看到了四个“我”。

    镜子的夹角继续变小,镜子里的“我”继续移动。

    就像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生命演化一样,我又看到了第五个“我”。重复第三个“我”的过程。

    李倩还在转动镜子,也许是镜子太重的缘故,她的动作变得很慢。

    我看到了六个、七个、八个、九个……

    随着镜子的夹角越来越小,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我”。

    两边的镜面已经快要触碰到我的身体,我也数不清镜子里到底有多少个我了。

    空间变得很狭小,光线也很暗,我觉得很闷,很压抑。我想出去,但我发不出声,也迈不开步子。除了眼睛,我浑身一动都动不了。

    我只能看镜子,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我”。那些个“我”真实而又虚幻,我甚至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我,或者都是我的灵魂。

    我忽然发现每一个“我”的脸都有点不一样,有的清亮,有的暗淡,有点青春,有的苍老。我开始一张张看过去,直到我看到第十三张脸。

    ……

    莫语讲到这里的时候就停住了。

    工作室里安静得可以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小齐咬了咬有些干瘪的嘴唇,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还是老板娘心直口快,问道:“第十三张脸怎么啦?”

    莫语而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许久才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张脸,但我知道,那就是我死后的样子。”

    毕生花天不怕地不怕,这时候也不禁听得毛骨悚然。她捋了捋额前的短发,轻轻骂了一声:“擦,以后不照镜子了。”

    小齐忍不住站起来,走到莫语身后,想要伸手去拍莫语的肩膀。他很想告诉莫语,镜子永远只是镜子,灵魂这种事情都是假的。可是他的手还没碰到莫语,就感觉到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的脖子上还能感觉到有人呵气的凉风。

    小齐吓了一跳,猛然回头,看见青木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

    小齐说:“你干嘛吓人?”

    青木说:“你也知道这样吓人啊。”

    小齐回头看了看莫语和自己快要搭上莫语肩膀的手,知道青木是对的。

    毕生花问青木:“你别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回事?”

    青木说:“她被人用一种高明的催眠术控制了,你也可以理解为邪术。她的记忆应该就是到她看到自己死后的样子为止,从她的叙述来看,应该是上个星期天,到今天已经七天了。这七天她所做的一切,包括来如花酒吧唱歌的事情,她根本不知道,也没有记忆。”

    “也就是说,她这七天,都是在梦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