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846、飘渺的未来(上半部终章)

    韦秋明一动,齐曼丽和整个特勤大队都动了起来,李宪的住处被围得水泻不通。

    草木皆兵的时候,居然有人悄悄靠近李宪的住处,难道朝廷已经派出杀手?

    韦秋明心中疑惑顿生,当然不会放过前面的这个人。

    这样一追一逃,宛如两颗流星划过城头朝大峡谷奔去。

    刷的一声,前面的黑衣人突然站定身躯,然后缓缓转过身来。

    韦秋明大吃一惊:“原来是你?”

    “当然是我了。”黑衣人缓缓揭开蒙面纱巾,原来是武元春。

    韦秋明收起宝剑,但还是处于戒备状态:“你不在阁院寺传授徒弟,跑到这里干什么?”

    武元春扭头看着黑魆魆的大峡谷:“薛沁儿让我来一趟,结果刚进寨子,就听说完颜京自杀身亡。把你引出来,是让你告诉我完颜京埋在何处。”

    韦秋明顿时不满意了:“你还放不下完颜京?”

    “没什么放不下。”武元春摇摇头:“我想到他的坟头看看,难道有错吗?”

    “没错!”李宪突然在韦秋明身后现身:“抛开敌我立场,我对完颜京并没有恶感,甚至还有些钦佩。你放心,完颜京是单独埋葬的。并不在大峡谷里面,而是在胭脂河北岸的一处高坡上,等天亮了再去祭奠也不迟。”

    韦秋明接口说道:“武元春,你想祭奠完颜京,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你刚才说是薛沁儿让你过来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武元春缓缓来到李宪身前,却是回答韦秋明的问题:“达奚虎把孟威送回总部抢救,他清醒之后,讲述了东线战场发生的惊天变故,牟长霞、唐浩然、薛沁儿无法做出决断,只能征求西线战场萧芸娘的意见。”

    “萧芸娘派人送回急信,并没有拿出什么具体意见,只提出一个要求,必须重建大元帅府亲兵营,而且从今天开始要寸步不离,这支亲兵由我指挥。只有首先确保李宪的安全,才能争取时间谋划未来的事情。”

    “薛沁儿让我过来,就是因为李志、李强、李明、李达的死,姜四娘的少年军团群情激愤,快压制不住了。李天成得知东线的变故,他的飞龙军团顿时就炸开了锅,要反击新皇帝赵枢的倒行逆施。”

    李宪兴趣索然:“天色太晚了,元春长途奔波也累了。大家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武元春断然的一摆手:“韦秋明、齐曼丽留下,其他人先回去,我还有话说。”

    大家都是明白人,武元春肯定还有机密事情,只能单独和李宪、韦秋明、齐曼丽说。

    “大家坐下听我说。”武元春拉着李宪坐在自己身边:“萧芸娘的原话是:朝中无正义,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这也是她当初极力反对赵枢当皇帝的缘故。既然大家已经撕破了脸皮,未来很可能演变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最开始的想法,是潜入保州城杀掉赵枢。可是唐浩然、牟长霞、薛沁儿让我不要擅做主张,一定要赶到前线面见萧芸娘,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态度。毕竟萧芸娘对于朝廷的事情,比我们大家都精通。”

    李宪眉头一皱:“如此说来,你已经见过萧芸娘了?”

    “不错!”武元春点点头:“萧芸娘坚决反对刺杀赵枢。”

    齐曼丽有些诧异:“赵枢如此对待公子,难道不该杀吗?”

    “你不懂,我们都不懂!”武元春扭头看着李宪:“萧芸娘说,既然赵枢已经登上皇帝大位,一旦他突然遇刺,必然天下大乱,而且你会变成全天下的敌人。尤其是岳飞的八万大军压在保州城,对我们的东线有极大威胁。”

    “不准动赵枢!”李宪有些心烦气躁:“你告诉我,达奚虎的突击军团是什么情况?”

    武元春冷哼一声:“达奚虎得知大元帅府三个营被摧毁,马上放弃了涿州、雄州和霸州,突击军团已经全部撤到易州境内,挡住了蔚州的东大门,随时准备应变。金兵大元帅完颜杲趁势南下,抢占了涿州。”

    “岳飞奉命分兵北上,金兀术抓住机会,率领主力杀出重围,和雏胡失、嘎达摩残部汇合,然后向东北突围和董庞儿残部会合,一战吃掉了杨可世所部三千多人,目前已经占据雄州城,和完颜杲连成一气。”

    李宪失声叫道:“糟了!岳飞所部八万人,原本都是临时召集起来的乌合之众。虽然抢走了我的一批战马,但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在河北平原上,根本不可能是完颜杲、完颜宗弼的对手!”

    “哼!”武元春冷笑道:“赵枢等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是活该!岳翻、吉倩奉命率领两万人进攻雄州,结果遭到嘎达摩迎头痛击。吉倩被嘎达莫给杀了,岳翻身受重伤逃脱一劫,两万人马当场损失一半。”

    “天意如此啊!”李宪仰天长叹:“金兀术啊金兀术,还是变成了岳飞的生死对手!”

