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48章 弟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云世宝“开天”!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今日此行,是为了阻我开天?”摇了摇头,云世宝并未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淡淡的道。

    时至今日,双方早已没有了缓和余地,云世宝也懒得在没有意义的话题上多做纠缠。

    “罢了,罢了…”见状,罗睺不由遗憾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挥了挥手。

    下一刻,他身边的四大天魔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齐刷刷的向着云世宝冲了过来。

    云世宝实力不过是八阶四品,而这些天魔皆是八阶三品,又各自身具高级神国,以四敌一,就算不能战而胜之,也可以逼出云世宝绝大部分的实力。

    若无必要,在探清云世宝的实力之前,罗睺并不愿意亲自出手。

    然而,还未等四大天魔冲至云世宝身前,空气便突然一阵扭动,九个身影凭空出现在云世宝面前。

    这九人不是别人,正是洪荒六圣和后土以及帝俊兄弟。

    九人的实力皆相当于主世界八阶二品三品强者,以九打四,平均两个人打一个,还闲出来一个,战局瞬间逆转。

    “怎么会?你怎么能够将洪荒世界的圣人带到此方世界?”见到九人,罗睺瞳孔一缩,在也保持不住刚刚的淡定。

    “你都可以将天魔投放至诸天万界,吾为何不能将洪荒世界之人带到此方世界?怎么?要不要我们俩比划一下?”见状,云世宝一挑眉毛,笑眯眯的道。

    罗睺眼睛并未回话,警惕的四处看了看,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既然你不想打,那本座可就要开天了…”见状,云世宝心中一动,说话间,也不在搭理罗睺,手中开天斧挥动,向着人皇城外那无边的魔气劈了过去。

    他自然知道罗睺在忌惮什么。

    这货明显是怕自己练鸿钧也带到了此方世界。

    虽然在此方世界,洪荒无法借用天道之力,但实力至少相当于八阶六、七品,与罗睺相当,若是在加上一个身负五件屠魔武器的云世宝,搞不好他罗睺今天恐怕真要陨落在此。

    随着开天斧的舞动,天空中的魔气翻涌沸腾,雷电狂舞,一个个魔族在魔气之中发出痛苦的哀嚎。

    “噗!”

    第一斧,那随着世界解禁,终日被墨汁般魔雾笼罩的天空仿佛一个巨大的黑布一般,被云世宝这一斧头直接从当中划破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道阳光从缺口中射出,落到人皇城中,让人们看到了久违的阳光。

    开天斧本就的有着开天之威,在加上云世宝在诸多屠魔武器的加持下,实力本就不比巅峰时的盘古弱许多。

    重开天地可能差点意思,但劈开这重重魔雾,还主世界一个朗朗乾坤还是能够做到的。

    而罗睺看着云世宝的动作,双眼微眯,眼中却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噗!”

    第二斧,魔雾组成的黑幕被撕开的口子又扩大了几分,从缺口中射出来的阳光几乎能够将整个人皇城笼罩。

    “轰隆!”

    第三斧,黑雾深处,隐隐有地裂山崩之音响起…

    …

    云世宝一斧接着一斧,魔雾被搅动的不停翻涌,已然被撕裂成一道道细入发丝一般得黑色条带,从天空中垂下,在阳光的映射之下,竟形成一副数个纪元难以见到的奇景。

    眼见魔雾即将彻底被云世宝劈散,罗睺在也顾不得鸿钧是否也跟随云世宝来到了此方世界,大手一翻,一个黑黝黝的磨盘便被他抛出。

    这磨盘从他手中飞出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膨胀,眨眼之间,便已遮云蔽日,几乎将整个人皇城都笼罩在内,如同山岳一般,带着灭世之威,向着云世宝砸了过去。

    尤其是磨盘边缘地带,原本坚固的空间竟然出现丝丝玻璃一般的裂缝。

    此魔,正是罗睺的本命武器,相传能够撕裂空间,毁灭世界的灭世大磨。

    见状,云世宝所化的巨人目光一凝,手中开天斧陡然调转了方向,向着那灭世大磨的劈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胸前八咫镜也脱离了他的身体,如同一轮大日般,陡然升空,绽放万丈金光。

    金光照耀之下,天地间残留的魔气仿佛冰雪遇骄阳,瞬间消融的无影无踪。

    而魔雾之中残存的魔子魔孙也在这金光的笼罩下,哀嚎的化成一对对枯骨。

    以人皇城为中心,海面上几乎被魔物的骸骨所扑满,视线所及,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嘭!”开天斧与灭世大磨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一丝鲜血从人皇城的亿万生灵的耳朵之中渗出。

    “云世宝,你阴我…”罗睺此刻在也保持不住之前那翩翩风度,神色阴沉如水,恶狠狠的看着云世宝,那眼神,恨不得将云世宝生吞活剥了一般。

    在见到准提和接引等洪荒六圣出现在主世界时,罗睺内心确实有些慌乱,生怕云世宝将鸿钧那老贼也带到了主世界。

    虽然,单凭鸿钧一人,也许并非他罗睺的对手,可若是加上云世宝,以二敌一的情况下,他却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在加上云世宝仿佛一副成竹在胸,毫无顾忌的当着自己的面“开天”,那副根本不怕自己偷袭的样子,这让生性多疑的罗睺更加怀疑,那鸿钧老贼定是躲在某个角落,一旦自己出手偷袭云世宝,对方便会出手。

    可直到云世宝劈开魔雾,又以八咫镜的圣光净化残余的魔雾和他的魔子魔孙这一刻,罗睺才终于确定,这云世宝根本就是虚张声势。

    这让一直精与算计的罗睺又羞又恼,很不得将云世宝声生吞活剥了。

    “我又不是没给你机会,你完全可以借着我开天之机偷袭于我啊…”

    “你自己不动手,此刻竟然怪罪与我,是何道理。”云世宝一斧子将灭世大磨劈开,脑袋一歪,有些奇怪的看着罗睺。

    不过那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却仿佛在告诉罗睺,你猜的没错,我就是故意的。

    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没错,云世宝之所以当着罗睺的面肆无忌惮的“开天”,正是利用罗睺多疑的性格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