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19、保州煤老虎

    的确是一群人冲过来,六个扎着黑头巾,穿着黑色紧身衣裤,手里提着哨棒的家伙。

    这群家伙一拥而上,呈半圆形把铁匠铺的那个半大小子包围起来,然后就是一阵乱吼:“陈老幺,你师父答应昨天给我们回话,为何没有下文了?”

    陈老幺的大铁锤落在地上,右手扶着木把不卑不亢地说道:“师傅今早出城办事,现在城门被封无法进城。至于说曾经答应过你们什么,我一概不知道,那还得师父进城之后才明白。”

    恰在此时,黑衣人后面二十多米远转出来一个人:“那行,大家乡里乡亲的,我们也不为难你。现在你让开,我们要封了陈记铁匠铺,等你师父回来说清楚之后重新开张。”

    李宪循声看去,原来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公子,头扎白巾,身穿白色紧身衣,外罩一件黑色斗篷,手里还拧着一根马鞭。人样子倒也英俊挺拔,但实在是太跋扈。

    陈老幺仰头说道:“葛衙内,你这话就太过分了吧?我们开门做生意,也是拿到了官府凭信的。该交的厘头一文不少,而且从来不做违规的生意,你凭什么封大门?”

    “和你这个杂役小子说不清楚,一切等你师父回来就明白了。”葛衙内用马鞭敲着有掌心,脸上笑意盎然:“还愣着干什么?把炉子熄掉,大门封起来。这大冷的天儿,我还赶着回去听曲儿呢。”

    陈老幺右臂一振,大铁锤已经横在胸前:“我看你们谁敢!”

    郭小乙身子一窜就想站起来,李宪手疾眼快一把按住,同时低声说道:“不到时候,静观其变。你认识这个人吗?”

    郭小乙也低声说道:“这小子我曾经见过两次,谈不上认识。但是陈老幺说他是葛衙内,我顿时想起一个人来。”

    “什么人?”李宪的眼睛紧盯着远方的葛衙内。

    郭小乙恨声说道:“保州城最大的煤老板,现在是唯一的一家煤老板。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老百姓叫他葛扒皮,官老爷和大户人家叫他煤博士。可以这么说,全城人都用他家的煤。”

    李宪“哦”了一声没有下文。

    “哈哈哈——”葛衙内嚣张的一笑,左手的马鞭隔空一指陈老幺:“小子,实话告诉你,陈瘸子给脸不要脸,竟敢私自出城购煤,可不就遭了报应坠崖身亡了?你想等他回来,下辈子吧!这家门脸已经抵债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你胡说!”陈老幺一晃大铁锤怒吼道:“我师父出去办事又不进山,怎么会坠崖身亡?还有,我们从来没有用过你家的煤,抵什么债?”

    “给他看看,也让他死心!”葛衙内鞭梢一摆,身后闪出来一个穿着长袍的账房先生,手里托着一张黄纸一步三摇晃了过来。

    “陈老幺你看清楚了,这是你那个死鬼师傅临死之前摁下的血手印。上面白纸黑字说得明白,陈记铁匠铺转给葛记煤庄用作抵债。”

    恰在此时,看热闹的人群之中响起一声大吼,仿佛打雷一样:“简直是无耻之尤!你们害死了陈老伯,竟然丧尽天良要霸占铁匠铺,就不怕天打雷劈,断子绝孙吗?”

    葛衙内俏脸涨得通红,一蹦三尺高:“谁?有本事就站出来,躲在后面胡说八道算什么好汉?”

    四周鸦雀无声,连打铁声都没有了。

    等了三个呼吸没有人继续说话,葛衙内这才冷哼一声:“封门!”

    “我和你们拼了!”陈老幺哭喊一声,抡着大铁锤就冲着拿出封条的黑衣人砸了过去。

    狗仗人势并不代表战斗力,陈老幺大铁锤一抡起来,黑衣人的哨棒已经断了三根,顿时四散奔逃。

    看见自己的手下如此不成器,葛衙内气得跳脚骂道:“欠债不还,还敢行凶伤人,给我打!往死里打!”

    “别急,别急!”李宪的右手一直按在郭小乙的肩膀上:“你仔细看看,陈老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每天抡铁锤都变成了习惯。你再看这把铁锤有十几斤,根本就不是一般打铁用的,在陈老幺手中可以玩出花来,这六个黑衣人不是他的对手。”

    俗话说:打铁还得自身硬。

    打铁不仅仅是一种体力活,而且还是一门技术活,仅仅有一把蛮力当不了铁匠。既然能够带上一个匠字,那就说明必定是心灵手巧之辈,九佬十八匠不是凭空说说的。

    一件精美实用的铁器被打造出来,至少需要控制四个环节:钢材够好、火候到位、力度适中、淬火入神。

    李宪小时候看见过不少山村里的铁匠,就用那么一把两把锤子,竟然能够把一块废铁按照自己心中的模样打出东西来,简直就是一种艺术创作。

    正因为如此,李宪才不让郭小乙提前插手。

    一方面想看看这个陈老幺究竟有什么本事,另一方面也想看看葛衙内还有没有后手。

    事实证明陈老幺不是吃素的,六个黑衣人手中的哨棒碰到大铁锤,根本不堪一击就已经断了四根,剩下两个家伙更不是对手,现在躲得远远地。

    葛衙内既然是地头蛇,前来霸占别人的一家店铺,必定事先做过调查,对陈老幺应该有所了解才对。既然如此,难道没有进行相应地准备吗?

