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求求你了

    第十三章求求你了

    这会地上被钞票铺了满满一地,毋庸置疑,徐帆刚刚砸的,肯定是超过欠的钱了。

    徐帆远比自己想象的要虎,现在要不交出交钱来,说不准这家伙还能干出比这更猖狂的事来。

    王守财犹豫了好一会,终于是不甘心地将欠条拿了出来。

    “哼,徐帆,这事可还不算完!”

    不用想,被徐帆用钱砸这事,改天肯定会传遍整个下河村!

    丢了这么大一个人,王守财自然不肯就此善罢甘休!

    “哼,随时奉陪。”

    徐帆哼了声,将欠条撕成碎片后,拉着此刻还没回过神来的妹妹,就准备离开。

    “啊啊啊!”

    可刚一转身,只听得身后一阵惨叫声响起!

    只见本身昏过去的王八两又重新醒了过来!

    这会两只手死死地掐着了他娘沈玉兰的脖子!发起狂来了!

    “快拉住他!”

    许秋雅一看,连忙呵斥了一声!

    王守财连忙冲了过去,一扑,死死地将王八两压在了地上。

    “哎哟!许大夫!这咋回事啊!你快想想办法,我,我快坚持不住了!”

    王八两这会发起狂来,拼命地用拳头打着王守财,打得他一阵杀猪般地叫唤了起来,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这怎么可能……”

    许秋雅一脸难色地摇了摇头,她明明给王八两喂下了安眠药,那个分量,按理来说,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再醒来才对,怎么会突然发狂!

    “许大夫,我求求你,快救救我儿子吧!”

    沈玉兰这会直接跪在许秋雅面前来,她一个做母亲的,实在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这样受罪!

    “这……”

    许秋雅难为情地看着跪在面前的沈玉兰,很是无奈。

    之前她就已经没有办法了,现在情况更加恶劣,她压根就没有对策……

    “嗯?”

    突地她一挑眉,往一旁的徐帆看了过去。

    咬着樱唇犹豫了一会,便问道:“徐帆,要不,你帮帮忙?”

    “啊?”

    沈玉兰一愣,徐帆?他就一农民工,还能治病?

    “哎哟!许大夫,你别开玩笑了!我,我快撑不住了!你快点帮忙吧!徐帆就一农民工,哪能有办法啊!”

    这时候,死死压着王八两的王守财也补了一句。

    徐帆耸了耸肩,脸上表情像是在说,这可不是我不出手。

    许秋雅着急地跺了跺脚,冲着沈玉兰解释道:“吴阿姨,您误会了!徐帆他和高人学过医!医术远不是我能比的!现在您儿子这情况,只有他能治!”

    “啊?不,不可能吧?”

    沈玉兰眨了眨眼,还是怀疑。

    “你要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了!”

    可听到许秋雅这话,她也管不了真假了,连滚带爬的,就冲到了徐帆跟前,抱着徐帆大腿,哭丧道:“徐帆,姨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都是我家守财不对!我儿子是无辜的啊,您发发慈悲,救救我儿子吧!”

    沈玉兰抱着徐帆大腿痛哭着,徐帆看在眼中,不住有些不忍心。

    沈玉兰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让王八两继续发狂下去,说不定马上就会暴乱而死……

    可怜天下父母心……

    徐帆呼了口气,将沈玉兰扶起来,说道:“吴姨,你先起来吧,我可以试试……”

    “那,那姨先谢谢你了!”

    沈玉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谢着,徐帆摆了摆手,立马往王八两走了过去。

    这会王八两被王守财死死压着,口吐白沫,四肢却依旧乱舞动着,就和吃了兴奋剂一般停不下来!

    徐帆呼了口气,闭上眼睛,仔细地回想起青囊卷上记载的医术手法来。

    “徐帆!你特么倒是快点啊!”

    眼看着徐帆站在眼前,任由自己被揍,啥都不做,王守财不住骂了一声!

    这家伙,一定是成心的!

    徐帆被他囔囔着,直接就是一嘴巴子扇在了他脸上!

    “你再废话一句试试?”

    “我……”

    眼下徐帆是唯一的希望,王守财不敢多说,立马老实闭上了嘴!

    “压稳了。”

    徐帆叮嘱了一声,随即一手凝成剑指,便往王八两的咽喉点了过去!

    剑指点在咽喉上,以三轻两重的频率,在水突穴上按压了一阵之后,王八两便不再口吐白沫了!

    王守财趴在地上,看着这一幕,不住懵了!

    这徐帆,还真有两把刷子?

    徐帆的动作没有停,抓住了王八两双手,在他腋下天泉穴用特殊手法按疗片刻后,便一脚将王守财踹开,坐在王八两身上,用极快的频率,在他身上的巨阙、中庭、承浆等穴位点了起来!

    手法之快,乃至一旁仔细观看的许秋雅都没看清楚。

    徐秀秀站在许秋雅身边,呆呆地看着这会大显神威的哥哥,不住呆呆地问道:“秋雅姐,这,这真的是我哥么?”

    这会在徐帆的治疗下,王八两那股狂躁之力渐渐开始消散了,徐秀秀实在是惊讶,自己哥哥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许秋雅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摸着徐秀秀脑袋,说道:“秀秀,瞎想什么呢?他当然是你哥哥啊。”

    很快,王八两重新沉睡了过去,徐帆呼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后,便从他身上站了起来。

    得亏有开灵散的帮助,不然的话,自己第一次施展这青灵封穴手,可不一定成功!

    “徐帆,治好了?”

    许秋雅走了过来,问了一句,徐帆摇了摇头,道:“没那么简单,这家伙作了那么多孽,哪能这么容易治好,我只是暂时封住了他几道穴位而已,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再犯病了。”

    许秋雅甜甜地笑了笑,说道:“徐帆,这次可多谢你了,不然的话,我可就糗大了。”

    徐帆笑着摇了摇头,道:“秋雅,你客气什么,我就举手之劳罢了。”

    许秋雅眨了眨呀,这呆子,居然知道叫人家名字了?

    她很是好看地眨了眨眼,问道:“怎么?不叫人家许大夫啦?”

    “咳咳……”

    许秋雅这会靠的很近,嗅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徐帆尴尬地红起了脸来。

    “许,许大夫,时候不早了,要不现在,上我家吃午饭吧?”

    许秋雅白了一眼,无奈摇头,这个呆子……

    “好呀,你赏脸,我也不客气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