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4【爆头技术哪家强】

    赵金宝早已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再看宋志超这副超然淡定模样,就更加气恼,说道:“当然是你这个扑街!除了你还有边个?告诉你知,丽丽我是追定了,她以后唔会再跟你好!”

    宋志超没有恼怒,而是看向田晓丽,语气平静地问:“你说呢?”

    田晓丽愣住了一下,不是因为犹豫,而是这个宋志超突然让她感觉有些陌生,包括他的反应,他的眼神,还有语气、笑容……

    田晓丽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把身子朝赵金宝那边挪了挪,小小的举动却已经说明一切。

    宋志超笑了笑,“很好,那我就祝福你们了。”

    看着依旧很淡定的宋志超,赵金宝不知为何越发的恼火。

    “祝福我们?你有那么好心?扑街,你是不是在装蒜,表面装作无所谓,很淡定,内心却在骂我们?”赵金宝讥笑道,“还有,告诉你知,你想要做咩主管,做梦去吧!你要么在厂里继续做打工仔,要么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这段话的信息量太大了,对于宋志超来说,他早已知道这些内幕,因此并没有反应很大;但对于杨威,孙平和冯翠翠三人来说,却是核弹般劲爆。

    宋志超做不成主管了!

    他被刷下来了!

    那么我们借出去的钱——

    面对赵金宝一而再,再而三的紧逼,宋志超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挑了挑眉毛,对他说道:“赵金宝,我认为你做错了一件事儿,你本该让我安安静静地吃完这碗面,承你这份人情;然后你抢我女朋友,夺我主管这些糟事儿,都可以一笔勾销;只要田晓丽跟你在一起能够幸福,你会真心对待她,我就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但是你的做法让我太失望了……”

    宋志超说完,又看向田晓丽。

    “你不后悔吗?我知道你嫌我穷,嫌弃我没本事,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人。可是为了你真正的幸福,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也许看错了人。一男人没肚量,没忍耐力,是不会有出息的。也许他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个高度,能够给你的,也只有这桌廉价的饭菜,这身廉价的衣服,以及他这廉价的脾气。”

    “你说乜嘢?你说谁廉价了?”赵金宝大吼,气得浑身发抖。自己竟然被一个打工仔给蔑视了,竟然说自己一辈子没出息。

    可是没等赵金宝出手,已经有人抢着出头了。

    “宋志超,你怎么敢这样侮辱赵经理?”杨威怒气冲冲,抢先指着宋志超的鼻子骂道。“你一个打工仔,怎么敢用这样的口气和赵经理说话?”

    对于杨威来说,这是个机会。

    宋志超被刷下去了,自己就有机会当上主管,只要巴结好赵金宝这个靠山。

    所以杨威不遗余力地朝着宋志超吼吼,“还没开始喝酒呢,我看你已经醉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大佬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算老几?”

    就在杨威伸着脖子,扯着嗓子质问宋志超算老几的时候,宋志超抄起饭桌上的啤酒瓶,猛抓杨威伸长的脖子,朝着他的脑门,啪一下就爆了上去。

    酒瓶爆裂,酒水洒了出来,破碎的玻璃渣划破了杨威的额头,鲜血混着啤酒沫一起流了下来。

    满肚子火气的赵金宝完全被宋志超这惊人的举动吓傻了。他在录像厅看过很多香港电影,什么《英雄本色》,《英雄好汉》……里面就有这种爆头的画面,看的时候只觉很爽,可是真正的置身于此才知道这是多么的可怕。

    他会不会也给我脑袋上来一下?

    赵金宝嘴角抽搐,有些害怕。

    杨威也被宋志超这一啤酒瓶给爆傻了,直到脑袋上的疼痛感传过来,才知道自己被打了。

    其他人,尤其田晓丽和冯翠翠两个女孩更是瞪大眼,捂着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气势凌人一只手还拿着半截啤酒瓶的宋志超。平时这个胆小鬼,温里温吞的家伙怎么变得这么凶残?

    宋志超根本就不给杨威大喊大叫的机会,把脚踩在椅子上,用手狠狠采过杨威的衣领,居高临下盯着他惊恐的眼睛,凑到耳边问道:“你现在知道我是老几了吧!”

    杨威小鸡啄米般点头。

    “你可以报警,不过我借你的一百元钱,估计是还不了了;你也可以说声谢谢,因为我帮了你大忙,什么意思,你心里有数。”

    杨威眼神闪烁,浑身发抖,不过他怕的不是宋志超突如其来的凶狠,而是他能看透自己的心思。

    是啊,脑袋上挨了一下,这次准能巴结上赵金宝,说起来自己还真要谢谢宋志超这么给力的一击。

    宋志超松开杨威。

    杨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还在发呆,一副魂不守舍样子。

    宋志超却像没事儿人般,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么疯狂的举动把周围人都吓坏了。

    他丢掉手里的半截啤酒瓶子,抽出一截纸巾擦了擦手,然后笑眯眯地对赵金宝,田晓丽等人说,“其实爆头是个技术活,你们别看电影上演那么多,看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做起来却很难。要掌握好力度,计算好脑袋的硬度,最重要的是双方要密切地配合好,这样才能在爆头的时候一发必中,一气呵成……要不然,稍有差池就会把对方爆死,或者爆成脑震荡。哎,你们怎么不坐呀,酒菜都上来了,咱们不吃可就便宜老板了。”

    宋志超侃侃而谈,仿佛刚才只是他和杨威配合默契地一出戏,现在在给这出戏做技术总结。

    咳嗽一声,赵金宝坐下了。

    这是个疯子,自己没必要和他较真。

    田晓丽也坐下了。

    眼神迷离,她已经彻底看不懂宋志超了。

    孙平和冯翠翠也坐下了。

    作为陪衬,他们有些手足无措。

    朱富贵也坐下了。

    反正表哥宋志超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他关心的是桌子上的饭菜,刚才一碗杂碎面他根本就没吃饱。

    大家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这时,宋志超突然笑了笑,然后对田晓丽说了一句:“以后,你可一定要保重!”

    一句话,言简意赅。

    没有太多的修饰,没有太多的煽情。

    唯有田晓丽能听懂其中的意思。

    漂泊在外,孤单,孤独;能有一个人互相守护,依偎取暖,那种充实与安全感不是金钱能代替的了的;当这份感情失去的时候,也不会像是丢失了一件东西或损失了一些钱那样让人觉得可惜,那是一种让人绝望的空虚。

    田晓丽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不过她不后悔。

    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如果再选一次的话,她还是会选赵金宝,而不是宋志超。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和宋志超的爱情故事,彻底结束。

    宋志超轻抚酒杯,目光灼灼。

    他知道,自己的人生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