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过目不忘

    第六章过目不忘

    稍微翻阅了下手上这本残缺的青囊卷,徐帆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将前面记载的内容记了个七七八八。

    “奇怪,我的记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徐帆摇了摇头,这会自己的记忆力都快赶上过目不忘了!

    又翻了几遍,他发现,整本书,他都给完整地记下来了。

    此刻看着脑海中浮现的那些文字,徐帆发现,这些之前生涩难懂的内容,再度看来,竟变得十分容易理解了。

    “这也太逆天了吧?”

    徐帆嘴角咧开一道难以置信的笑容!不用想,这肯定是那副开灵散生效了!

    “太棒了!”

    徐帆很难形容此刻的心情,他估计,以自己现在的资质,学全这残缺版的青囊卷,恐怕都用不了一周的时间!

    兴奋过后,徐帆将那副活骨散收入储物戒中,便退了房,从县城往下河村赶。

    等徐帆回到下河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这会到了家门口,徐帆将那副活骨散拿出,就急冲冲地冲进了家中。

    “爸,妈,嗯?”

    走进父母的卧室,徐帆才发现,这会家里多了一个女人。

    女人套着一件白大褂,长发披肩,精致的鹅蛋脸不施粉黛,依旧典雅大方,特别是套裙下那对穿着高跟鞋的修长美腿,在肉色丝袜的修饰下,堪称完美。

    这女人美得足以让整个下河村的男人为之疯狂。

    按理来说,这样高贵的女人是不可能出现在下河村这种贫困的小山村的,可徐帆这会却眼睁睁地看着她细心地给自己父亲处理着小腿上的伤口。

    “娘……这是?”

    好奇下,徐帆往母亲张丽梅看了过去。

    张丽梅解释道:“哦,这是许秋雅许大夫,最近调到咱们下河村来的村医,儿子啊,你可得感激人,要不是人许大夫最近每天来咱家给你爹处理伤口的话,你爹这条腿,可早就废了。”

    徐秀秀也附和地点了点头,道:“嗯,没错,哥,秋雅姐人可好了,嘻嘻,要是能给我哥当女朋友就更好啦。”

    “你个死丫头,净瞎说!咱家这条件,哪配得起人许大夫啊?”

    张丽梅瞪了徐秀秀一眼,随即问道:“对了,儿子,你上县城干啥去啦?咋这么晚才回来?”

    徐帆正要回答,只见正给徐爱国看伤的许大夫站了起来。

    张丽梅立马走了过去,着急问道:“许大夫,我当家的这腿,应该没啥大碍了吧?”

    许秋雅摇了摇头,脸色不是太理想。

    “张姨,爱国叔的腿现在情况已经越来越恶化了,以下河村卫生所的医疗情况,已经控制不住了,我建议你们,最好还是赶紧送去县城的医院治疗,不然的话,我担心爱国叔这条腿,可能会……”

    “这,这可咋整啊……”

    张丽梅一听,顿时眼泪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她擦着眼泪,啜泣道:“许大夫,您不是不了解我家的情况,哪来的钱送大医院啊,您是好人,张姨求你了,您再想想办法吧。”

    张丽梅说着就要给许秋雅跪下了,许秋雅连忙给扶了起来。

    “张姨,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您看要不这样,过两天我发工资,我给您家借两千块钱,您拿着,到时候,我和你们一块送爱国叔去医院。”

    “这,这怎么好意思啊……”

    张丽梅听许秋雅要拿出全部工资借给自己去给丈夫看病,顿时更加地纠结了起来。

    徐帆在一旁看着,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道:“娘,你别哭了,我爹的腿伤,我有办法治。”

    “什么?”

    张丽梅一愣,顿时不可思议地看着徐帆,问道:“儿,儿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徐帆白了她一眼,道:“娘,这种事,我能开玩笑么?”

    说着,他往一旁有些不解的许秋雅看了过去,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徐帆,是徐爱国的儿子。”

    许秋雅微笑地点了点头,随即有些疑惑地问道:“你说,爱国叔这病,你能治?”

    “对啊?儿子,你可别吓你娘啊。”

    徐帆哭笑不得地说道:“娘,你刚不是问我今天去县城干嘛么?”

    “我今天去县城,就是为了给我爹买药的,喏,你看。”

    说着徐帆将手上那一副活骨散拿了出来。

    张丽梅咧了咧嘴,没发表啥意见,而是往一旁的许秋雅看了过去,问道:“许大夫,您看?”

    许秋雅笑着摇了摇头,一点查看徐帆那副药的意思都没有。

    “徐帆,你先告诉我,你这药,一共花了多少钱?”

    “呃,这……”

    徐帆眨了眨眼,心想这有关系么?

    “差不多快六千块吧。”

    “什么!”

    张丽梅一听顿时就吓坏了,看着徐帆手上那一小包的药材,不敢置信地道:“就这么一小包药,要六千?”

    “许大夫,我儿子该不会是被别人给骗了吧?”

    许秋雅点了点头,道:“张姨,徐帆应该是被人给骗了。”

    “您想想,爱国叔这个腿伤这么严重,怎么可能光凭这么一副药就能治好,这完全不现实。不过你也别怪徐帆,他也是担心爱国叔的身体。”

    “这……”

    张爱梅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却写满了心疼。

    躺着床上的徐爱国也是安慰道:“儿啊,你这份苦心,爸不怪你,下次可别再因为爸这个腿,被人骗走这么多钱了。”

    “五千块,这得赚多久啊……”

    “这……”

    徐帆有些哭笑不得,很显然,这会大伙都不相信自己手上这一副药。

    他摇了摇头,解释道:“许大夫,你可能误会了,这副药是我自己配的,没有被人骗。”

    “至于这个药,有没有用,爸,你吃了就知道了。”

    自己不可能因为他们的质疑就扔掉手上这副药,这会徐帆也不管他们惊讶的目光,独自倒了一杯开水,将手上这幅活骨散倒入杯中后,就给徐爱国递了过去。

    “爸,你要信你儿子,就吃了这药。”

    “徐帆!”

    许秋雅一看顿时就急了!

    天知道这药能不能喝!

    这徐帆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万一他父亲喝了这药出事了,该怎么办!

    “徐帆!你这样也太草率了吧!你都没学过医!怎么能随便给你爹吃药啊!”

    许秋雅心急之下,直接冲着徐帆骂了起来。

    “这……”

    徐爱国有些犹豫,讲道理,许秋雅是专业的大夫,她说的话不应该有误才对。

    这另一边,也是他亲生的儿子啊……

    “行!儿子!我信你!”

    手上这一杯药价值好几千块,徐爱国实在舍不得这钱,一咬牙,直接就全喝进了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