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约会,你太浮夸!

    安静的小车内。

    季白间足足看了宋知之10分钟。

    这10分钟内,宋知之不知道季白间在想什么,但她总觉得,季白间不简单,至少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前世被人撞见他们通奸在床。

    她当时慌得一批,季白间由始至终从容不迫。

    有那么一秒她甚至觉得季白间是经历过万千风雨的人,要不然,平常人怎会如此淡定。

    重要的是,季白间母亲在生他之时难产早逝,第二年季白间的父亲就另娶,第三年又生了一个儿子。季白间在季家相当于单枪匹马,后又被传言不能传宗接代,可那么多年里,季家却还是没能让季家二少爷季白里取代季白间的地位。

    再则,宋知之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季白间分明没有不行,却任由谣言满天飞?!不想澄清事实又为什么会和她真的发生关系?而她很清楚,那晚上被下药的人,只有她……

    季白间这个男人真是满身的谜,这个谜团,总觉得比她想象的更强大。

    而她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强大的后盾,保她周全!

    “宋大小姐一番话说得如此让人动容,我无法找到拒绝的理由。”季白间终于开口,淡淡的语调就是让人摸不清他的情绪在哪里。

    宋知之认真道,“那就不要拒绝,我们之间的合作一定是天作之合。”

    “天作之合?”季白间嘴角一勾,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虐渣,确实要趁早!”

    宋知之还未来得及多想,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宋知之看着来电,嘴角动了动。

    易温寒。

    手机屏幕上的昵称是一个“寒”字。

    她看了一眼季白间,季白间坐在离她很远的地方,完全没有因为她有任何异响而做出任何反应。

    宋知之按下接通键,“喂。”

    “是我。”传来的熟悉声音,这一刻却让宋知之抓狂。

    她还能够深刻的记起,他用如此嗓音说着残忍的话语时,那是她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嗯,有事儿吗?”宋知之尽量控制情绪。

    “今天聂筱斐生日,邀请了我,我本来不打算来的,抵不过她的热情。”

    “我知道,她给我说过了。”宋知之显得有些冷漠。

    “你知道我不太喜欢你们的那种环境,到时候我过来待一会儿就走。”易温寒说。

    “好。”宋知之点头。

    “下午见。”易温寒笑了笑,带着暖意的嗓音。

    宋知之抿唇,缓缓道,“下午见。”

    挂断电话,宋知之咬牙切齿。

    就是易温寒这种虚伪的温暖让她沉溺其中,她现在恨不得杀了他。

    “看来宋小姐喜欢脚踏两只船。”季白间漫不经心地说道,真的感觉不到他任何的情绪,喜怒哀乐?仿若就是在说无关紧要的事情,“还是说宋小姐喜欢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给我点时间处理。”

    “那是你的事情。”季白间淡漠。

    “我说过我这辈子只认定你一个人。”宋知之坚定无比。

    季白间抿唇,转眸,不搭理。

    宋知之觉得,想要攻克季白间,并非易事。

    轿车停在锦城最奢华的商场门口,两人下车,宋知之带着季白间走了进去。

    季白间从头到尾都没有问她要做什么,他半点都不好奇吗?还是对她,根本就提不起兴趣,才会这么兴致缺缺的样子。

    宋知之带着季白间走进了商场顶楼餐厅,唯美的餐厅环境显得无比浪漫。

    他们在服务员的安排下坐在了靠窗边的位置,零零碎碎的阳光打落,将整个锦城的唯美尽收眼底。

    所谓锦城,炎尚国首都,最繁华的商业金圈,寸土寸金。

    说到炎尚国的金融经济,主要掌握在三大财阀之中,包括季弘集团,辛氏集团还有殷氏集团,集团财富按照以上排名顺序,历年来经久不衰。

    而炎尚国的金融经济也有一个隐藏的内部管理者,掌控着包括三大财阀以及所有金融集团命脉,为神秘的叶氏家族。可以说叶氏家族的一个决策就能引起整个炎尚国金融圈的狂风海浪,甚至当年在争夺皇位之时,如不是叶氏主动退出弃政从商,也不会是现在的政权,所以连炎尚国皇室都会忌惮三分。

