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2【一重境界,一重天】

    等到Mark哥冷静下来,知道宋志超不是在说笑,整个人微微有些发懵。

    “阿超,我知你是个人才。别的不说先,就说你这口才,你这为人处世,很少有人强过你。但你要求的三天一万,边个能承受得了?”

    陈建军见气氛不对,怕Mark生气,就急忙打圆场说道:“Mark哥说的是,现在这年头,能一个月赚一两百已经很不错了,三天要赚到一万块,这不是开玩笑嘛!”说完还使劲儿给宋志超使眼色,意思很明显,让他要求不要太高,不,是别太夸张了。

    宋志超却装作没看见,笑着对Mark说:“我听人说在潘禺没有Mark哥你办不到的事儿,看起来这句话有些言过其实了。”

    Mark哥的脸色有些难看,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狠狠地吸起来。

    这时,安娜附在他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

    说完后,安娜看向宋志超,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

    宋志超知道自己之前那件小礼物没白送。

    Mark哥脸色阴晴不定,忽然,他狠狠地把才抽了一半的香烟碾灭,然后川普夹杂粤语对宋志超说道:“格老子,这是你逼我的。告诉你知,我手头还真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人去办,如果你能办成的话,我就奖你一万块!”

    宋志超笑了,“说来听听。”

    谈到正事儿,Mark 哥也懒得再用粤语了,直接用川普说:“估计大军已经告诉过你我的底细,没错,我也不是本地人,更不是什么香港人;我是从蜀中来这里打工的,运气好,攀上了一个姓傅的香港大老板,我现在打理的那家凯撒歌舞厅就是他花钱投资的。”

    Mark 哥彻底放开了,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

    “这家店虽然是别人投资,却是我一手经营出来的,里面有老子的血汗。在潘禺,你随便找个人问问,凯撒歌舞厅的大老板是谁?没人说姓傅,只会说姓张,就是我张铁柱!”

    “可事实上呢,我每个月都要给上面交钱,每个月都要给上面汇报工作,店子再大,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我只是人家的打工仔!所以,我不甘心——”

    宋志超没打断Mark的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陈建军则挥挥手,示意服务员先出去,毕竟有些话她们不能听。

    安娜知道底细,也最是了解Mark现在的心情,就抚摸他的背部,安慰他。

    “现在,又快到月底了,恰好又是这家店租金到期,所以我就想与上面谈一谈,花一百万把这家店盘下来,成为我张铁柱真正的公司。”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可是那个颠婆,疯女人就是不搭理我,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试过很多办法,最后都没成功——曰他先人板板,现在我发誓,只要你能搞定这个女的,让她签约,把凯撒歌舞厅卖给我,我就奖励你一万块,怎么样,敢不敢做?”

    宋志超没有立马开口答应,而是用指头夹着火柴盒在手中转悠,“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什么背景?”

    Mark暗赞一声,真能沉得住气,“那女的是香港来的,姓傅,叫傅轻盈。”

    想了想,Mark就又说:“既然你对这工作有意思,那我就跟你说清楚。这傅家在港澳一带很了不起,听说是个大家族,并且父辈还做过澳门的赌王。”

    听了这话,宋志超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前世华仔主演的那部戏《赌城新哥传奇》,虽然里面的故事许多都是胡编乱造的,但里面的几个大家族却是确有其人,例如,何家,霍家,还有其中的傅家。

    “人家都说大家族出来的小姐都是一些大家闺秀,可这傅轻盈却是个疯婆子,是个颠女人。每次从香港来这里,名义上是视察歌舞厅生意,可每次都把歌舞厅搞得鸡飞狗跳。不是拿瓶子打客人,就是拿钱砸艺人,喝醉了酒又使劲儿发酒疯,打砸桌椅,推倒酒水柜……每次搞到最后都是我来给她擦屁股。”

    Mark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了这么久的委屈,一个大老爷们眼圈都红了。

    “她这不是在做生意啊,分明是在砸场子。”Mark感叹了一下继续说到,“为了搞定这个疯女人,我也派人查过她的底细,她虽然是傅家的千金小姐,三年前却嫁给了香港另外一个名门望族的子弟。听说那男的很风流,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也不知道找了多少女人,根本就不搭理她。女人啊,就是这熊样。一旦被男人抛弃就成了精,啥也不顾了,就瞎跑出来玩,自己的店也砸,玩的够嘢,却害苦了老子!”