    “少替别人担忧,还是想想自己的死活吧!”武元春没好气地说道:“萧芸娘让你马上赶到平型关,立即统一全军思想,确定未来的战略问题。如果继续拖下去,飞狐军就要全盘崩溃了!”

    李宪听得莫名奇妙:“为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武元春这才从怀里摸出一个黄卷扔过来:“完颜杲、金兀术正在谋划夺取保州城,彻底覆灭大宋余孽。新皇帝赵枢惊慌失措,所以派李纲送来一份圣旨,让你立即进宫商议军机大事!”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李宪长笑一声,总算把胸中的郁闷之气消去不少:“你们没把李纲怎么样吧?”

    武元春有些不好意思:“幸亏唐浩然看出朝廷的借刀杀人之计,否则我真把他给杀了。姜四娘仅把圣旨留下,没有让李纲进入倒马关。就是因为这份圣旨,萧芸娘让你马上赶到平型关,绝不允许擅自行动,我过来监督你的。”

    武元春居然变成了萧芸娘的心腹,难怪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变化。李宪虽然暗自震惊,但这都属于家务事,应付眼前的危局才是大事。

    通过黄龙的来信和武元春的讲解,李宪对目前的局面有了比较完整的印象。

    第一,大宋余孽只看见李宪对付金兵,宛如摧枯拉朽一般,却没有搞清楚究竟是为什么,还以为女真鞑子真是软柿子。

    其实,女真鞑子故意忽略蔚州五县,就是因为没有搞清楚天降神罚、地狱之怒、掌心雷的奥妙,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

    大宋余孽忘记了几个月前卑躬屈膝,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大战还没开始,就想削掉李宪的兵权,这是在重蹈赵匡胤的覆辙。结果岳翻、吉倩一战惨败,朝中君臣就慌了手脚。

    第二,朝中君臣发现岳飞的部队暂时对付不了金兵,于是异想天开,希望把李宪请回朝廷,再度挂帅打天下。

    殊不知,蔚州飞狐军不是李宪一个人说了算的。如果没有发生孟威等人的惨剧,李宪说话还有力度,其他人不会轻易提反对意见。

    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了,李宪辅佐赵枢当皇帝,直接导致李志、李强、李明、李达一万多人惨死,李宪在蔚州飞狐军激起了众怒。

    唐浩然、牟长霞、薛沁儿得知东线战场的变故,并不是派人过来通知李宪,而是让武元春到前线征求萧芸娘的意见,就可见一斑。

    换句话说,李宪目前是飞狐军的罪人,根本不可能、也没有资格继续调动军队。

    正因为如此,武元春才会转述萧芸娘的话:“马上赶到平型关,绝不允许擅自行动!”

    这句话不是一般人能说的,只有上级对下级才能使用这种口吻。

    至于给李宪组建一支亲兵,萧芸娘着重强调“寸步不离”,而且让武元春担任总指挥,名为保护安全,实则是“软禁”的另一种说法,不过是照顾李宪的面子。

    李宪心里很清楚,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没有清楚地认识到人性的卑劣,结果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巨大灾难,本来就是对飞狐军犯罪,对自己兄弟犯罪。

    军队不是个人的,不能为了个人利益调动军队,这是李宪当初建军立下的规矩。牟长霞手里的青龙剑,就是为了执行军法而存在的。

    返回嘉佑寨的路上,李宪轻声问道:“元春,你从前线过来,战局如何了?”

    “放心吧,大公子!”武元春还是冷笑:“萧芸娘得知东线的变故,顿时怒火中烧。为了避免东西两线难以兼顾的被动局面,给飞狐军争取调整的时间,萧芸娘命令朱雀军团炮兵营,赏给完颜宗雄一顿炮火,把他引以为傲的铁弓营彻底报销了。四路金兵全都退回出发地,西线战事已经结束,就等你过去商讨未来的战略计划。”

    李宪只能在心里苦笑:自己苦心孤诣建立起来的朝廷,眨眼之间就搞成这个样子,导致一万多兄弟死得不明不白。难道这就是我重建北宋的初衷?未来的战略应该如何调整,还有人听我的吗?

    第二天一大早,李宪才知道萧芸娘所说的亲兵营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混成营,兵源构成分别是:萧芸娘、唐浩然、牟长霞、薛沁儿、姜四娘、达奚虎、李天成、张彦、萧焯、李奚骨、裴鸾娇的警卫连。一共十一个连,总兵力三千一百多人。

    武元春担任亲兵营营长的命令,由萧芸娘、唐浩然、牟长霞、薛沁儿、姜四娘、达奚虎、李天成、张彦、萧焯、李奚骨、裴鸾娇十一个人签字,也就是飞狐军的军分区司令、军团长一致决定。

    李宪知道自己被彻底禁足了,而且是被整个飞狐军禁足了。

    重建北宋,事实证明是一厢情愿,实际上变成了自掘坟墓。

    李宪欲哭无泪:接下来的路怎么走,完全变成一个未知数!

    (《重建北宋》上半部完结,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