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隐世赵家

    世人皆知五岳,却不知缥缈山。

    从远处看,连绵不绝的缥缈山脉仿佛天边的云,雾蒙蒙的,无从窥知全貌。如果你有那个本事,破开外围的防御法阵,眼前便豁然开朗:青山如黛,郁郁葱葱,间或听到清泉叮咚,鸟语啾啾,整座山钟灵俊秀之气,扑面而来。

    缥缈山观星峰顶,坐落着一处大宅院,延绵八百余米,雄阔气派至极!门匾上用金漆刷了四个大字:华夏赵门。

    这一日,赵门演武堂中,一众家族要员齐集大厅,个个面色古怪,望着坐在演武堂首座的银发老者,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宗主,您到底管不管了,你看看赵德柱把我家孩子打得!这都破相了!”

    “宗主,我们强烈要求把赵德柱关禁闭!你看看他把我打的!我可是他四叔啊!亲四叔啊!你看看他把我打得……”

    “你们叫什么苦?该叫苦的应该是我啊!老哥哥,你看看我!你看看我这九龙玉杯……现在变成碎片玉杯了……”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捧着几块碎掉的玉片,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挤进人群,冲着那端坐在宗主宝座上,如今已经一脸头疼模样的宗主赵龙:“老哥哥!你得帮我这老弟弟出口气啊!我若不是打不过赵德柱这臭小子,也就不会向你来告状了。”

    宗主赵龙手扶额头,最近的这一年时间里,这是第几次了?三十次,还是五十次了?堂堂祥和安宁的隐世赵门,竟然被这小子给搞的鸡飞狗跳,哪里还有半分安宁祥和?

    “宗主!您不能因为他是咱们赵门历代以来最有前途的天才,就偏袒他啊!”一名中年胖妇搂着自己那被打成猪头的孩子高声喊道:“下手这么重,万一把我家孩子打的毁容了,娶不到媳妇怎么办?”

    宗主赵龙无力的将视线转移到身旁另外一名看似在盘腿沉睡的老者身上,他用手中拐杖捅了捅对方说道:“刘大总管,醒一醒。按照族规,你该处理些事情了……”

    “又是赵德柱?”刘大总管睁开眼睛,两条长长的眉毛将他的眼睛完全遮挡,却无法遮挡那锋锐的视线,他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按照惯例,咱们还是要听听他怎么说。”

    “这个倒是……”赵龙点头的皱眉沉思:“不过,不论怎样说,打人总是不对,最基本的惩罚应该先定好。”

    “这次定什么?”刘大总管从手边拿过一台笔记本电脑,在赵龙面前打开了关于赵德柱资料的文档,上面清晰的记载着这位宗族后代的一切。

    “还是按照以前的办法,罚他学点新东西好了。”

    赵龙看也没看那记载着详细资料的文档,很是随意的丢出了自己的建议,换来的却是刘大总管的苦涩笑容。

    “宗主,您打算让他学点啥?语言方面,他连世界上仅有几人会的吐火罗语都学会了。枪炮使用?还是飞机驾驶?他这些的本事有多强,您应该是知道的。至于琴棋书画这种宗族都要学的基本就不用了吧?”

    “他计算机好像没有被惩罚学习过。”赵龙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面上露出对自己想出惩罚的骄傲,在隐世赵门之中,给谁想惩罚,都不如给赵德柱想要难!特别是近两年,这个学什么一下子就会的家伙,真的很难想出他有什么不会的了。

    “这个……”刘总管笑的两条眉毛朝着两旁分开:“三个月前,这小子利用黑客技术,轻易的溜进过美国五角大楼国防部的数据库,在里面玩了三天才出来的……”

    赵龙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他偷偷压低声音跟身旁的刘总管说道:“老刘啊!你早说啊!害我丢这么大个人!快点跟我说,那小子还有什么不会的。”

    “什么不会的……”刘管家有些为难的看着赵龙:“宗主,生孩子算吗?”

    一句生孩子算吗,让赵龙的面容更加僵硬,刘管家那在宗族里可是号称活电脑的啊!他都想不出赵德柱还有什么不会的,这恐怕还真的很难用学习来惩罚这个宗门第一天才了。

    “家主!请允许我跟他单挑!”

    人群中走出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人,他仅仅只是随便往那里一站,就让人有种无敌的感觉。

    众人看到这中年人,眼睛顿时一亮,这可是家族三十岁到四十岁的第一人!便是老一辈的族人,恐怕也没有几个是他对手,曾经号称有机会成为家族第一人的高手啊!

    赵龙看到这人苦笑的叹了口气:“赵刀,你确实挺能打的。但,不是我打击你啊……你真不是德柱的对手。”

    “家主,你说这话就是太过于溺爱德柱了!让我收拾他一次!他就老实了!”赵刀活动着脖子跟肩膀:“他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能有多强?”

