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杜荷的真实想法

    杜荷刚出去,一个小太监就匆匆跑进御书房。

    “陛下,不好了!”

    李二正在气头上,问道:“什么事?”

    小太监结结巴巴地说道:“刚才宫门卫来报,说是杜荷的护卫把李君羡将军打骨折了……”

    李二大吃一惊:“朗季跟随朕多年,武艺高强,为何打不过一个小小的护卫!”

    程咬金有些尴尬地说道:“陛下,此前在护国寺内,我与秦二哥,还有李将军,三人联手,也没打过杜荷身边的那个憨货!”

    李二:“……”

    他手下的几员大将联手,竟然打不过杜荷一个个小小的护卫?

    半晌,李二指着杜如晦,叹息一声说道:“克明啊克明,你养了一个好儿子……自从你这儿子逃婚开始,朕就没接到一个好消息!”

    杜如晦诚惶诚恐:“陛下,臣有罪!”

    李二挥挥手,叹息一声,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朕原本打算,杜荷与媛姝成婚后,让他入朝为官,为大唐效力,现在看来,此事还需放一放!”

    作为李二的女婿,当然要入朝为官,为朝廷效力,但李二看杜荷这无法无天的样子,实在不敢让他做官啊,不然到时候不知道要捅多大的篓子!

    ……

    宫城门口,杜荷看着躺倒一地的守卫,其中就有中郎将李君羡。

    吕布则是双手环抱,站在一旁。

    杜荷好奇地问道:“吕布,怎么回事?”

    吕布面无表情地说道:“少爷,我方才听见这几个家伙说你是长安四害,不学无术。”

    杜荷:“……”

    没想到吕布这么护主啊!

    杜荷急忙上前,将李君羡扶起来,问道:“李将军,你没事吧?”

    李君羡靠着墙根才站稳,摆摆手:“没事没事,杜公子,就是骨折了而已……”

    杜荷心想吕布这家伙下手也够狠的!

    安抚了李君羡等人一番,杜荷赶紧带着吕布溜之大吉。

    几个护卫来到李君羡身边,不服气地说道:“杜荷这个纨绔公子,身为长安四害之一,竟然有这么一个忠心耿耿武艺高强的护卫,真是丢人!”

    李君羡摇摇头:“世人都说杜荷是纨绔,可在我看来未必!”

    晌午时分,杜荷回到了莱国公府。

    只见莱国公府上下依然张灯结彩的,所有的装饰,都是为迎娶汝南公主李媛姝做的准备。

    杜荷看了,感觉无比刺眼,急忙把管家老傅找来:“老傅,我给你半天的时间,赶紧把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全部拆了!”

    老傅为难地说道:“少爷,这……这都是为你成婚做准备的,而且是陛下安排的,不能拆啊!”

    杜荷哼了一声:“有什么不能拆的,赶紧拆,出了事我担着,这公主,我还就不娶了。”

    看见杜荷发火,老傅赶紧安排下人,开始拆东西。

    至于杜荷,吃了点东西后,就回房间了。

    不多时间,杜如晦回来,正好撞见拆东西的下人,一问,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冲冲来到后院,把杜荷叫到书房。

    杜如晦看着令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儿子,问道:“荷儿,你老实告诉爹,你最近一系列反常的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杜一脸严肃,并非是在教训,而是好奇。

    杜荷见状,反问道:“爹,如果我顺利娶了汝南公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杜如晦想了想,说道:“当然是入朝为官,为朝廷效力,而且,陛下多次与我私下交谈,言明你与太子交好,将来可以成为太子的左膀右臂!”

    啪。

    杜荷打了个响指,说道:“没错,这是想象中的,爹,我可以告诉你,一旦我真的做了驸马,成了太子的人,恐怕就活不了几年了。”

    按照原本的历史脉络,杜荷便成了太子李承乾的人,跟着太子造反,最后被李二给砍了脑袋。

    杜如晦神色一怔!

    最是无情帝王家,杜如晦何尝不明白!

    只是,让他震惊的是,小小年纪的杜荷,竟然看得如此之远!

    杜如晦一时间便明白过来:“所以,你公然逃婚,几次三番惹恼陛下,便是不想入朝为官?”

    杜荷郑重地点点头:“没错,爹,我可以告诉你,大唐,只是世界的一小部分,世界大着呢,等儿子我积累了原始资本,咱们就离开大唐,去中亚,欧洲,甚至北美洲,开疆拓土,何必要在皇帝身边受罪呢!嘿嘿,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长安终老,太没意思了……世界那么大,我应该去看看!”

    说着,杜荷掏出一包中华,抽了一支出来,剩下的就给老杜了。

    杜如晦吃惊道:“你不是说没有了吗?”

    杜荷笑道:“那是对陛下说的,这好东西虽然有,但不多,可不能被陛下全部拿去了。”

    杜如晦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父子二人在书房中吞云吐雾,顺带交流起来。

    一下午的时间,杜如晦对自己这个纨绔儿子,可谓是刮目相看。

    甚至,老杜都怀疑这还是自己之前的那个草包儿子吗?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思想深度,竟然都在他之上!

    眼看天色已晚,管家老傅过来禀报说开晚饭了。

    杜荷却摇摇头:“吃了半个月的饭菜,不合口味啊,今天咱们就吃火锅涮羊肉吧!”

    老傅咂咂嘴:“少爷,这火锅涮羊肉是何物?我从未听说过啊!”

    杜荷撇撇嘴:“你当然没听过,老傅,你赶紧安排人,去买点新鲜羊肉,准备以下佐料……”

    说着,杜荷交代一番。

    老傅吩咐下人去买好羊肉和佐料,便来询问杜荷如何做火锅涮羊肉。

    杜荷想了想,说道:“还是我亲自动手吧,没经验的厨子只会浪费我的食材。”

    老傅急道:“少爷,使不得使不得,圣人有言,君子远庖厨啊,你是读书人,可不能做这种脏活累活!”

    杜荷无奈地笑道:“滚蛋,什么君子远庖厨,难道君子就不吃饭,不拉屎了?别听圣人胡咧咧,都是骗人的……”

    “这……这……”

    老傅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杜如晦上前,说道:“老傅,让荷儿自己弄去吧。”

    经过一下午的交流,老杜也看开了。

    他的大儿子杜构便是入朝为官,在山东负了伤,受了残疾,整日借酒消愁,一蹶不振。

    二儿子杜荷,若真的能远离帝王家,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