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心经,要不要?

    护国寺。

    昙宗亲自为杜荷炖了鸡肉,为了不污染寺里的锅灶,就在院子里做了一个土灶。

    杜荷拿着一只大鸡腿在啃,在昙宗面前晃了晃,问道:“昙宗住持,你真不吃?”

    昙宗摇摇头,一脸厌恶。

    杜荷一边吃一边说道:“我认识一个得道高僧,级别……怎么说呢,比你高多了,高僧说过: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你看,这思想比你高了好几个层次吧?”

    昙宗闻言,震惊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真乃至理之言啊,不过,我和高僧不一样啊,我年轻时鬼迷心窍,入山做了土匪,杀了不少生灵,现如今皈依佛门,这是在赎罪呢,只盼日后能到极乐世界,不至于坠入地狱啊。”

    杜荷冷笑道:“狗屁都不是,就你这样,还进极乐世界,做梦吧你!”

    昙宗面露不悦,说道:“佛祖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人皆有佛性,为何不能进极乐世界?”

    杜荷很快啃完了一个鸡腿,端起一碗鸡汤,笑问道:“你真的相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

    昙宗深信不疑地点头。

    杜荷问道:“那普通人干嘛还一辈子修行呢,何不如每个人都去当屠夫,哪天不想做屠夫了,直接放下屠刀,马上成佛了呢?”

    昙宗愣住了。

    这是诡辩啊……可他竟然无法反驳。

    杜荷又问道:“一个读书女子,去做了妓女,住持你如何评价?”

    昙宗想了想,认真道:“世风日下,败坏风俗!”

    杜荷嘿嘿一笑,继续问道:“那一个妓女,突然从良了去读书呢?”

    昙宗道:“当然值得称赞,身陷囹吾而不堕落。”

    杜荷放下碗,摸了摸嘴巴,最后问道:“那这两个女子,有什么区别?”

    昙宗:“……”

    这家伙哑口无言。

    杜荷站起来,拍了拍昙宗的肩膀,说道:“所以,你成不了佛,也去不了极乐世界,因为,佛不存在,极乐世界也不存在!”

    轰!

    昙宗仿佛遭受晴天霹雳。

    如此说来,佛真的不存在?

    而极乐世界,也不存在?

    他信仰多年的东西,难道……真的是虚幻吗?

    看着昙宗痴傻的样子,杜荷拍拍屁股,说道:“你看,我几句话就把你说蒙了,看来,你佛心不稳啊。看在你没为难我的份上,我有一份礼物,正好送给你。”

    昙宗急忙起身,深深一揖,道:“请杜公子赐教,老衲修行多年,没想到,不及公子三言两语,真是惭愧!”

    “笔墨拿来!”

    昙宗急忙笔墨伺候。

    杜荷在月光下,挥笔弄墨,先写下“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几个字。

    昙宗看了,好奇地问道:“这是何佛经?为何老衲从未听闻。”

    杜荷笑道:“你当然没听过,这心经,远在万里之外的印度呢。”

    历史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由玄奘和尚西行取来,将梵文翻译过来。

    但在这个时代,杜荷还从未听过玄奘的名字,也不知道此人是否存在,所以《心经》自然是没有的。

    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钟,260字的《心经》被杜荷一字不落地默写了下来。

    原来的杜荷上学时,遇到一个很奇葩的老师,要求大家抄写《心经》,还将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道题出成默写心经,杜荷记忆力超强,自然就记忆了下来。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昙宗刚念了几句,便瞪大了眼睛。

    这心经,短短二百多字,竟然蕴藏了至高无上的佛理!

    尤其是那一句“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一下就解开昙宗修行多年以来的一直没搞懂的问题。

    拿着手写本的《心经》,昙宗激动得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问道:“杜公子,请问这心经,真的是你自己写的吗?”

    杜荷笑道:“不是我写的?你去长安……不,你在整个大唐能找出第二部心经,我杜荷马上拜你为师,剃发修行!”

    昙宗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不不不,你不能拜我为师,我要拜你为师……”

    昙宗并非开玩笑,就凭这一部《心经》,杜荷就有资格执天下佛教之牛耳。哪怕是现如今威望最高的得道高僧,也未必能写出蕴含如此深刻的佛理的经书来。

    杜荷吓了一跳:“别开玩笑啊,我对出家没兴趣!”

    昙宗也知道让杜荷出家不现实,于是咬咬牙说道:“杜公子,这护国寺,如今还缺一名名誉首座,老衲有意请杜公子担任名誉班首,你看如何?”

    杜荷一脸懵逼:“扳手是干嘛的?拧螺丝的吗?”

    昙宗哭笑不得:“不不不,班首是指导我寺僧人念佛修行的,荣誉班首,就是挂个名号,有时间的时候为大家答疑解惑而已。”

    “有什么好处没?”杜荷可是无利不起早,白干活的事,坚决不能做。

    昙宗说道:“班首在寺中的地位,仅次于住持,你成为本寺的名誉班首,日后不论到哪个佛寺,都会受到最高规格的接待!”

    “这样啊,行吧,那我就答应了!”杜荷不以为意地说道。

    昙宗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事不宜迟,昙宗急忙安排人,给杜荷上了名讳,还办了一个祠部牒,也就相当于和尚的身份证,只需要备案到朝中尚书省下的祠部便可以了。

    然后,昙宗召集护国寺一共三十多名僧人集合于大殿中,宣布杜荷担任本寺名誉班首的消息。

    很多人一开始极力反对,但当昙宗把《心经》拿出来时,所有人都闭嘴了。

    但凡有点境界的和尚,都清楚这《心经》的分量,只是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这赫赫有名的长安四害之一的杜荷,竟然天赋佛性,能写出这么厉害的经典出来,实在不可思议。

    和大家见面完毕后,杜荷才懒懒地回到房间中。这时住的也不是客房了,而是和昙宗住在一个院子,是寺里最高规格的房间之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