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神棍大骗子(1/2)

    苏小小和村巫离开以后,江辰又悄悄回到了机甲这里。他是来拿苏小小献上的那卷《七星剑诀》的。

    这里毕竟是一个真正的修仙世界,天空上那颗巨大的赤色星球就是高高在上的天界了。

    在凡人眼里,天界悬浮九霄,美丽、璀璨而又充满神秘色彩,那里凝聚着这片宇宙空间最浓郁的灵气,最强大的仙魔,最珍贵的至宝等等,没有人不渴望飞升天界,而比天界小近百倍的凡界则要普通弱小的多,只能围绕天界周而复始的旋转,天界外围类似的凡界其实有七处之多,距离远近不一。

    但在江辰看来,所谓的天界、凡界,其实就是相邻的几颗星球,就像地球和月亮,或者太阳和九大行星一样的关系。

    至于凡人修仙,完全是因为天地间流动着一种名为元气的神秘力量,修仙的过程简而言之就是一个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归一、炼虚合道的过程。

    所谓修仙九境:“道初”、“道化”、“道衍”、“元丹”、“元婴”、“元神”、“返虚”、“归一”、“合道”……正是一个修士从凡人一步步登临仙域必须要走的九大境界。

    如果没有机甲的忽然乱入,这里就是一个纯粹的仙魔纵横,飞剑问道的古老世界。

    而现在江辰莫名其妙以张大壮的身份来到这里,无论他愿不愿意,都必须顺应大势,否则就只能被人踩。

    ……

    “呼……”

    休息室内江辰身影飘忽,宛如风一样穿梭于各处,同时一道道剑光时而飞射八方,无形无意,时而剑归本源,全部涌入他周身三丈之内,他脚下的步伐也奇妙的很,剑光与身法完美融合,自有一种大道韵味。

    “天枢剑——杀!”

    忽然江辰身法一变,整个人犹如一道凌冽的星芒直刺前方,沿途还有剑光与他合二为一,速度瞬间飙升到了极致。

    “哗……”一剑势尽,江辰也豁然收剑,此时才看得清他手中所谓的剑不过是一根路边捡的木棍罢了。

    “哈哈哈哈,这么快天枢剑就已经有个雏形了,我果然是个修行天才。”江辰擦着满头大汗,得意的大笑不止。

    一个人从第一天修行开始,就已经可以算是道初初期的修士了,但江辰显然要比寻常道初初期修士优秀不少。虽说修行的初始阶段很简单很容易,但再简单容易的事,没有一定的天赋和能力也很难有所成就,江辰能这么快找对修炼《七星剑诀》第一式的方向,天赋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事实上江辰,或者说张大壮的修行天赋的确极高。他早在去年的时候就该成为禹山剑派的入门弟子了,那是他饥寒交迫之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第一次参加禹山剑派的入门弟子招选,不承想所有的考验他都游刃有余,只可惜正因为他表现太优异,被一个看似清纯的女人给盯上了,那女人用**和甜言蜜语换取了张大壮的倾力帮助,最后她脱颖而出,而张大壮却功亏一篑。

    当时张大壮一点也不后悔,他以为只要再过一年,一年后他再参加禹山入门弟子招选,一定还能成功,到时候既能鲤鱼跃龙门,又能去找心爱的人抱得美人归。

    可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女人早已傍上了禹山剑派中一名身世背景不凡的弟子,她怕自己入了禹山后会纠缠她,甚至曝光两人曾经的关系报复,因此就在上月的禹山入门弟子招选中给张大壮下药,令张大壮**横生,就在考验中要对一名少女用强,结果可想而知,张大壮被逐出禹山,且再也没有机会踏入半步了。

    世态炎凉,张大壮第一次去参加仙门弟子招选的时候,村子里的人理都不理,都以为他一点机会没有。可当他们听说张大壮天赋极高的时候,又都拼命巴结塞钱,美名曰乡里乡亲,送给他当赶考的盘缠。结果等到张大壮被欺骗玩弄,落魄回来的时候,这些人又都变脸了,逼着还钱,这才发生了江辰刚醒来时的一幕。

    “等老子强大了,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小贱人就是第一个,小白脸是第二个,哼!”江辰练剑累了,一边休息一边思量着。

    三日后,又一个所谓的良辰吉日到了,这一日全村的人都被叫到了机甲周围,因为祭祀大礼即将举行。

    “掏钱了掏钱了,掏的钱越多,越能彰显诚意。”

    “大魔显灵,家家降福泽……”

    “前两天大魔睁开了眼睛,一双巨目光照九重天,你们在被窝里也都看到了,我张大壮什么人,信誉第一,保证靠谱。”

    江辰端着个大盘子,眼睛贼亮贼亮的,正在挨家挨户的收钱。

    深处最外围的苏小小脸色有些怪异,她怎么看江辰都像一个神棍大骗子,可偏偏后者真的是大魔相中的有缘人,能祭祀成功。

    一个个村民都感恩戴德,送钱的时候还不停给张大壮磕头,请求多替他们向大魔说好话。这些人完全没有了之前逼张大壮还债,不管张大壮死活时候的无情了。

    尤其是村巫最虔诚,他双手高举着自己的神杖,道:“大巫,这神杖传承四百年,您祭祀大礼用得上。”

    江辰随便扫了眼,就是一根破木头,既没镶金也没挂玉,一把推开道:“用不上用不上,就要金银。”

    村巫当场呆滞,这神杖他视若生命,是他信仰的源泉,可没想到竟然被大巫这么无视!他祭祀了一辈子,每一次都无比虔诚,可从来没有显灵过,而张大壮每次都能显灵,难道……他真的错了!?

    想到这里,村巫忽然无比自责,他不配做一名巫师,直到今天都没明白祭祀的奥义,张大壮才是真正的大巫啊!

    江辰哪会搭理村巫,人已经来到了赛大富跟前,前几天赛大富被砸落的机甲波及受伤,现在还是被人抬着的,这是一个满肚肥油,大腹便便的大胖子,和身后的赛西施简直就是一时瑜亮。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