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7、嫂子也是……

    “寂寞呀!”曹二柱点点头说,“没女人,生活就没有什么色彩,枯燥无味。”

    何登红红着脸说:“曹二柱呀,对于女人,你还真是一个棒槌哩,不会过丰富多彩的日子,呆在女人堆子里,竟然没有见识过女人。你看人家祝定银,那么大岁数了,一点就不感到寂寞,天天做新郎,夜夜入洞房……”

    曹二柱不服气地说:“别说他了,他当村支书,手里有权,他是利用职权搞腐败,搞权色交易。我一个小老百姓,怎么能和他比哩,又给不了女人好处……”

    何登红拍拍曹二柱说:“曹二柱,姐告诉你,有些时候,女人不一定非得向男人索要什么好处,搞什么交易的。像姐今天,给你机会,我没有向你要什么好处吧?只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

    曹二柱点点头说:“姐,你对我真好。不过今天我没有发挥好,真对不起……”想了想又说,“我不会真是那种把女人没办法的废物吧?”

    何登红笑笑,眨着眼睛说:“嘻嘻,我看你先会儿对我的那个馋样子,应该不是。”歪头沉思了一下说,“可能是第一回,你还没有经验……要不这样,姐教你,以后你有了机会面对女人,你别太心急,保持淡定……今天,姐给了你一次机会……你就是太急了,像强盗偷食似的,你没听说过呀,心急吃不得滚豆腐……”

    曹二柱没回答何登红的话,他扯下口罩,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说:“嗨,尼玛,满身臭汗。登红姐,你在这儿坐一会儿,安静地歇一会儿,我到山下的堰塘里洗个澡,打剧毒农药,别中毒了。”说着就往山下跑。

    曹二柱跑到堰塘边,脱光了衣服,就跳进水里洗起来。

    他扎猛子洗了洗脑壳,等他从水里伸出头来时,何登红竟然提着喷雾器拿着雨衣站在了堰塘边。

    堰塘里的水很清,曹二柱又是浮在水表层,在岸上可看得见他光着的身子。

    何登红站在岸上看着,把水里的曹二柱看得清清楚楚。

    曹二柱在水里游了游,吐了吐进入嘴的水,大声说:“登红姐,你也下来洗洗吧,水里好凉快的,真爽!”一边说,一边在水里洗着身子。

    何登红将雨衣放到曹二柱放衣服的地方,她坐下来说:“切,我是旱鸭子,不会游泳哩。你快点洗好了上来吧,再闹腾一会儿,天就黑了。”

    曹二柱泡在水里,只有头露在水面:“嘿嘿,姐,你脱了衣服下来吧,我教你游泳。嘿嘿,必须的。”

    何登红有点动心了,她摸了摸上衣领口,想解扭扣,可四处看了看,怕别人看到了说闲话,便打住了,她说:“你快点洗吧,洗好了快上来。回去晚了,你就不怕你妈骂你吗?”

    曹二柱在水里游了游,游到何登红不远处,看着何登红说:“我放蜂子早出晚归,早已经习惯了,就是半夜里回去,我妈也不会管的。”

    何登红看了看荆条丛说:“你妈就不怕你被恶狼吃了?”

    曹二柱在水面吹牛逼说:“嗨,恶狼敢吃我?我天天在寻找那个狼呢!嗨,操,就是没有寻到。要是找到了,我就将狼灭了,免得它动摇我们钉子户的军心。”

    “黑夜里你一个人在山上晃悠,真的就不怕狼?”

    “谁怕啊!登红姐,你以后要是一个人走夜路,就叫上我,让我给你当保镖,嘿嘿,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不受伤害,身上的毫毛就不会少一根。”

    “哎,只有我们这几家没搬家了,祝定银天天晚上到我家,想做我的思想工作……他明明知道,我们家是我公公婆婆当家哩……”

    “姐,那个老东西没安好心,你别理他!他也常到我家找我妈,想让我们家拿50万就搬家。他老狗日的怕老子坏他的好事,总是私下做我妈的思想工作。”洗好了,曹二柱说,“登红姐,你闭上眼睛,要么回避一下,我要上岸了,嘿嘿,我光着身子哩。”

    何登红用双手捂住了眼睛说:“嘻,没看出来哩,你还跟大姑娘似的,你怕羞呀?”看曹二柱还站在水里没动,“好,我不看,你上来。嘻嘻,没想到男人也害羞的。”

    何登红将双手捂在眼睛上,她听到曹二柱出水的声音,又听到他走上了岸的动静,她张开手指,露出了几条缝隙,她看到了他挂满水珠子光溜溜的身子,她还看了看她最想看的地方。我的天,男人和男人的东西并不是都一样,看曹二柱的……那样子,不用说是没有用过的,而且还比自己老公的大多了。

    曹二柱以为何登红真没看自己,走到她身边弯腰去拿自己的长裤,他突然发现何登红从指缝里看他,拿裤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了,他说:“登红姐,你不守信用,你在看我,唉,真要我的命。”说着就要穿长裤。

    “曹二柱,哎,嗯,你停下,先别穿,让姐看看你,嗯,姐想看看……”何登红语无伦次地说。

    曹二柱拿着自己的长裤,正要穿,一只脚正准备往裤子里伸,听到何登红喊停下,他一惊,伸入裤子里的那只脚赶紧退了出来,差一点摔倒。

    何登红看曹二柱一副丑态,忍不住笑起来。

    曹二柱站稳了,看自己光着身子,看了看何登红,傻子似的不知所措。

    何登红看着曹二柱全光着的身子,真和自己的老公朱老四不一样,特别是那个男人的命根子,超级大……真让她长见识了,见稀奇了,她情不自禁地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感觉身子是浮在空中,真不知道自己还坐着,她将双手拿开,直勾勾地盯着曹二柱的身子,似乎所有的神经都短路了,她傻子似地笑了笑,想说什么,可只说了一句“曹二柱儿……”就“嗯嗯”地不知说的是什么了。

    曹二柱感觉自己现在恢复了元气,全身开始充血,他看何登红傻傻地坐在雨衣上,伸手轻轻一推,她就倒到地上了,身子和先会儿一样,没有长骨头的,就像一堆泥巴。

    这不是给我第二次机会么?就是傻子也明白呀!

    曹二柱兴奋地丢下长裤,甩到地上,什么也不管了,猛地朴向了何登红,扯下她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