    如此有权有势的家族,在历年来的发展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金融管理体系。叶氏每年都会通过正式的考试纳新人员,甚至比炎尚国公务员考试更难也更受欢迎,工资高几倍不说,一样有权在手。

    她父亲宋山作为商管机构第一首席外交官,加上第一首席财务长,第一首席秘书长,第一首席检察官,四角鼎力共同扶持着叶氏家族的发展。

    恰在这一世,叶氏家族的第十任掌舵人膝下无子,且无旁系,继承人之位空缺,现掌舵人年迈已高,金融界势必在不久的将来引起继承人之争的巨大变动,虎视眈眈的人很多。

    好在,叶氏家族早在百年前便明文规定,财阀集团不能参与金融管理机构,所有财阀均不会成为竞争者,自然就成为了助力者,想要拉拢的人很多。

    “先生小姐,可以点餐了吗?”服务员恭敬的问道。

    宋知之看着季白间,“你点吧。”

    季白间没有推脱,拿过点餐菜单随意的翻了起来,也没有遵循宋知之的意见,点了一些他们两个人的餐食。

    服务员离开。

    剩下的两个人彼此安静。

    宋知之觉得,她不开口说话,季白间就会一直沉默。

    她主动打开话题,“你平常喜欢做什么?”

    “没什么兴趣爱好。”

    “那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偏食。”

    “你喜欢哪种性格的女孩子?”

    “没有喜欢的。”

    “你喜欢旅行吗?”

    “看心情。”

    宋知之盯着季白间,这人怎么这么无趣。

    她控制情绪,“那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没有。”

    “反正以后你可以慢慢了解我,我也会慢慢了解你,我不着急。”宋知之笑。

    季白间看了一眼宋知之,对于她的热情,依然冷漠处之。

    终究那顿饭吃得不算融洽。

    吃过之后,宋知之和季白间离开餐厅,宋知之说,“下午聂筱斐的生日party。”

    “然后呢?”

    “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你倒是什么都不怕。”季白间冷笑。

    宋知之蹙眉,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季白间大概就是在说也不怕他撞见易温寒。

    她肯定道,“我不会再和易温寒有任何关系。”

    季白间耸肩,一脸无所谓。

    宋知之也不多做解释,有些事情需要做出来才会有信服力,她转移话题道,“一起去选礼服吧。”

    季白间没有拒绝。

    宋知之总觉得季白间这个人,总是一副不主动不拒绝的态度,完全无法揣摩。

    他们一起走向锦城最奢华的礼服专区。

    宋知之一边挑选一边问道,“你适合穿什么颜色?”

    “都适合。”季白间答。

    宋知之转眸看着季白间,在审视。

    季白间很坦然。

    好吧,你帅你了不起。

    最终宋知之给季白间选了一套黑色的西装,西装领口是金色的,并不会觉得怪异,反而将他有些过于完美的脸颊衬托得更加鲜明了些,而宋知之给自己选了一条性感的金色长摆礼服,就是故意的相得益彰。

    偌大的落地镜前,双方都换好了礼服,宋知之问,“好看吗?”

    季白间一副不太熟的眼神淡淡道,“还行。”

    宋知之笑。任何女人都喜欢被夸奖,特别是外貌。

    事实上她长得确实很漂亮,22岁的她皮肤细腻白皙,不施粉黛也能光彩亮丽,大大的眼睛漆黑的眼眸灿若星子,小巧的鼻子唇色极好的嘴,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她正满意于自己的长相时,就听到身边一个凉凉的嗓音又说道,“就是太轻浮。”

    “……”宋知之盯着季白间。

    不就露了个后背来了个深沟而已,哪里轻浮了哪里轻浮了?!

    ------题外话------

    每天准时报到。

    更新少是少了点,别心急,总会有爆更的时候。

    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