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为什么是我

    被褥有股潮湿发霉的味道,和衣躺在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

    虽然我这次没有上荆无名的当,但仍然有许多谜团像乱麻一样缠着我。

    不管荆无名和楚家有什么恩怨,为什么他们偏偏挑中我呢?

    这一切跟棺材铺又有什么关系?

    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摆脱?

    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聋婆就坐在灶房里,不过她没有做早饭,似乎知道我要走了,站在门口笑眯眯的对我挥了挥手。

    我告诉聋婆,我一定会去看楚凝香,让楚凝香多回来看望她,她却摆摆手表示不肯。

    告别聋婆,一直走出院子,她还站在门里对我挥手,眼里带着些说不清的情绪。

    转弯的时候我再回头,房门已经关上了。

    继续往村子前面走,路过林伯的房子,我特意停下来看了看。

    但房子里没有林伯的身影,几条食尸狗也不在,只有那口黑漆漆的棺材停在破烂的屋子中央。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好像林伯就躺在里面。

    摇摇头甩掉这种诡异的猜测,我快速的走到村口,荆无名果然站在那棵大槐树下面。

    “怎么样?看到了吗?”一见我过来,荆无名就开口询问。

    我摇了摇头:“没有找到机会。”

    荆无名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最后对我说:“聋婆不容易对付,我们先回去重新准备,过几天再来。”

    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然而没走多久我就发现迷路了。

    昨天来的时候全靠林伯带路,走过的痕迹已经被新长出来的荒草掩盖,大山里面树木茂密看起来都一个样,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荆无名正在想办法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该不会是什么野兽吧?

    我吃了一惊,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朝后看去。

    草丛一阵晃动,紧接着一只黄毛土狗钻了出来,正是林伯饲养那几只食尸狗中的一只。

    它想干什么,其余的食尸狗呢?

    想到那晚食尸狗咀嚼死尸的声音,我就不敢放松,举着木棍警惕的对着它。

    不过黄毛食尸狗好像没有要攻击我们的意思,跑到我们的前面,然而扭头看了我们一眼,又继续往前走,好像是......给我们带路!

    这应该是林伯安排的,我和荆无名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食尸狗带着我穿过山林,大约半个多小时以后就走出了大山,最后停在山脚下,站在这里就能看见不远处的村子。

    黄毛食尸狗对我摇了摇尾巴,转身很快消失在树林里。

    我们向村子走去,到了以后才发现这里不是月圆村,或许是林伯怕被他的儿子发现,所以让食尸狗给我们带了另外一条路。

    这个村子的条件比月圆村好很多,有马路通进村子里面,我们找了个有三轮车的跛脚大叔,给钱请他把我们送到荆无名停车的地方。

    荆无名开车把我送回棺材铺,说有了对付聋婆的办法再来找我。

    几天没在,棺材铺里却一点灰尘也没有,好像我不在的时候还每天有人打扫似的。

    我本想先去找楚凝香,可手机没了电看不到存在里面的地址,再加上这两天没休息好,我决定先休息一天,明天再去。

    但到了第二天,棺材铺的生意像是跟我作对一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起来,隔一会就有人买东西。

    虽然我想尽快摆脱棺材铺,但我也希望能多回一点本,所以只能把找楚凝香的事情延后。

    反正地址又跑不了,不急于这一时。

    没过几天,店里的剩余的纸货全部卖光,棺材又卖出去一口,再不进货就没得卖了。

    我干脆停业一天,趁着进货的功夫,顺便去寻找楚凝香。

    去批发市场进了货,我就赶车来到县城。

    楚凝香就住在县城一个叫玫瑰园的老小区里面,这里住户似乎不多,小区里比较安静。

    她的房子在四单元404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接下棺材铺4这个数字就在我的生活中挥之不去了。

    找到地方,我敲了一阵门,始终没人开。

    我看了看时间,猜测楚凝香是人的话,这个时候她应该上班去了没在家,就用一张纸条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塞进门缝里面。

    然后我去县城逛了逛,买了一些东西回家看望爸妈。

    这些日子被棺材铺的事情弄的焦头烂额,都没顾上他们,现在赚了点小钱,当然要先尽孝心。

    提着东西回家,爸妈很高兴,觉得自己的儿子终于有出息了。

    我妈给我做了一大桌子菜,说我都瘦了得好好补补,我也很想念她做的菜,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吃着饭,让我感觉很幸福。

    心里更加坚定,棺材铺里发生的事暂时不要告诉他们。

    吃过饭,一直到了太阳快落山,我都准备回棺材铺的时候,终于接到了楚凝香打来的电话。

    她跟我说她刚回家,看到纸条上的电话马上就联系我了,问我怎么知道她的地址。

    我想了想,把见到聋婆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她。

    楚凝香很感激,邀请我到她家吃饭。

    于是,我跟爸妈打了个招呼就走,出来的时候有点急,不小心撞上隔壁的王奶奶。

    “小飞啊,带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回来看你爹妈?”王奶奶看着我身边笑呵呵的说。

    我转头一看,身边哪里有人!

    这个时候太阳才刚刚下山,天还没有黑,王奶奶的眼睛再不好,但也不至于说把空气看成人吧?

    “还怪有礼貌的,找到这样的媳妇真是有福气!”王奶奶仍然是笑眯眯的看着我的身旁。

    就好像我身边有个人,但偏偏自己看不见。

    我浑身汗毛倒立,连招呼都顾不上打就跑开了。

    坐车回到县城,我估计就算是鬼也不能追我这么远吧?

    距离完全天黑还有一会,我再次来到玫瑰园四单元的404号房门口,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有点紧张。

    虽然我已经弄清楚荆无名这个人不可信,但也不代表聋婆说的就一定是真的,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让我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

    我很怕一打开门看到的是一副恐怖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