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十五章 一千两百万

    第一十五章 一千两百万

    “柳正阳,记得把“双龙戏珠”送到凤鸣阁。”

    魏钟灵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柳正阳三块近八百万已经不可思议,帝王绿简直梦幻!

    前一刻她还在为失去“凤九天”而绝望,下一刻绝望的人就变成了柳正阳,她手里多了一千多万,“双龙戏珠”也归她所有了。

    “别急,别急,还有呢,这些都搬回店里。”

    张峰指着地上一堆石头,绝大部分都是之前魏钟灵看好的,被柳正阳抬价买走,“谢谢柳老板帮我家钟灵付钱,你真是个好人。”

    柳正阳气得全身发抖,却无话可说。

    “还有,还有,这个也是。”

    指挥着人把地上的抬走,张峰又指着台子上的两块,“这两块不重,我自己就能拿,不劳柳老板费心。”

    柳正阳一共开出了三块玉,第三块最贵,已经被人三百万买走,还剩下两块,都价值两百万以上。

    “张峰,你欺人太甚!”

    柳正阳一把将两块玉原石搂在怀中,“你凭什么拿?”

    “你输了,今天你在赌石大会上买的所有石头都归凤鸣阁所有!”张峰淡淡的将赌约的附加条件重复了一遍。

    “难道柳老板的这些原石不是刚刚在赌石大会里挑选出来的?”

    “我当然……”柳正阳差点一句“当然不是”说出口,好在他尚存一丝理性,知道这一句说出来,自己以后就别想再在赌石市场混了。

    “我当然是刚刚买到的,不过,魏小姐,大家都在玉石街做生意,店面门对门,做人还是要留一线的,你说是不是?”

    这两块玉石加起来四百多万,柳正阳舍不得,特别是在把镇店之宝“双龙戏珠”输了出去后。

    “留你妹啊留……”

    张峰站在柳正阳面前,伸手。

    右手伸向柳正阳要玉石,左手拿出手机,手机里正放着之前柳正阳和他打赌时的画面,里面柳正阳和张峰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清清楚楚。

    “你……你什么时候录像了?”

    “呵呵……”张峰懒得理他。

    柳正阳极不情愿的将怀中的两块玉石交给了张峰。

    张峰和魏钟灵离开了,所有的人都在感叹,玉石街的传奇,诞生了。

    “五万块,翻了两百四十倍,太疯狂了!”

    一个眼镜卖家喃喃道,张峰的最后一块石料就是在他摊子上挑出来的,他自言自语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捡起了一块自己标价一千元的石头,拿到台子上请人切开。

    “玻璃种青花!”

    “五十万!”

    眼镜卖家望着张峰离开的方向,顶礼膜拜。

    “谢谢张大神的打赏!”

    魏钟灵看着店里这么多的原石,一阵恍惚。

    “太谢谢你了,我……”

    “行啦,今天说多少谢谢了,不用客气。为大美女效劳,是我的福气。”

    张峰微笑道,看得出魏钟灵这段撑时间很辛苦,店里的柜台上空了一大半,都没有摆上货。

    “这个钱给你。”魏钟灵拿出一张银行卡给张峰。

    “这不是熊天豪付款的那张吗?”

    “是的,一千两百万都在里面,它应该属于你。”

    “你太看不起人了!”

    银行卡?一千两百万?

    哇,发财了!

    但肯定是不能这么收下的,必须要保持风度,张峰正色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为了钱吗?我就这么低俗?”

    “不,不是的,张峰,今天的一切都靠你,刚开始我已经绝望,是你挽回了一切。”

    “我又没有掏一分钱,你买回来的,赌石赌石,赌赚了都是你的。”张峰让自己尽量不去看那张银行卡,一千多万啊,他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忍不住直接抢过来了。

    “张峰……你,实在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见张峰执意不接受,魏钟灵不再勉强,把银行卡重新收进包里。

    “啊……”

    张峰眼巴巴的看着魏钟灵把卡收回去,你咋不按剧本走?

    那个成语不是叫“再三推辞”吗?我才推辞两次,还没有再三,你怎么就不多勉强一次?

    “不要再说谢谢我了!我听腻了!”

    张峰的心在滴血,面容扭曲道,“请拿出一点诚意来,拿出一点实际行动,比如……”

    “比如,我请你吃饭?”魏钟灵也觉得自己一直说谢谢,显得太虚了,太没诚意。

    “额?请我吃饭,这个……很有诚意!”

    张峰不舍的看了几眼魏钟灵的包包。

    “其实啊,我张峰是一个俗人,很低俗很低俗的那种。”

    你说我咋这么贱,没事装啥风度啊?

    想要,就要大声喊出来!

    好在魏钟灵一顿饭真的很有诚意,她开车载着张峰来到一座小公寓,她自己的家,她亲自操刀下厨,忙活了两个多小时,做了一桌丰盛的大餐。

    “我要吃吃吃……我要把一千多万吃回来!”

    张峰大喊一声,扑向餐桌。

    “好呀,多吃点,一千多万这么多,怕是要吃好几辈子才能吃回来……”看着张峰的贪吃像,魏钟灵笑道,自己却先脸红了。

    这句话好像有歧义。

    她半捂着脸看张峰的反应,好在处于狼吐虎咽状态下的张峰好像没有听见。

    “水……水!快,我噎住了,快给我喝饮料!”

    “哈哈……”

    自己多久没有这么用心的做过饭了?

    或者说,有多久没像现在这么开心了?

    魏钟灵坐在张峰对面,偶尔动一下筷子吃一点,偶尔给张峰夹菜倒饮料,大部分时间都在傻笑。

    “这么大一座房子,你和爸妈一起住吗?”

    吃完饭,魏钟灵在厨房洗碗,张峰在外面翻杂志,随口问道。

    厨房里的魏钟灵的笑声突然停下,过了好一阵才低声说道,“我爸妈在五年前去世了。”

    “对不起……”

    张峰刚忙道歉,五年前,魏钟灵也才二十岁不到,就开始一个人打拼了。

    “没关系,我习惯了……”

    打扫好厨房的魏钟灵显得有些疲惫,天已经比较晚了,张峰也准备告别。

    “我开车送你回去……”

    魏钟灵一边给张峰拿鞋子,一边说。

    “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

    张峰表示不用麻烦,就见魏钟灵一个趔趄,差点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