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05、改行当善人

    太阳最终没有出来,天上又开始飘落鹅毛大雪。

    金兵在现场仅仅停留不到两个小时,然后收拢惊魂未定的部队离开。似乎还抓走董庞儿残部数百人,李宪没有心思去仔细看。

    四个小时之后,李宪终于来到山下。驿道彻底不见了,变成了碎石堆成的山丘,当然还有残肢断臂。

    解放军总是在第一时间冲到救灾第一线,那才是人民的子弟兵。金兵没有翻开坍塌的石块救死扶伤,李宪在心里狠狠鄙视一通。

    可是,等到在乱石堆里面发现一个双腿被砸断,已经气息奄奄的伤员,李宪终于明白金兵为什么要离开了。

    这个伤员的打扮一看就是金兵,腹部、胸部和头部并没有受到剧烈撞击。如果放在二十一世纪,最多也就是截肢,生命肯定没有问题。

    李宪原本想把这个人刨出来,可是准备动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想法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徒劳。

    因为没有急救药品,更没有野战医院。把伤员刨出来之后如果不能赶紧止血,结果还是个死。

    “老子终于明白古代打仗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伤亡数字,因为没有药品,也不能做手术,重伤员就等于阵亡。所以古代战斗的伤亡数字,其中一大半都是伤员‘被阵亡’!”

    李宪虽然有强烈的恻隐之心,但残酷的现实告诉他,现在把重伤员刨出来,不是救人,而是延长伤员的痛苦时间,等于变相害人。

    当然,他的初衷不是下来救死扶伤,而是有另外的目的。

    小丫头萧姵毕竟是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一个朋友,而且还是漂亮的女朋友。

    山洞前面的突出岩石崩塌了,李宪觉得于情于理也应该下来看看,最好能够料理后事,不枉相识一场。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山洞已经回不去了。原来储备的马肉和火镰都没带出来,甚至两匹马最后也是饿死在山洞的结局。

    在冰天雪地里如果不生火,李宪不认为自己能够坚持多长时间。

    他也想过下山寻找人家借宿,甚至想到山下的天成县里面寻找客栈,但最后不认为是好主意。

    他是地道的汉人,而且对这个时空还没有理出头绪,对这里的风土人情一无所知。再加上金兵刚刚占领这一带,村子里面、集镇里面究竟是个什情况,目前两眼一抹黑。

    身体没有完全复原,就不能把所有战斗力发挥出来。一旦冒然行事遇到危险,逃走就变成了大问题。

    正因为如此,李宪宁愿在死人堆里寻找活路,也不愿意进入县城去冒险,这是军人才有的思维方式。

    既然寻找萧姵是第一目标,所以李宪搜索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山洞正下方的冲积石堆。

    只能是简单的地表搜寻,凡是堆成小山一样的石堆,下面究竟埋了多少人都不属于关心的内容。

    没有挖掘机和铲车,一切都是空话。其实,就算从天上掉下一台挖掘机,哪怕是蓝翔也没用,因为没有汽油、机油和柴油。

    结果发现被埋的第一个伤员竟然是金兵,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李宪心里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个多小时的搜查,山洞下方的冲击石堆已经全部看了一遍。先后发现三名重伤员,其中有一个人是董庞儿的部下,另外发现四匹受重伤的战马。

    李宪得到了一套火镰,半截单刀,还有从重伤员手上取下来的两双毛皮手套。没有发现萧姵的遗体,连半点所线索也没找到。

    看看天色还早,李宪决定扩大搜索范围,尽人事听天命。

    很快发现一根铁棍,长度大概一米六,直径四厘米左右,两头都是半圆球形状,分明是一件兵器,估计有十多斤的样子。有了这根撬棍,寻找东西方便多了。

    突然发现一个活着的、能够说话的家伙,仅仅是右腿被两块大石头卡住,李宪顿时来了精神。

    这里遍地都是死尸,李宪一个人真的有些胆战心惊。即便他参加过两次大地震救灾,见过各种各样的死法,但现在能有一个人说话毕竟是大好事。

    “兄弟别动,尽量和我说话,不要睡觉!我的左腿也受伤了,但一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

    两块大石头起码都有一二十吨,李宪是没有办法搬开的,他只能用铁棍和半截单刀慢慢掏。

    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两块大石头之间的碎石掏空,伤员被拖了出来。

    “感觉如何?”李宪试探着摸了一下伤员的右腿。

    “特别痛。”伤员带着哭音叫道:“大哥,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别激动,知道疼是好事。你这条腿没有流血,说明没有外伤。你忍着点儿,我要把你的裤腿豁开好好看看。”

    “没事,兄弟!你真是福大命大,仅仅是踝关节脱臼而已。你忍着点儿,我要给你端上隼,过两天就没事了!”

