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5【大喉咙】

    “宋志超,还钱!”

    “宋志超,你把借我们的钱还回来!”

    “宋志超,你出来!”

    宿舍门外面,一帮工友声色俱厉地大喊大叫,气势浩大,只差破门闯入。

    老实巴交的朱富贵不断地劝阻,“消消气,消消火,超哥很快就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可是在杨威,孙平和冯翠翠的怂恿下,这帮借钱给宋志超的工友,已经丧失了理性,他们认为宋志超当不上主管,就没办法还自己的钱。

    也不知道是谁,推搡了朱富贵一把。

    胖大的朱富贵竟然被推得差点一屁股蹲在地上。他嘴巴本来就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那么多没用!让宋志超出来,让他给我们一个交代!”脑袋上还绑着绷带,模样活像《黑猫警长》中“一只耳”的杨威大声地怂恿道。

    对于这些借钱给宋志超的工友们来说,他们都是最底层的打工仔,平时赚个钱很难,现在借钱出去却收不回,这是最大的失败。

    朱富贵挡在前面,还想替宋志超辩解,可是那些人根本就不听他说什么,不断的推搡,演变成拳打脚踢,朱富贵就算再怎么强壮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就在这时——

    咣当一声,一把锋利的西瓜刀砍在了大门上。

    所有人被吓住了,看着颤抖的刀柄发呆。

    宋志超咬着一片西瓜,走了出来,吐出一粒西瓜子,用懒洋洋的眼神扫了众人一眼,然后说:“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给我三天时间,我欠你们的五百块钱会如数奉还。但是,你们谁要是现在就要的话,那么我能给你们的只有这把刀。”

    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傻愣愣地看着宋志超。

    在这个年代,五百块钱不是小数目,相当于未来的五万块钱。但是所有人也都明白,宋志超他是真的没钱,逼急了狗急跳墙,说不定真的会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杨威一看见宋志超,条件反射地就躲进了人群中,作为这次事件的怂恿者,他所关心的只是自己借给宋志超的那一百块钱。

    孙平和冯翠翠还算胆大,他们看着宋志超,最后撂下一句话,“三天后,我们来拿自己的钱!”

    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帮人蜂拥而至,也一哄而散。

    很快,围堵在宋志超宿舍门口的人就走光光了。

    朱富贵有些傻乎乎地看着离去的人群,回头对宋志超说:“超哥,接下来怎么办?”

    实际上朱富贵有很多话都没对宋志超说。

    现在厂里已经下发通知把宋志超开除了,并且要求宋志超尽快搬离宿舍。

    除此之外,作为宋志超的表弟,朱富贵也没能幸免,从原先的生产车间被调到了最辛苦的库房,成为了一名卖苦力的搬运工。堆积成山的玩具,等待他去搬运。

    不用说,这些都是赵金宝在暗地里捣鬼,但是作为打工仔的宋志超和朱富贵根本就没能力反抗。

    对此,宋志超似乎早有计较,他一点都紧张,把手里的半片西瓜交给朱富贵,笑着问:“你有钱没有?”

    朱富贵迟疑了一下说:“有一百。”

    说完,他就放下西瓜,从铺盖底下摸出一个纸包,拆啊拆,拆到最后里面包着一百块钱。

    宋志超宋志超看了他一眼,指了指他放在地上的一只鞋,说:“那里面呢?”

    朱富贵就拿起鞋,抽出鞋垫子,又摸出一百,苦逼地对宋志超说:“没有了。”眼睛却瞄向自己挂着的花裤头。

    “那里面呢?”宋志超指了指他的花裤头。

    “那里面……”朱富贵苦着脸,只好取下裤头,把里面缝着的一百块拿了出来,说:“我只剩下这最后一百了,真的没有了。”

    “不老实。”宋志超敲了他脑门一下。

    “这三百块是我存了大半年的钱,是要回老家盖房子用的。”朱富贵苦着脸说,“不过你要是用来还债,我就先借给你。”

    宋志超看一眼一脸苦相的朱富贵,接过钱,感激道:“相信我,阿贵,这些钱我很快就会还给你。另外我向你保证,倘若有朝一日我发达了,我就送一栋大大的别墅给你!”