    说到这里,Mark端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双目灼灼地盯着宋志超道:“今晚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现在给我个准信儿,能不能搞掂?”

    宋志超将自己信手把玩的火柴盒放在桌子上,目光丝毫不躲闪地看着Mark:“有难度……”

    “那就是做不了了!”

    “我还没说完——”宋志超嘴唇翘了翘,“有难度才会有挑战,而我恰恰是那种最喜欢挑战的人!”

    Mark笑了,“我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不错,做男人嘛,就要向高难度挑战。要不然三天怎么赚到一万?来,为了你这勇气,我敬你一杯!”

    Mark主动倒了一杯酒敬给宋志超,旁边陈建军也站起来陪酒。

    三人对杯,一饮而尽。

    坐下后,宋志超这才说:“虽然我愿意挑战这个高难度的任务,不过还需要Mark哥你的配合才行。”

    “你放心!格老子,只要你需要的我都提供给你,谁要是不配合,谁就是龟孙!”

    “呵呵,那到时候就有劳Mark哥了。”宋志超笑眯眯地说道。

    陈建军算是看出来了,别看宋志超才十七八岁,这个后生却城府很深。

    今晚这场宴席从头到尾他都掌握着主动权,搞到最后,与其说是他在求Mark给个工作,不如说是Mark哥在求他帮忙。

    三天赚一万,可能吗?

    换成别人的话,陈建军估计早就笑了;可是对于宋志超,他却笑不出来。

    ……

    接下来大家又聊了几句,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然后宴席就解散了。

    宋志超和陈建军把Mark哥和他女朋友送到酒店门口,挥手作别后,看着他们开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缓缓离开。

    这年头,有一辆桑塔纳的私家车已经很了不起了。

    至少宋志超就看出来,陈建军盯着车屁股一脸的羡慕。

    “军哥什么时候也买辆车耍耍?”

    “那玩意烧钱,买不起。”

    “不是买不起,是不舍得吧。”宋志超冲他露出一个笑脸,“有时候拼命赚钱,更要舍得花钱,花钱越多,才能赚的越多。”

    这是什么逻辑?陈建军不懂。

    宋志超接过那名女服务员递过来的西服外套,从钱包内取出三十块,递给女服务员道:“辛苦你了!”

    女服务员高兴至极,不断说着感谢的话。

    陈建军咋舌,“你出手可真够大方的,怪不得要三天赚一万了,像你这样,有多少钱都不够花。”

    宋志超笑了笑,“军哥在心疼我?我刚说了,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嘛——再说,我还买了她两对耳环。”

    “那也用不了三十。你可知道,我那录像厅卖半天票才能赚够三十块钱。”

    “军哥谦虚了,你的录像厅一天至少上百块。”

    “就你知道。还要交税的,给人保护费的,落到口袋也就几十块。”

    宋志超点点头,“那军哥有没有兴趣和那个Mark一起经营舞厅?”

    “什么?”陈建军一愣,眼睛瞪得贼大。

    不用他说什么,宋志超已经知道了答案。

    这年头,开录像厅虽然赚钱,可哪比得过开舞厅。开录像厅赚的是一百两百的小钱,开舞厅赚的却是上千上万的大钱。

    “我需要做什么?”陈建军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话音都有些颤抖。

    “很简单,快速把你的录像厅卖掉,然后凑足十万块!”宋志超用手指勾着西服,搭在肩膀上,“记住,一定要快。”

    陈建军犹豫了。

    让他立马做出决定卖掉赖以生存的录像厅,他真的有些做不到。

    宋志超没再多说什么,对于他来说,提醒陈建军这么一句,只是为了还他一个人情。至于陈建军能否做到,就看他自己了。

    勤俭持家,足以小富即安。

    破釜沉舟,方可大富大贵。

    一重境界,一重天。

    可惜,很多人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