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四大金刚

    “学霸,学神?”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吴瑞发懵逼了,他本以为人家是个学渣混混,害怕把儿子带坏了,这才想到花钱消灾这一招。没想到,他的儿子才是学渣,人家是个学霸啊。

    谁把谁带坏还不一定呢。

    吴凯旋的成绩他是知道的,在普通学校里还行,来到厚德这种顶尖名校,估计只能从后面往前面找比较快。而这个赵德柱,连大学里的数学都能熟练掌握,和吴凯旋比真是天上地下啊。

    俗语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行,一定得让儿子和他混在一起。只有这样,儿子才能有机会成材。

    想到这里,老吴的肠子都悔青了。两兄弟本来好好的,谁让他自作主张给拆散的呢。

    下了课之后,吴瑞发在洗手间门口蹲守,好不容易逮到了赵德柱。

    “啊哈哈,赵同学,在这儿居然能遇到你,好巧哟。”吴瑞发的大胖脸上堆满了笑容。

    赵德柱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他知道上课期间吴瑞发一直在窗外看着,在这里遇到,一点儿也不奇怪。

    赵德柱笑而不语,吴瑞发也不以为意。他一个商人,脸皮厚是最基本的条件了。继续笑道:“德柱啊,你看,我家凯旋认你做大哥,按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叔叔……”

    赵德柱摆了摆手,正色道:“这个无需再提,我和吴凯旋的关系已经结束了。你不会忘了吧?”

    “有这回事?”吴瑞发瞪大了眼睛,满脸无辜的表情:“一日为兄弟,终生为兄弟。怎么能说结束就结束呢?”

    赵德柱将那张支票掏了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做人要有契约精神,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我收了你的钱,就一定会遵守约定。吴凯旋这个人,以后就从我生活中除名了。”

    “这个……德柱啊……从你的面相上看,那可是宅心仁厚重情重义的貌相啊,你不会放任我们家凯旋不管的是吧……”

    “嘿……我就说这里边有问题……”两个人正说着话,吴凯旋从旁边跳了出来,满面悲愤地说道:“老爸,是你搞的鬼吧?一定是你对不对?”

    “这个……”吴瑞发挠了挠脑袋,这种事被儿子抓个现行,着实有点尴尬。

    “老爸,你怎么能这样做呢?”吴凯旋指了指赵德柱手中的支票,质问道:“你以为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吗?我大哥何等的英雄人物,怎么能被区区一张支票收买?”

    “可是,我的确被他收买了啊。”赵德柱摸了摸鼻子,淡淡说道。

    “大哥,你怎么能酱紫……”吴凯旋跺了跺脚,满脸娇羞地抱住了赵德柱的胳膊,呢喃道:“这世间最美好的感情,就是你若不离,我就不弃。若干年后,我们会回忆这段青春飞扬的岁月,并不是我们彼此有多好,而是因为在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了对方。我愿意陪你一起,走到世界尽头。无论什么力量,也不能将你我分开!不要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和你分开……”

    “噗通……”吴瑞发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本能地想解下腰间的皮带,劈头盖脸地抽过去。小兔崽子这是弄啥咧,差点把他隔夜饭恶心出来了……不过,看赵德柱这小子生得眉清目秀的,一个美少年的形象,难不成……儿子真的对他有那方面的意思?现在这种事也不新鲜了,不过,无论别人对此作何评价,作为一个父亲,他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他可就吴凯旋一个儿子,如果这小子喜欢男人,那么老吴家不是断了香火吗?百年之后他有何面目面对列祖列宗?

    “哎哎哎……”赵德柱轻易地甩脱了吴凯旋的纠缠,同时也甩掉了满身的鸡皮疙瘩,嫌弃道:“你小子不会是玻璃吧?”

    “不是,当然不是!”吴凯旋坚定地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喜欢女人!”

    “那你这是唱得哪一出?”

    “我只是用夸张的演绎方式表达我对大哥的不舍之情……”

    “你这不是夸张,是恶心……”赵德柱说道:“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吴凯旋忙不迭地点头。

    吴瑞发松了一口气,只要儿子性取向正常就好。

    “那个……德柱啊……既然你们兄弟感情这么好,我这个当叔叔的也就不好在中间横插一缸子……那个协议,就算了……”说着说着,吴瑞发的手就伸向了那张支票。

    吴凯旋手疾眼快,赶在父亲之前拿到支票,迅速塞入赵德柱口袋中,说道:“老爸,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咱是有钱人,别表现得跟几百年没见过钱似的。这笔钱既然给我大哥了,怎么能再收回呢?要不怎么别人老说你是暴发户呢,确实很没品。”

