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当众宣布婚约

    化妆间中,宋知之因为季白间的话莫名的耿耿于怀。

    这男人是从古代走出来的吧,这叫轻浮?这叫品味懂吗?!

    “宋小姐不喜欢腮红的颜色吗?”化妆师小心翼翼的问。

    宋知之回神,“没有。”

    “哦。”化妆师继续上妆,分明看着她一脸不满的样子。

    上妆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宋知之很满意的走出化妆间,季白间坐在贵宾室等她,看着她出来,放下了手上的杂志,从沙发上站起来。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经过半天的相处,宋知之也了解了季白间这个男人的惜字如金。

    两个人离开礼服区,坐在宋知之的轿车去宋家。

    一路上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谈,季白间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生疏,很冷漠,很不容易接近。

    但事实上……

    宋知之心里暗笑。总觉得,她知道很多季白间不为人知的事情,而这种认知让她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优越感,心里还挺自豪。

    轿车已经到达宋家,季白间已经淡定自若的下了车。

    宋知之跟上。

    两个人并肩,保持着生疏的距离。

    宋知之想了想,主动挽住了季白间的手臂。

    季白间转头看着她,脸上就是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好在,季白间也没有直接拒绝,两个人就这么亲昵的一起,走进了宋家四合院的主会客厅。

    此刻,偌大的宴会厅已经有了好些人,来的都是些上流社会的大少爷大小姐,穿得西装革履,妖娆多姿,热闹非凡。

    而作为此次生日party的绝对主角聂筱斐正在人群拥簇中接受各方赞扬,身穿纯白色晚礼服镶着璀璨的碎钻,头上戴着钻石皇冠,纤细的身影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恍惚中像天使一般,引人睹目。

    宋知之就知道,聂筱斐不管在任何场合下,都会在自己身上大做文章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她的存在。

    此刻。

    大厅中因为宋知之和季白间的到来,所有人的视线瞬间转移到了他们的身上。

    不仅郎才女貌的身姿,而是两个人即使有婚约却从来没有一同出现过,所有人都知道,宋知之有喜欢的人,传闻季白间又不行,这桩婚事早晚得黄,但现在,两个人却如此亲密的走在一起。

    聂筱斐那一刻脸色也有些微变。

    不只是宋知之挽着季白间出现,更重要的是,宋知之今天的穿衣打扮显然比她想的好看很多,妖娆的身姿在金色的礼服下妩媚性感,她甚至觉得,全场男人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在了宋知之的身上,注视着她本来就过于绝色的脸蛋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段。

    她隐忍着心里的不悦,主动迎上前,“姐,我还说你去哪里了,现在才出现,没想到你会把季少爷带过来。”

    聂筱斐略带羞涩,少女怀春的看了一眼季白间,娇柔的模样,大概是男人都会心动的模样吧。

    其实聂筱斐长得不算绝色美女,但性格和稍显柔软干净的五官就是让人觉得清醒脱俗,才会让人觉得她天真烂漫乖巧无害。

    “姐是不是因为我把易温寒带了过来,所以把季少爷也带过来了。”聂筱斐问,白皙的脸蛋红润得特别好看。

    宋知之嘴角一笑,直言道,“你想多了。我带白间过来,只是因为他是我未婚夫。”

    聂筱斐看着宋知之,有些惊讶但没有暴露任何情绪,还是那般柔弱的说道,“可是昨天你才给季少爷说悔婚……”

    “那是昨天的事情,也是我的一时糊涂不懂事,今天趁着你生日party这个平台,也是想要让大家知道,我和白间即将成婚的事情。”宋知之声音略大。

    刚好,大厅中的人都能听到。

    那一刻整个会场一片哗然。

    所以宋知之带着季白间出现是为了宣布两个人的婚约?所以传闻说宋知之有喜欢的人都是假的吗?!

    “可是你曾说嫌弃季少爷不行,还说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嫁给他。”聂筱斐说,分明是故意挑拨离间,却就是可以一脸单纯。

    宋知之咬牙,转眸看了一眼季白间。

    好在季白间一向不露声色,此刻也并没有因为聂筱斐的话而有任何反应。

    宋知之回头对着聂筱斐,脸色一沉,“聂筱斐,你也算半个大家闺秀,有些话当说不当说,还要我做长姐的教你吗?!”

    聂筱斐一顿,那一刻被宋知之突然的凌厉惊住。

    宋知之从来不会这么对她说话,这一刻对她的教训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就是无地自容,而因为自己乖乖女的人设,也不敢反驳回去。

    她紧咬唇,看上去很委屈。

    宋知之自然不会再被聂筱斐的虚伪所蒙蔽,没想过聂筱斐台阶下,转移了视线,对着现场的所有人,声音高昂,“我和季白间的婚约在即,日子定了就会通知大家,还望大家赏脸参加。”

    一时有些安静的院落,有人连忙附和道,“那是当然,恭喜季大少和宋小姐。”

    缓缓,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多。

    聂筱斐的生日宴突然就成了宋知之的主场了,大家对宋知之各种热情。

    毕竟,没有宋知之庇护的聂筱斐,压根算不上什么上流社会的大小姐。

    聂筱斐脸色有些绷不住了。

    宋知之是疯了吗?昨天分明还上门悔婚,今天却在她的生日宴上当众宣布婚约?!完全不给她任何情面!

    季白间分明是她的!她才是那个可以嫁给季家财阀的人!

    正时,易温寒从人群角落中走过来。

    易温寒一向“低调”,总是出现在人很少的地方,此刻会这么走出来大概也忍不下去了,他说,“宋知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宋知之看着易温寒,看着戴着斯文眼镜一派儒雅书生的模样,脑海中呈现的却是那张残忍的脸,她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够控制自己不暴怒的情绪,她说,“我们谈一下。”

    说着,就准备和易温寒离开宴会大厅。

    “等等。”季白间叫住宋知之。

    宋知之回头看着他。

    这个男人是不信任她吗?

    季白间并没有给宋知之任何回复,那一刻只是慢条斯理的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解开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披在了宋知之的身上。

    宋知之更加迷惑了,她只感觉身体上传来了季白间衣服的温度,隐约还有他陌生的味道。

    “别冻着了。”季白间说,嘴角那一抹笑分明就是意味深长,但在别人眼中却看出了满脸宠溺。

    如此亲密的举动让所有人惊讶,从没觉得两个人会如此亲昵,却又莫名的和睦。

    旁边的聂筱斐和易温寒脸色不好到了极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终究没发怒。

    宋知之没管其他人的视线,她这一刻显然知道季白间的故意举动,不就是嫌弃她布料太少了吗?男人天生的占有欲!

    她踮起脚尖,在季白间的耳边轻语,“好。”

    季白间嘴角微僵,当着众人的面硬生生拉出一抹笑容,硬是帅气逼人。

    两个人的互动在外人眼中就是情侣之间的亲昵。

    传说中两人没感情的谣言似乎,不攻自破。

    ------题外话------

    都在养文嘛?!

    都在养文嘛?!

    来来来,评论区让宅看到你们的存在。

    (*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