    “天下无敌那倒未必,但打你还真没问题……”

    悠哉的声音从门外传入,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赵龙看到走入房间的年轻人,脸上顿时浮现出头疼跟开心的两种混合表情,家族五百年来的第一天才赵德柱!也是五百年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惹事包!

    “打我?”赵刀看见赵德柱走入房间这样说,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的说道:“你毛都没长齐吧?还跟我叫嚣?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天下第一!”

    赵刀把话一吼,人直接冲了上去,脚下地板被反冲力踏的粉碎,气势如虎似龙,看的众人心头一惊,想不到这些日子,赵刀的武功竟然又有进展,已经进入了化境!便是当世拳王,在他面前也就是小孩子一样的存在吧?

    赵龙抬手去捂眼睛,不忍看赵刀这气势十足的攻击。

    当赵龙刚刚用手掌捂住眼睛的那一刻,他便听到了拳脚相交,以及有人发出闷哼跟倒飞破空的声音。

    接下来,便是有人的后背撞击在墙壁之上,再次发出闷响。

    直到这一刻,赵龙才将捂住眼睛手掌拿下……看向不远处那身体几乎是贴在墙上,一脸诧异不解的赵刀,以及那些之前满眼期待,现如今眼珠子已经快要突出眼眶的众人。

    “我说小刀子啊。”

    赵德柱这话一出口,顿时令在场的众人面色一紧,同时反应过来一件事情!这位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赵德柱,年纪虽然小了一些,但辈分……不好意思!在场的除了宗主之外,都比他小呢。

    赵刀?按照辈分,是需要称呼赵德柱为太爷爷的……

    “龙哥,现在的后生们越来越不知道尊敬长辈了啊。”赵德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叹气模样,令众人看到眼里气在心里,想说你才多大岁数,可一想这辈分……

    赵龙也同样充满了无奈的神情,自己比赵德柱的爷爷还要大几岁,可却跟这小子是同辈……面对这个无论是辈分还是实力都很让人头痛的小霸王,他这个宗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被摔碎九龙玉杯的那名老者愤愤地说道:“我打不过你,但我孙子一定可以!”

    “你孙子是谁啊?”赵德柱摸了摸脑袋,一脸呆萌。

    “非洲兵王!”老者满脸骄傲,“这些年他在战场上历练,实力超凡,已经成为非洲的雇佣兵之王!”

    “非洲而已,都是些小打小闹的战争,称王又能如何?又不是世界兵王,瞧把你得瑟的。”赵德柱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

    “目中无人,骄傲自大!我要和你单挑……哦不是,我孙子要和你单挑!”老者暴跳如雷。

    “找我单挑的人多了,我可不是随便什么阿鸡阿狗都答应的,让他排个队先。”赵德柱掏了掏耳朵,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哼,那我插个队如何?”伴随着一声冷哼,厅门口出现了一具高大的身影,脚步缓缓移动间,一股浓烈的杀意瞬间席卷大厅!只有真正杀过人,从死尸堆里活下来的人,才具备如此强烈的杀气!

    “你谁啊,晒得跟泥鳅似的。”在如此强烈的杀气逼迫下,赵德柱面不改色,还可以轻松地调侃对方黝黑的皮肤。

    “赵飞,非洲兵王。”高大的身影低下头,望着稚气未脱的赵德柱,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你就是赵德柱?”

    “没错,我就是罩得住,无论何种场面,小爷都罩得住。”赵德柱微笑道:“既然你是赵老哥的孙子,你得叫我爷爷。来来,叫声爷爷咱听听,响亮不。”

    赵飞脸色僵了一僵,他虽然年轻,好歹也有二十多了,让他给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喊爷爷,还不如单挑敌军一个团比较轻松。只是,这个小子辈分的确在那儿,所以尽管很生气,又挑不出理儿来,只有顾左右而言他,沉声说道:“赵飞,雇佣兵,绰号‘沙漠之虎’,非洲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十七,人头悬赏价格1200万美金。今日向你挑战,请问,可敢一战?”

    “等等,你说的这个什么世界雇佣兵排行,人头悬赏什么的,咋回事?”赵德柱像个好奇宝宝一般,提出了问题。

    “世界排名越是靠前的雇佣兵,人头悬赏价格越高,能够排名前二十位,意味着他已经成为雇佣兵界的顶级精英,悬赏价格超过千万美金。世界首席兵王,据说他的悬赏价格超过一亿美金。他一个人就可以灭掉一个小国家,这样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来说都是灾难。花掉一亿美金除掉他,值得。”赵飞言语中不无得意,他显然就是最顶级的二十人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