    竟然救了一个几乎完好无损的伤员,而且还是董庞儿的部下,李宪劲头越来越足。

    战场急救措施这是侦察兵的必备技能,对付脱臼更不在话下。

    口中说话的同时,李宪已经完成矫正,让那个伤员惊为天人。

    李宪很快弄来一根带杈的树枝当拐杖,让伤员情绪更加激动。

    呯呯呯,伤员翻身给李宪磕了三个响头:“郭小乙对天发誓,一辈子给大哥牵马坠蹬。如违此言,天打雷劈!”

    “你叫郭小乙,我记住了。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兄弟。”

    李宪扶郭小乙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然后赶紧离开。

    因为他心里直犯嘀咕:如果告诉你这场灾难是我故意弄出来的,你他妈的会不会一怒之下宰了老子?你给我磕头真是对不起苍天,应该我给你磕头才对。

    半个小时以后,李宪救出一个两条小腿骨折的伤员,然后一瘸一拐背到郭小乙附近。

    在这个年代,只要没有严重外伤,骨折反而不是重伤。在两个伤员目瞪口呆的情况下,李宪用半截单刀削了两副夹板把小腿固定住,算是完成了战场急救。

    “恩公,救命之恩无法报答,唐浩然只能等腿好了再给您磕头。”

    “同是天下沦落人,别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话。今后都是兄弟,大家相依为命吧。郭小乙,那边有四匹马还没有死透,你用这把断刀去割些马肉留着,今后可能要在山里呆一段时间才行。”

    把断刀交给郭小乙,李宪拄着铁棍一瘸一拐离去。

    别怪他着急,刚才救回来这个唐浩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甚至看见一尊小铜鼎,还有四棵两寸粗细的新鲜成形人参。

    小铜鼎是道士炼丹的必备物件,难道有一座古洞,或者是一座古墓崩塌了吗?趁着天还没黑,李宪必须赶紧过去看看。

    李宪来到刚才救唐浩然的地方找到了铜鼎,这是一尊三足双耳青铜鼎,口面直径大约三十厘米,胸径大约四十厘米,估计有二十多斤。

    把四棵人参收起来扔进铜鼎,李宪奋力爬上一个巨大的石堆顶上,发现竟然变成了一座天然大坝,把一条山谷“修”成了水库。

    这是山体滑坡的成果之一:堰塞湖。只不过里面没有水,现在全部都是积雪。

    李宪有所明悟:雪崩造成山脊崩塌,结果在这里形成一座大坝挡住了积雪,巨大的撞击力产生更大的震动,结果整个山体滑坡一发而不可收拾,人祸变成了天灾。

    “他娘的,难怪天灾人祸总是连在一起,看来古人总不会说错话。”

    发了一通感概,李宪开始搜索这座大坝,希望搞清楚青铜鼎究竟来自何方。

    顺着大坝崩塌下来的方向,一直向南爬过去,终于被他找到了一个直径差不多六米的山洞。

    这座山洞前半部彻底崩塌,只剩下后半部分,里面竟然还留有一丝淡淡的药香,说明很久以前这里的确有人炼丹。山壁都被熏黑了,导致整个山洞里面黑魆魆的什么都看不清。

    不知道脚下踢到什么东西,哐啷一声吓了李宪一大跳。

    “咦?”

    李宪蹲下身子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把青铜剑鞘的长剑,连鞘总长大概一米二。

    剑柄长二十厘米左右,剑茎是两片紫檀木用五道铜箍铆定,没有常见的缠绳。

    剑格宽度大概不到十厘米,厚两厘米,外侧裙边成龙鳞状。剑首是直径两寸的圆盘,黄铜铸造,略见铜锈。

    “我操,这种造型非常古老,而且没有考虑剑首悬挂剑穗,难道是秦汉时期的武士剑吗?”

    李宪伸手抓起来一掂量,连鞘重量应该有七八斤。

    原本以为已经生锈拔不出来,没想到李宪右手握住剑柄往外一抽,刷的一声寒光四射,一把杀气腾腾的宝剑出现在眼前。

    两边剑刃竟然森寒摄人,剑刃根部宽三厘米,逐渐向剑尖收缩成两厘米的宽度,最后变成三厘米长的锋利剑尖。剑脊两侧有非常清晰的回形龙纹,仿佛在诉说自己的来历不凡。

    李宪不由得啧啧称奇:“果然不是一般的士子佩剑,而是大杀器。难得的是不知道多少年月,悬挂的皮带都断了,剑身竟然没有丝毫锈迹,仍然像刚刚磨过一样。”

    作为一个职业军人,对于神兵利器都有变态的偏好,李宪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这分明是一把顶级宝剑。

    “如果老子把它弄回二十一世纪,是不是拍卖之后可以变成土豪?他妈的想什么呢,就算弄回去也是国宝,只能放在博物馆供起来,和老子屁的关系都没有。”

    收起不切实际的想法,李宪开始对这座山洞进行彻底搜查,结果除了一个一碰就变成灰的蒲团,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

    “看来这座山洞是某个人在不知道多少年前修炼过,然后一去不复返。现在天色不早了,还得赶紧回去寻找今晚落脚的地方才对。”

    没想到李宪从山洞出来,居高临下往堰塞湖里面一看,竟然发现了一件让他震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