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4【冇得搞】

    陈建军沿着熟悉的小路回到了家。

    见自家的灯还亮着,老婆还没睡觉。

    敲门进了屋,就看见五大三粗的老婆阿萍正在洗脚,孩子小宝正在床上睡觉,一台“春兰牌”摇头扇呼呼地吹着。

    “怎么这么晚没还没睡?”陈建军一只手扶墙,把鞋子脱下,换了拖鞋问道。

    妻子阿萍的脚在洗脚盆里搓了搓,说:“刚赶了点活儿。”

    陈建军瞥了一眼墙角那堆塑胶花,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嘛,这些活儿你不用做,我开录像厅就能养活你。”

    阿萍就嘿嘿一笑,说:“多挣一点是一点呀。等儿子长大了,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陈建军一阵感动,虽然自家老婆长得五大三粗,可是在他眼里却比什么女人都漂亮。

    陈建军弯下腰,伸手捞起老婆泡在水里的脚,说:“我给你洗脚。”

    “别,脏——”阿萍不让,要把脚缩回去。

    陈建军就抓着她的脚不让她动弹,“脏啥呀,你能帮我洗脚,我就不能帮你洗一次?”

    阿萍就不再乱动,任凭丈夫抓着自己的脚搓揉。

    “阿萍,我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陈建军还是有些不死心,一边用手搓着妻子粗糙的脚底,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有啥话,你就说吧。”阿萍也看出来丈夫今晚有心事。

    陈建军用手把妻子的脚冲洗了一遍,从洗脚盆中抬出来,拿了毛巾擦拭,“我认识一朋友,他建议我做一件事情……”

    接下来,陈建军毫无隐瞒地把宋志超让他卖掉录像厅投资歌舞厅的事情说了。

    “我觉得这是个机会,难得的机会。你想啊,那个Mark想要盘下那个歌舞厅,手头需要一百万。我猜他没那么多钱,到时候一定会借钱,咱们趁机入股,只要做了歌舞厅的大股东,以后就有数不完的分红!”

    “一开始我还没想明白,是那个叫宋志超的年轻人提醒了我,这可是个发大财的机会,稍纵即逝。老婆,我想拼一下,你看怎么样?”陈建军说完,抬头看一眼妻子。

    阿萍见他望来,就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陈建军就陪着笑脸:“毕竟这是大事情,你也是一家之主,也给点建议嘛。”

    阿萍就用手摸了摸陈建军的头发,“我的建议啊很简单,就是最好别乱折腾。”

    一听这话,陈建军火热的心就凉了半截。

    “你看,现在咱的日子还过得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录像厅的生意也很红火,一天赚个大几十已经不错了。我知道你心气高,想挣大钱,可那钱是好挣的吗?那都是有本事的人才赚的钱。尤其那歌舞厅,还指不定能不能盘下来,万一那个叫宋志超的没办成事儿,咱们却把录像厅给卖了,拿了钱往哪儿投?坐吃山空很快就会没钱,到时候连哭都没得哭。”

    “所以呀,你听我的,咱还是踏踏实实过好咱的小日子,别整那么多没用的。”阿萍最后拍了拍陈建军的肩膀,安慰他道。

    陈建军的心里头一阵苦涩。

    明明是个天大的机会,却没人支持他。虽然丈母娘和妻子没对自己大吵大闹,却都软刀子割肉,让自己连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

    自己眼看快四十岁了,还一事无成。

    难道说,真的要守着这录像厅过一辈子?

    男人逮到机会不拼一下,还是男人吗!

    陈建军觉得浑身热血翻涌,却憋在胸腔,让他难受的要死。

    家庭,有时候是温暖的港湾,有时候更是抹杀理想的枷锁。

    啪地一声,陈建军再也忍不住了,把擦脚的毛巾丢进了洗脚盆里,溅起水花来。

    妻子阿萍吓了一跳,等弄明白这是丈夫在发火,就也气了:“一回来给我洗脚,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不让你胡乱折腾,你还不肯听。要是真的按照你说的,把咱家录像厅卖了,东凑西凑凑够十万块,到时候咱们全家睡大街呀!你给我省点心吧!”

    见妻子发火,陈建军也想发火,可就在这时——

    “爸爸,我要尿尿。”儿子小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站在床上,用小拳头揉着眼睛,迷糊糊地看着他们。

    妻子阿萍瞪了他一眼。

    陈建军就憋着火气,挤拉了拖鞋走过去抱儿子去厕所撒尿。

    抱着儿子,让儿子对准马桶,陈建军心里头还是气呼呼的。

    小宝就在他怀里说:“爸爸,你和妈妈吵架了?”

    “没有。”

    “爸,今天我看了《圣斗士星矢》。”

    “嗯。”

    “爸,星矢和紫龙他们可厉害了,连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都能打得过。”

    “是吗。”

    “爸,你能不能打过黄金圣斗士?”小宝扭过头,认真地看着陈建军。

    陈建军一脸苦笑,“我连你妈都打不过,还能谁打得过谁?”

    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我这辈子算是完了——可我真的不甘心啊!”

    卟滋一声,小宝的尿飙到了他裤子上。

    陈建军一脸沮丧,他突然想到一句广东话,“冇得搞啦!”

    这次真的冇得搞了。

    ……

    宋志超心宽宽,一觉睡到大天亮。

    开门洗漱的时候,见隔壁大哥顶着一个熊猫眼正在拿着中华牙膏“哗哗哗”刷牙。

    大哥昨晚还是没能坚守住底线,在第三个女孩上门送温暖的时候,确认了眼神,她是对的人,所以大哥就花了五块钱折腾了一夜。

    宋志超买了牙刷,却忘了牙膏,就向正在刷牙的隔壁大哥借了一点点。

    见宋志超年纪轻,隔壁大哥就语重心长地教导:“兄弟呀,听大哥的话,这个地方不能常住;这不是旅馆,这是《西游记》里的盘丝洞啊!”

    宋志超笑笑没有说话,等刷完了牙,他含口水在嘴里,呼噜噜,朝着太阳射来的光线一喷,喷出一道彩虹。

    水雾消散。

    大哥看傻眼了,心说,这娃儿会玩。

    宋志超穿好衣服,带好东西,离开了旅馆;不过在离开旅馆之前,宋志超找到前台,花了一角钱,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是打给Mark哥的,Mark哥好像还在床上,旁边传来他女朋友安娜懒洋洋的声音,在问:“是谁呀,这么早打电话。”

    宋志超也和他啰嗦,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去上班,你安排一下。”

    那边Mark哥似乎怔了一下,这才像是想起来昨晚的承诺,忙说:“你放心,我一切帮你安排好,你现在就过去,立马就是凯撒夜总会的总经理。”

    宋志超说了句:“OK!”就挂断了电话,拿了钱包转身离开。

    后面,前台长毛喊他道:“大佬,你打电话是一角分钱,您给了一块,找你九角钱呀!”

    宋志超头也不回,“你留着吧!”

    长毛抛了抛手里头的零钱,学着港片口吻嘟囔道:“我靠,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出手好大方咩!”

    他哪里知道,此刻他眼中的“阔佬”宋志超全身上下只剩下几块钱。

    五百块钱,他仅仅用了一天就快花光光,这种花钱的速度,估计能让他表弟朱富贵彻底跪了。

    不过宋志超可不在乎这些,此时,他正信心十足地赶去“凯撒歌舞厅”,准备新官上任做他的“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