    至关重要的一点,刚才有个家伙躲在人群里面大吼一声,明显没把葛衙内放在眼里,或者说不怕引火烧身,这家伙是谁?

    行侠仗义当然是必须的,但也不能胡乱伸手。别人本来自己可以搞定,你插进去坏了别人的好事不说,很可能引起另外的变故。

    到那时,别人到底是应该感谢你,还是应该把你狂揍一顿泄愤?很多人好心办坏事,问题就出在这里。

    再说了,自己初来乍到,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所以李宪选择静观其变。

    作为一个合格的侦察兵,李宪考虑问题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出现四面皆敌的情况,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理。

    四面皆敌,这是侦察兵执行任务都会遇到的问题,所以李宪思考问题也养成了习惯。

    两世为人的李宪,心里知道煤老板有多么厉害。后世的山西煤老板、鄂尔多斯煤老板,他们的心都是煤做的。

    青出于蓝胜于蓝,煤老板的心肠比煤可黑多了。他们要想杀几个人,简直比碾死一只蚂蚁更容易。

    煤老板不仅仅是黑心肠,关键是黑钱捞的很多,所以你和煤老板结怨之后,千万不要想到官府会帮你,因为那些官老爷都是煤老板养的打手。

    世上无正义,钱是老祖宗。如果没有这个认识,你千万不要想着什么行侠仗义。

    果然不错,李宪冷眼傍观的档口,街头冲过来一群弓手(警察),全部都是哨棒,人数超过二十,边冲边叫:“现在大敌当前,谁敢在城里闹市?”

    葛衙内扯起喉咙高呼一声:“官差老爷来得正是时候,城外的叛匪竟然派奸细潜入城内图谋不轨。我们恰好路过此地发现端倪,但是奸细竟然拒捕!赶紧把他拿下严加审问清除余党,如果里应外合的话,保州城就危在旦夕!”

    原来是这样,李宪恍然大悟。

    难怪城外风声鹤唳的时候,葛衙内带人过来霸占店铺,原来由头早就准备好了。

    造反就是谋逆,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别说一家店铺,就算是金山银山也不顶事。

    煤老板就是煤老板,果然不是好相与。一个念头就足够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李宪坐着没动,而是用肩头一撞郭小乙:“把我的马解开缰绳,暗示陈老幺发起一波突袭赶紧退走。”

    郭小乙是小叫花子出身,反应自然够快。右手一带绳头松开了菊花青的缰绳,同时对着马屁股拍了一巴掌,这才惊呼一声:“好你个畜生,这么多人围上来你跑什么,这不捣乱么!”

    菊花青突然挨打顿时往前一窜,刚好冲着陈老幺撞过去。

    陈老幺闪身避开的同时扭头看了李宪一眼,李宪冲着菊花青努努嘴,摸着下巴的三根手指头变成八字往左一指。

    能够打铁的人果然足够聪明,陈老幺脚下连踢,把砸断的哨棒朝冲过来的弓手踢过去,随后飞身上马拨转马头往北冲了出去。

    由头终于制造出来了,李宪自然要出场:“哎呀,我的马!这可是用两百贯铜钱买来的,你抢我的马干什么?喂喂喂,赶紧把我的马留下!”

    李宪一边叫一边冲到街道上张牙舞爪直跳脚,郭小乙已经牵着枣红马来到街道中间。不过郭小乙并没有骑马追上去,而是站在那里开始跳脚大骂。

    这下好了,两个人一匹马,再加上一百多看热闹的百姓,把原本就不宽敞的街道给彻底堵死了。冲过来的二十多个弓手急得直跳脚,却冲不过去。

    陈老幺一骑绝尘,眨眼之间转过街头不见踪影。

    李宪急得眼泪都下来了,转过身来冲着弓手鞠躬不已:“官差老爷,请你们一定要抓住抢马贼,还我一个公道。”

    捕快都头好不容易才挤过来,冲着李宪就是一通大吼:“我们当然想抓住那厮,你他妈的倒是把路让开啊!”

    “让路?”李先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随即冲着郭小乙骂道:“我说你是个死人呐?官差老爷说让路,你赶紧让开啊!如果本衙内的宝马就找不到了,回家之后一定把你的屁股打成两半!”

    郭小乙似乎被吓傻了,竟然牵着枣红马原地掉头,差点把捕快都头撞翻在地,结果附近的百姓一阵大乱。

    街上看热闹的百姓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和官差作对,现在能够趁机起哄也不会放过,顿时你推我搡起来,整个大窝棚街道彻底乱套。

    如果放在二十一世纪,警察还能够鸣枪示警。现在这些弓手提着五尺长的哨棒,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根本举不起来,比烧火棍还不如。

    别说让路了,没有发生踩踏事件就是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