    朱富贵憨笑,“我等着。”

    他虽然傻,却很清楚,在他看来,那是做梦。

    ……

    拿了朱富贵的三百块救命钱,宋志超没有直接去工厂找人还钱,而是把自己那台燕舞牌录音机打包,快速离开宿舍,去找潘禺县城最有名的“大喉咙”。

    “大喉咙”是一个人的绰号。

    凡是在潘禺打工的就没有人不认识他。

    “大喉咙”是做“典当”生意的。这种生意在新ZG建立后被严厉打击,被誉为“封建思想,剥削主义”的毒瘤,开典当的几乎全都绝迹。

    但是随着改革开放,还有人民群众生活的需要,尤其打工仔兑换现金的需要,这门生意就又暗地里开花,兴隆起来。

    在一家买卖烟酒杂货的小卖部,宋志超花了十元钱买了一盒彩蝶香烟。这种香烟的市场价是七块钱,这里却多出三元。多出的三元当然是有额外服务,那就是告诉宋志超“大喉咙”做生意所在的位置。

    宋志超取了香烟,按照老板所说的地点,拐外抹角地走了几个巷子,最后在一片狗吠中,找到了大喉咙做生意的窝点。

    拉开卷闸门,大喉咙看了一眼提着挎包的宋志超,然后丢给那三只叫的最狂的野狗一块骨头,三只狗开始拼命地抢夺骨头,爪牙并用,毫不留情。

    “进来吧!”大喉咙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对宋志超说道。

    宋志超跟着他一块进了屋。

    做生意的地方不大,可笑的是墙壁上还写着标语“坚持改革开放,以经济发展为中心”。

    既然做这门生意,可见大喉咙已经深深领悟了这句话的含义。

    三排铝合金货架,上面摆满了这个年代各种各样的“新潮玩意”。电饭煲,压力锅,随身听,录像机,卡拉OK,以及BB机,大哥大电话等等,可以说这个时代最时髦最先进最拉风的东西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一台14寸的小型电视机正在播放着香港电视剧《蜀山奇侠》,主演是香港明星关礼杰,郭富城和李婉华。再看旁边沙沙作响,原来播放的是电视剧的录像带。

    “大喉咙”是个差不多三十来岁的男子,打扮有些邋里邋遢,嘴角留着一撇胡子,时不时地用手抿两下,搞得自己跟“陆小凤”似的。

    “有什么货要出手咩?”大喉咙瞥了宋志超一眼,操着粤语说了一句,就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抖着腿儿,端起电视旁的绿豆沙吃了起来,眼睛不离电视,电视内,变成血魔的“石生”正在对战“轩辕法王”。

    宋志超也不废话,直接把自己带来的挎包打开,把自己那台崭新的“燕舞”牌收音机取了出来,摆放在显眼的柜台上。

    “你看看这玩意,能值多钱?”

    大喉咙这才按了一下录像带的“暂停键”,端着绿豆沙一边吃,一边打量宋志超带来的录音机。

    用手摸摸录音机的按键,打开磁带盒反复看了看,说:“嗯哈,还蛮新的啦。”

    “你能出多钱?”宋志超直截了当,不愿意和对方多费口舌。

    大喉咙就笑了,放下手中的绿豆沙,说:“别那么心急啦。你这录音机有没有购物发票?”

    宋志超啪地一下,就把发票亮了出来,拍在桌子上,“二百八买的,还不到一个月。”

    大喉咙有些意外,“搞什么?有发票还拿来卖?”

    “我缺钱。”宋志超说。

    大喉咙就笑了,“我知,不缺钱你也不会来找我啦!”

    随即道:“一百块卖不卖?”

    宋志超不回答,把录音机重新打包就要走。

    大喉咙急了,“好啦好啦,不跟你讲笑——一百五,你的货我收下!”

    宋志超继续打包。

    大喉咙就又说:“火气那么大,搞咩?来食口绿豆沙降降火先!”

    大喉咙端着绿豆沙,拦住了打包要走的宋志超。

    宋志超放下挎包,对大喉咙说:“钱我让你赚,但你开价也不能太离谱。一百五么,你有多少我收多少。”

    “说你脾气大啦,大佬。做生意没你这种急性子的。”大喉咙笑眯眯地说,“我知你急着等钱用,江湖救急啦,一百八,这录音机我拿下。”

    宋志超笑了,突然改用粤语说:“最低两百,唔得谈!”

    大喉咙没想到这小子粤语也说得这么溜,咬牙切齿,“你吃定我咩?这种货,冇得收的。”

    宋志超夺过大喉咙手中的绿豆沙,一口吞尽,随手把空碗丢还给大喉咙,说道:“是冇得收——但也冇得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