    “小兔崽子,是不是又找抽啊?”吴瑞发恼羞成怒,作势欲打。

    “别怪我没警告你啊老爸,儿子现在是个高手,待会我的真气震到你内伤,我可不管……”

    “我让你震到我内伤……我先打到你内伤再说……”

    赵德柱淡淡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教室了。”

    吴瑞发急忙说道:“德柱啊……你要多多教导我们家凯旋啊……让他也做个学霸什么的……”

    赵德柱正色道:“我跟吴凯旋不再是兄弟关系。这是你我之间的约定。所以他想做学霸的话,要靠自己……”

    哎?吴瑞发呆住了,感情在这磨半天白忙活啊。

    吴凯旋小眼珠子转了两圈,说道:“发哥老爸,你咋这么不开窍呢……前面你拿了张支票买断了我和大哥的兄弟情,已经既成事实。现在如果想恢复我和大哥的关系,还得继续砸支票……我大哥是什么人物?你说结束就结束,你说恢复就恢复?那他还怎么行走江湖?所以说,你要继续付出代价。”

    吴瑞发懵逼了,他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本来儿子跟这个小子好好的,自己非要插一杠子……不仅那十万块拿不回来,看来还得再付十万块,虽说咱有钱,那也心疼不是……可是话又说回来,吴凯旋这小子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咧……

    心疼归心疼,为了儿子有个好前途,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看看,是我疏忽了……”吴瑞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又取出一张空白支票,笑道:“德柱啊……我们家凯旋就仰仗你照顾了……”

    赵德柱面无表情,没有接这个茬。

    吴凯旋鄙夷道:“我说老爸,咋还不明白呢……想让我和大哥和好,需要付出双倍的代价。这是对你有眼不识泰山的惩罚。”

    吴瑞发忍不住想发飙,这个臭小子,认了大哥之后对他这个当爹的越来越不客气了,说谁有眼不识泰山呢?这是儿子该说爹的话吗?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理智上也承认,自己这一次确实有眼不识泰山了。

    他狠狠瞪了吴凯旋一眼,又取出一张支票,笑眯眯地递了过去。

    吴凯旋一把将两张支票抢了过来,塞进赵德柱的口袋。

    赵德柱淡淡一笑,没有说话。钱对他来说,只是一堆符号而已。之所以收吴瑞发的支票,确实是对他心存惩罚。反正他有的是钱,损失了这么一点只是九牛一毛而已。找个适当的机会,赵德柱会将这笔钱送到更需要的人手中。天道无情人有情,心存善念,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有利于巩固他的道心。这也是他到俗世中历练的意义。

    “大哥,这回你不会不理我了吧?你不知道,你一直不跟我说话,我心里那个痛苦啊……最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滔滔不绝的悲伤……”吴凯旋哭丧着脸说道。

    “我只是遵守和你父亲的约定而已。”赵德柱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这次算是又约定了啊……一定要遵守哟……”吴瑞发大脸笑成了一朵花。

    “可以。”赵德柱随意一笑。

    “好了好了,雨过天晴,我和大哥又可以在一起了……”吴凯旋雀跃不已。

    这个时候,走廊里过来了四个气势汹汹的学生,校服外套披在肩膀上,领带也扯了下来,敞开三排纽扣,为首一位嘴里还叼着烟,浑身上下吊儿郎当的,脸上凶相毕露,路过的同学纷纷回避。

    “我靠……四大金刚又出来搞事了……”吴凯旋本能地瑟缩了一下,随即想到,他现在也是个高手了啊,社会上那些大痞子都打不过他,何况是校园里这些小角色?腰杆顿时挺直了起来。

    “在这儿在这儿,喏,就是他……”苟雄指了指赵德柱,不怀好意地说道:“总算找到你小子了。”

    为首的那个学生斜儿八垮地站在赵德柱面前,嚣张地吐出了一口烟圈,斜眼问道:“你就是赵德柱?”

    赵德柱嘴角浮现那抹招牌式的笑意,七分随意,三分嘲讽。淡淡说道:“没错,我是赵德柱。无论什么场面,小爷都罩得住。”

    “哈哈哈哈……卧槽……这小子挺牛逼的……居然说自己罩得住哎……”另外两个学生哈哈大笑。

    “他那天在班级里自我介绍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太TM臭屁了……我忍不住才想上去教训他……结果,咳咳……”苟雄尴尬地咳嗽两声。

    “我叫孙世强。”为首的学生满面狠厉:“只要有我在一天,厚德中学还轮不到你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