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推荐秘书

    蒋远成瞪了蒋梦竹一眼,恭声答道:“梦瑶还是个学生,此刻正在学堂读书,所以就没让她过来接待。他日一定让她拜见少主,聆听少主训示。”

    赵德柱也不以为意,挥了挥手,淡淡道:“你们平身吧。”

    蒋远成一行人这才敢直起腰来。

    这一幕看在围观的人们眼里,无不震惊地张口结舌,呆若木鸡!

    蒋远成父女是何许人?那可是跺跺脚淞海市乱颤的大人物,市长见了他们还要尊敬三分的。那是平常人根本难以仰望的存在。可是……可是……他们在这个半大少年面前,表现得像是……像是仆人?对,就是仆人……然而……这怎么可能?中远国际号称千亿集团,其业务涉及房地产,金融保险,汽车,生物科技,电子科技,教育,医疗,影视娱乐,电商等方方面面,纳斯达克上市后估值一千三百亿美金。蒋远成本人的财富也高达二百多亿美金。他们这样的人,居然会做别人的仆人?那么这个被称为少主的孩子,该是多大的来头?想一想就觉得可怕啊!

    大家看着赵德柱的目光,生出了由衷的敬畏之情。

    麻痹的,怎么回事,这不科学啊。伟少仔细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他本来也以为蒋远成一行人是向自己鞠躬的,后来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那个将他揍成猪头的毛孩子,才是蒋远成要巴结的对象。最让人吐血的是,号称“冰山总裁”的大美女蒋梦竹,不曾像任何优秀的男人假以辞色,居然也温顺地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不是这样的,不可以这样!蒋梦竹是我的才对!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他算什么!

    但他总算还有点理智,像蒋远成这样的人物都得乖乖鞠躬,这个半大孩子来头肯定吓死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等,总会有机会的!孙世伟咬了咬牙,忍住了冲上去找茬的冲动。

    赵德柱笑吟吟地望着伟少,淡淡说道:“怎么办呢?接我的人到了,如果让我家的下人亲眼见到我杀人,总归不是件太好的事。可是,你的确又让我动了杀机,我很想让你明白,我杀了你,如同捻死一只蝼蚁那么简单!你明白我的难处么?”

    孙世伟没敢搭这话茬,连蒋远成都要俯首的人物,他可要好好掂量掂量。光棍不吃眼前亏,所以他选择闭上眼睛装傻。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这个梁子,就算是结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找回来。

    蒋远成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看到。尽管他明白,在淞海这地方,大庭广众之下杀了人,还是会有大麻烦的。但是,他是一个下人,没有资格替少主做决定。他的任务就是善后,无论少主捅多大篓子,他都只能善后。

    “赵……德柱,还是放了他吧,虽然这些人很可恶,但是,你杀了人的话,自己也脱不了干系的。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不想给你添麻烦……”崔真真怯生生地拉了拉赵德柱的胳膊,低声求情。

    她也认识蒋远成父女,知道他们的财富和地位。既然他们对赵德柱如此尊敬,那这小正太的来头肯定更吓人。她一介平民,自认根本就没资格和这些人扯上关系,如果不是还有事情未了,她早就从人群中悄悄溜走了。

    “好,既然这位美女姐姐不追究了,我就暂且放了你。”赵德柱盯着孙世伟,冷冷说道:“记住小爷的名字,我叫赵德柱,意思是什么场面都罩得住。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淞海,如果不服气的话,尽管来找我报仇。”

    孙世伟没有说话,在保镖的庇护下,灰溜溜地出了酒店大门。这个地方,他也没脸待下去了。

    “崔真真!”赵德柱叫住了正要往人群中溜的前台MM,说道:“你愿意来中远国际集团工作吗?”

    “什么?”崔真真泪眼朦胧地望着赵德柱,怯怯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只要你愿意!”赵德柱微笑道。

    “我愿意!我愿意!”崔真真点头如捣蒜。

    赵德柱回头看着蒋远成,淡淡说道:“安排一下吧,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加之心地善良敦厚,此女可用。”

    蒋远成正色道:“从今天起,她就是梦竹的首席助理,年薪50万起步。”

    总裁的……首席助理?崔真真蒙圈了,都说命运有时候会给你一个华丽的转身,可是,这样的转身也太华丽了。一夕之间,她就从酒店的前台变成了中远国际集团的总裁助理,这平步青云的感觉,竟然如此酸爽!

