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5【新官上任】

    凯撒歌舞厅位于潘禺县城最为繁华的广场街。

    这一带是潘禺的经济中心,开设有很多大型的购物商场,以及餐饮酒楼,甚至有整个羊城都很闻名的四星级酒店。

    宋志超到达凯撒歌舞厅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人。经过昨晚的喧嚣和热闹,此时的歌舞厅变得很冷清,仿佛一个蹦了一夜迪斯科的美女,慵懒地坐卧在街道边。

    整座歌舞厅的造型是仿造古罗马建筑,大型圆柱,仿古结构,大门前还有一个巨大的喷水池——凯撒大帝搭着斜胸衣衫,手中拄着权杖,威风凛凛地站在喷水池的站台上,他的四周,几眼喷泉哗啦啦地喷着水,看起来美不胜收。

    须臾,歌舞厅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负责收购废品酒瓶的大叔和一个男子交谈后,开始开心地往外面搬运一大堆一大堆的废品。

    做歌舞厅这一行,最多的废品就是酒瓶子,啤酒瓶,白酒瓶,洋酒瓶什么样的都有。这种瓶子都有人回收,特殊的瓶子例如茅台,五粮液,以及洋酒中的红方,黑方,轩尼诗等等,价格都比较高。

    这些价格高的瓶子是专供给造假酒用的。改革开放了,淳朴的人们变得心眼多起来,假酒生意也就应运而生。不过与前世那种假酒泛滥的情势相比,这个年代的假酒生意还没那么那么猖獗,而且做假酒的坏家伙们也有点良心,顶多用劣质的自酿酒勾兑,不会纯用工业酒精,让人喝出病来。

    除了收拾酒瓶子的大叔之外,舞厅外面还有一个帮忙看车子的。

    这年头,自行车可是很金贵的,虽然不像以前那样金贵的把自行车挂在墙上当祖宗供着,却也是每家每户装点门面的必备交通工具。

    人家来个舞厅玩,就必须提供免费看车,所以很多歌舞厅都会配备有专门的看车人。车子倘若扎在外面,看一辆就要收费五分到一角钱,时间一久,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

    随便观察了两眼,宋志超也没急着进去,附近刚好一个早餐店,正在卖白粥,艇仔粥,皮蛋瘦肉粥,以及莲蓉包,豆沙包之类的。

    宋志超就晃进去点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然后让了一根烟,一边吃粥,一边和闲下来的老板交谈。

    那老板是个话痨,听着收音机忙了一早上,难得坐下来抽根烟休息休息,找人唠唠嗑。

    于是就围着水裙,夹着烟,翘着腿儿,吞云吐雾地开始和宋志超吹水,一开口就谈国际形势,政治动态,说巴拿马前国防军司令诺列加被押送美国,南非曼德拉结束27年牢狱出来了,又说咱国家和新加坡建交了,新加坡人都是华人,以后有钱了就去新加坡耍着玩。

    宋志超就说你懂得真多。

    店老板就美滋滋地龇着牙花,谦虚地说:“少少啦!可惜我是个卖饭的,当初读书少,要不然早进联合国了!”

    宋志超就放下手里的小勺子,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冲店老板露出一个笑脸,“不知道你对前面那家歌舞厅了解多不多?”

    店老板立马接嘴:“怎么不多?!都是面对面的街坊,他那舞厅里的客人还老在我这里食饭!”

    见老板的烟快抽完,宋志超就又递一根过去,“那么我向你打听一些事儿……”

    店老板笑眯眯地接过烟,“乜事儿?只要我知,就一定告诉你!”

    宋志超,笑了。

    ……

    渐渐地,差不多到早上十点半的时候,歌舞厅的工作人员陆续来了。

    凯撒歌舞厅没有早班,但有中午班,因为有时候一些需要谈生意的客人会在中午光顾歌舞厅,听听歌,喝喝咖啡,因此需要有人当值。

    宋志超看时机差不多了,这才拉了拉衣襟,气定神闲地朝着歌舞厅走去。

    还未到门口,宋志超鼻翼中就闻到一股子酒水混合香水,体味慢慢发酵的夜场味道。

    舞厅门口,一个正在对着小圆镜子抹口红的女孩子看见他,还以为来了客人,忙把镜子揣起来,挺胸翘臀,摆出一副迎宾姿势,等到宋志超来到眼前,鞠躬道:“您好,欢迎光临凯撒歌舞厅!”

    宋志超看了一眼她的工号牌,名字叫“王艳”。

    见宋志超不答话,只是看着她,王艳被宋志超看得脸一红,主要是宋志超太帅了,发型又那么的独特,猜测该不会是香港来的吧。

    以为宋志超听不懂普通话,王艳就又用粤语说了一遍,然后询问:“请问先生您有乜嘢需要……”

    宋志超冲她露出一个笑脸,说:“我没什么需要,我是来这里上班的,对了,坤叔在吗?”

    坤叔是这里的人事经理,也是跟着Mark一起出来打天下的老人,深受Mark信任。

    王艳被宋志超的笑容弄得一怔,她从来没想过一个男人笑起来会这么好看。

    等听清楚了宋志超的话,这才忙道:“你找坤叔啊,他在仓库盘点,您坐先,我去叫他。”

    “嗯,那好。麻烦你了。”宋志超很有礼貌地冲王艳点点头。

    宋志超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打量四周。

    和很多歌舞厅夜总会一样,整个舞厅内的场地很大,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圆形的酒水桌,正前面是一个装有镭射灯和摇滚灯的大舞台,舞台旁边还放置有架子鼓,电吉他,以及电子琴等。

    歌舞厅的墙壁上包着欧美抽象画的壁纸,畸形的人在大声呐喊,舞动的长发,胳膊和手脚……看了半天,宋志超才看出来,这画的是几个人在跳“霹雳舞”。

    事实上,这个年代的“霹雳舞”最是流行,回力鞋,灯笼裤,绑头带则是跳“霹雳舞”的基本标配。

    倘若你去那些大型的歌舞厅,只要一首《冬天里的一把火》响起,立马就会涌出来一大群跳霹雳舞的高手。其中最具有代表的就是“舞王”陶金……

    ……

    就在宋志超胡思乱想的时候,脚步声响起,却是那个叫王艳的女迎宾把坤叔喊了过来。

    那是个大约四十来岁的男子,长的很瘦,精神头却很足,一看见宋志超就迟疑道:“你是……”

    宋志超就露出一个笑脸,“你好坤叔,我叫宋志超,想必张老板已经跟你说过……”

    张老板就是“Mark哥”张铁柱。

    坤叔闻言立马脸上浮现笑容,“原来你就是阿超呀,老板刚刚打电话还提到你,说你今天要来这里上班!”

    旁边王艳听说宋志超要在这里上班,就在一旁寻思,是不是要安排他做服务员,要么就是酒水推销员,这两样工作对长相要求都挺高的,那些有钱女人最喜欢帅哥。

    可是没等王艳寻思完,就听坤叔对她说:“阿艳,给你介绍一下先——这位就是咱们歌舞厅新晋的总经理宋志超,宋经理!”

    “啊?”正在瞎琢磨的王艳立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才十七八岁,比自己还年轻的少年仔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新来的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