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叫我秋雅吧

    第八章叫我秋雅吧

    许秋雅躺在徐帆背后上,想要挣扎,可她一个女人,哪能挣过徐帆一个汉子。

    身子贴在徐帆后背上一阵晃动。

    两只手正扶着许秋雅大腿上的徐帆,顿时就脸红了。

    他有些尴尬地解释道:“许大夫,你别误会,你现在腿崴了,不能再走了,我现在背你回卫生所。”

    “这……”

    徐帆似乎只是单纯地好心帮自己,许秋雅不住有些不好意思。

    这会脚疼得厉害,自己一个人恐怕也没法走了,许秋雅便点了点头,弱弱地问道:“那,那徐帆,就麻烦你了。”

    徐帆点了点头,当下就背着许秋雅往下河村卫生所的方向走了去。

    由于担心许秋雅脚下的伤会恶化,徐帆走得很快,不多会便到了下河村卫生所。

    “徐帆,钥匙。”

    接过后背递来的钥匙后,徐帆将卫生所的门打开,背着许秋雅就走了进去。

    在墙上摸了摸,找到开关的位置后,徐帆打开灯,看到药柜旁的一把凳子后,就走了过去。

    “许大夫,小心点。”

    他小心翼翼地将许秋雅从后背放下,便扶着她,坐在了凳子上。

    “许大夫,要不我帮你看看吧?”

    徐帆想起青囊卷上的一些按摩手法,便想要帮许秋雅治疗一下。

    一路走来,徐帆都是规规矩矩的,加上之前那一副活骨散,许秋雅也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点了点头,便答应了下来。

    “那麻烦你了……”

    徐帆点了点头,一手握着许秋雅的丝袜小腿,小心翼翼地将她脚上那只黑色高跟鞋脱了下来。

    顿时,这只裹着肉色丝袜的丁香小足便暴露在徐帆眼前,似乎是有些害羞,那五个涂着粉色指甲油的小巧脚丫正微微蜷缩着。

    徐帆用手托着脚掌,带着许秋雅体温的丝袜传来些许滑腻的感觉,撩得徐帆心中一阵痒,不知是为何。

    他捏着许秋雅的脚丫,轻轻地揉了揉,顿时上面传来一阵嘤咛声。

    徐帆一阵紧张,连忙抬头看去,问道:“怎么,弄疼你了吗?”

    许秋雅紧紧咬着樱唇,弱弱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徐帆尴尬地咧了咧嘴,自己还只是刚学会青囊卷,手法还不够纯属,倒是弄疼人了。

    “那,那我小心一些。”

    说完徐帆目光便准备挪回手里握着的那只玉足,突地目光一瞥,顿时让徐帆脑子有些充血了。

    “你,你往哪看呢!”

    很快,许秋雅就夹紧了裙子下那两条玉腿,娇嗔地横了徐帆一眼。

    徐帆刷的一下脸就红了,尴尬地说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噗。”

    突地许秋雅掩着嘴轻笑了起来,她很是好看地白了徐帆一眼,道:“逗你玩呢,你继续吧。”

    徐帆尴尬地哦了一声,捏着许秋雅那只丝足,轻轻地揉了起来。

    渐渐的,徐帆的手法娴熟了起来,许秋雅靠在凳子上,感受着徐帆在身下的揉捏,不住垂下了美眸,忘我地哼了起来。

    她实在是好奇,徐帆这按摩到底是从哪学的,被他这样揉着,非但不疼,还十分地舒服,酥麻酥麻的。

    “嗯?怎么停下了啊……”

    这时候,那股让自己欲罢不能的感觉停了下来。

    许秋雅睁开美眸,看着已经放下自己脚,站起身来的徐帆,脸上有些依依不舍的。

    徐帆不住一愣,道:“呃,许大夫,你还没好么?那我再帮你揉揉?”

    奇怪,讲道理,揉了这么久,应该已经好了啊。

    顿时,只见许秋雅脸上飞上红霞几朵,羞涩地说道:“不,不用了……”

    说完她将脚套进高跟鞋内,试探着站起来,惊讶地发现,之前还疼得不行的脚这会完全康复了。

    踏着高跟鞋在卫生所内走动了几步,她惊喜地笑道:“我的脚好了!徐帆,你也太厉害了吧!”

    徐帆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凑合吧。”

    “那许大夫,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

    这会也已经帮许秋雅将脚治好了,孤男寡女,也有些尴尬,徐帆就准备回家。

    “站住。”

    可才走到大门口,就被许秋雅给叫住了。

    “许大夫,还有事么?”

    徐帆尴尬地回过头去,心想,她该不会想怪自己刚刚不小心看到她走光了吧。

    只见许秋雅很是好看地白了徐帆一眼,道:“以后不许再叫人家许大夫了,我和你一样大,你叫我许大夫,都把我给叫老了。”

    “啊?那叫什么啊?”

    许秋雅噗嗤一笑,如桃花盛开般艳丽,她望着徐帆的眸子,嘴角扬起,道:“以后,叫我秋雅。”

    “好的,许大夫。”

    徐帆下意识又是一声许大夫,看到对方快要爆发的生气模样,一撒腿,仓皇地跑出了卫生所。

    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家后,徐帆肚子便咕咕咕地叫了起来。

    估摸着这会家里饭也该做好了,徐帆又便加快了几分脚步。

    可走进家后,却发现,家里来了个客人。

    对方这会坐在饭桌前,翘着个二郎腿,正咄咄逼人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王守财?你来干什么!”

    徐帆顿时就愤怒地冲了过去!

    王守财,徐帆并不陌生,下河村的首富,整个下河村,能开小汽车,住小洋房的就他一个。

    徐帆之所以对他如此不爽,不因为别的。

    王守财的哥哥就是王麻子!

    “哟?这不是徐帆嘛?怎么?在东海打工混不下去,回来了啊?要不,叔给你介绍去县城搬砖啊?”

    王守财抖着个二郎腿,冲着徐帆轻蔑地哼了声。

    徐帆皱了皱眉,说道:“王守财,我家不欢迎你,麻烦你现在就给我滚!”

    “哼哼,让我滚?徐帆,咱们两家都快要成亲家了,你可不太礼貌啊?”

    王守财得意地哼了声,随即往一旁低头不语的张爱梅看了过去,哼道:“哟?爱国婆娘,看样子,这个事,你还没告诉你家宝贝儿子啊?”

    “这……”

    看着母亲羞愧地低着脑袋啜泣,徐帆不住有些困惑起来。

    “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