    这是……遇到了命中的大贵人了啊……

    周围的人群一下子哗然了,这位少年的一句话,就彻底改变了一个女孩子的命运。

    酒店门口的广场上,停着一个长长的车队,最前面是三十六辆豪华摩托车队开道,前后各三十六辆奔驰S600,簇拥着中间两辆劳斯莱斯,前面一辆特别订制版银色魅影,是蒋梦竹的座驾,后面那辆香槟金色加长版古斯特,是蒋远成的座驾。

    蒋远成本来是邀请赵德柱上他的座驾,但赵德柱笑嘻嘻地钻进了蒋梦竹的车。蒋远成只能吩咐司机,把自己的车调到魅影前面去。主仆有别,他总不能让少主的车冲在前面。

    在围观众人艳羡至极的目光中,这庞大的豪华车队离开了希尔顿酒店,驶入滚滚车流中。

    坦白说,在没见到赵德柱之前,蒋梦竹内心将这位少主妖魔化了。真正见到他本人之后,发现他也不是那么讨厌。最关键的是,赵德柱那张人畜无害的清秀娃娃脸,让人很难将他和魔鬼画上等号。赵德柱上了她的车之后,崔真真也跟着坐了上来,蒋梦竹稍微询问了一下刚才发生的情况,得知赵德柱是为了给崔真真打抱不平,才会和那个什么伟少发生冲突的,对他的厌恶之情又减少几分。

    尤其是,言谈之中她发觉崔真真的确有过人之处,谈吐大方得体,言之有物,三观很正,善良敦厚,和时下很多浮躁的女孩子不一样。蒋梦竹能坐上总裁的位子,绝不是只靠蒋远成提拔。要论慧眼识人,她不比老爸差。就如同赵德柱说的,崔真真此女,可重用。看来这位少主,并不是只会胡天胡帝的混世魔王,最起码慧眼识人这一项,堪称人中翘楚。刚来第一天,就给她送上一份大礼。这年头,人才难求,精英人才就更难求了。她早就苦恼自己身边少了一个既忠心,又聪颖的得力助手,这位少主就将崔真真带到她身边了。这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如果说开始对于父亲的安排还有些抵触,和崔真真一番长谈之后,她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位首席助理。忠诚但不聪颖的人,可用,但无法重用;聪颖但不忠诚的人,不可用。既聪颖又忠诚还兼顾善良的人,绝对要重用!崔真真就是这样的人。

    车队行到市区内环高架某路段,前面发生了堵车。像淞海这种人口超过两千万的特大城市,堵车绝逼是家常便饭的事。整整半个小时,车队一动未动。

    “你们打算把我安排在哪里住?”赵德柱问道。

    “父亲说……让你住在我那里。”蒋梦竹忍不住羞红了脸,她的住处,可从来没有别的男人涉足过。如果让淞海市的年轻俊彦见到这一幕,恐怕要集体去跳黄浦江。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冰山总裁蒋梦竹,怎么能因为一个男人羞红脸呢?

    “你和你父亲不住一起?”赵德柱好奇道。

    “父亲有自己的住处,我和妹妹住在一起。”蒋梦竹淡淡说道。一家三口分开住,倒不是说蒋远成不想和两个女儿亲近。那是有特殊原因的。因为妻子走得很早,蒋远成是个正常男人,自然也会有某方面的需求,如果频频将女人带回家,两个女儿自然不快,索性分开住比较好。

    蒋远成安排赵德柱和她们姐妹俩一起住,蒋梦竹是从心底反对的。但是父亲将隐世赵门大致的情况跟她简单描述之后,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了。隐世家族的实力,的确不是她们这些凡俗之人能够抗衡的。而且,父亲本来就是赵家的外门弟子,自然要侍奉未来的少主。这无可厚非。

    她蒋梦竹,已经被家族指给少主了,等少主成年后,就要收入私房。用大白话说,她注定是少主的女人了。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忸怩的呢?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为了照顾女儿的自尊心,蒋远成没有说的太明白,如果蒋梦竹知道,她们姐妹俩只是少主的陪房丫头,将来能不能荣升为妾,还要看少主喜不喜欢,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这样也好。你的住处距离这里还有多远?”对于赵德柱来说,和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一起住,自然比和蒋远成那个老头子一起住来得有趣。

    “我家在江东,距离这里还有二十公里左右。”蒋梦竹心说男人就没有不好色的,不管是十五岁还是八十五岁,哼哼。

    “看这个样子,堵到天黑也动不了。”赵德柱拉住了蒋梦竹柔若无骨的小手,微笑道:“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