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明珠酒楼

    “五两银子?”

    张国义一瞪眼。

    别说五两银子,他身上就连五文钱都没有。

    之前医馆买黑纸膏,还是白子岳贴的钱。

    “没有,一两银子也成,不过就只能在分部的火柴房,厨房,甚至净衣房干活了。”

    钱明似有些为难,皱着眉头说道。

    “不用了,我们身上没有钱,钱先生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好了,不用为难。”

    白子岳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挺可惜了,有关系,还是要借用的。”

    钱明遗憾的叹口气,见他们当真不愿意为此花钱,只得说道:“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们分配了。

    张国义,你去翠月花船,这在外杂中,可算是好差事。

    至于白子岳,就去明珠酒楼吧。

    你们先回去收拾一下,待会儿我派人把你们送过去。”

    “谢钱先生。”

    白子岳道了声谢,与张国义一起走了出去。

    “子岳,这一次我们可就要分开了。

    本来我们是有机会留在分部的,可恨一定是那王建,才让我们成为外杂。”

    张国义初时还有点不舍,接着就变得咬牙切齿了起来。

    “你真的认为,是有人刻意打招呼为难我们吗?”

    白子岳冷笑一声。

    昨天他就从其他杂务学徒口中知道,钱明别看语气和善,却最是贪财。

    那些留在分部的杂务学徒,几乎每一个都花了钱才得以留下。

    他虽然不能肯定,是否真有人打了招呼要他们离开……或许有,或许没有,他们只是小人物,没谁会在意他们的想法。

    但钱明借此牟利,却是一定的。

    “你是说,是钱先生他……”

    张国义脸色一变。

    “我不知道,这些也不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

    接下来如何,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白子岳说着,进入了他们之前住的小房间中。

    他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两件衣服,还有上午刚买的《图文小解》,全部包在了布包中。

    才刚收拾好没多久,一位青年就走了进来,说道:“你们应该是这次分配的杂务学徒,张国义和白子岳吧,跟我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两人连忙起身,提着衣物行李,就跟着青年走了出去。

    他们首先去的,是沿着清河岸边的翠月花船。

    直到这时,白子岳两人才知道,所谓翠月花船,竟是传说中的风月场所。一艘近二十米长的花船上,阁楼小轩,隐约还有一些秀丽女子的身影。

    这位名为柳华生的柳师兄将张国义交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鸦后,就与白子岳一起,下了花船。

    “我们烈阳帮在清河镇中,产业无数,清河码头,翠月花船,明珠酒楼,清河赌场,天蝎药馆,狼角矿山……入了我们烈阳帮,就算是最低等的杂务学徒,也不愁吃喝。

    你们虽然不在分部,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挣得一分家业。

    要知道,翠月花船的花娘,明珠酒楼的侯老先生,早期也是从杂务学徒开始的。

    如今论身份地位,比在分部的一些管事都不差了。”

    柳师兄似有些感慨的说道。

    “侯老先生是?”

    白子岳忙问道。

    “明珠酒楼正是在他的主持下开办的,也算是我们清河镇最好的酒楼之一了。”

    说着话,一个高大的酒楼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柳师兄熟门熟路的带着白子岳进入其中。

    白子岳打量了酒楼一眼,整个酒楼总共两层,第一层大厅摆满了桌椅,二楼却是一个个的雅间隔间。

    正是傍晚饭点之时,酒楼内不管落上楼下,都坐满了客人,三四个酒楼小厮,端着菜,背着抹布,上下走个不停。

    “李掌柜,这是帮内分配下来的杂务学徒,你看着安排下。”

    柳师兄找到了柜台边上的酒楼掌柜,笑着说道。

    “正好,二狗,你带着他熟悉一下,先从上菜开始。”

    李掌柜见状眼睛一亮,一声招呼,然后一个比白子岳大了不了几岁的少年跑了过来。

    “你好,我叫李二狗,你先跟我来。”

    二狗看着白子岳,咧嘴一笑说道。

    “我叫白子岳。”白子岳连忙自我介绍道。

    “我先带你将东西放好,你以后就跟我一个房间了,刚好我那还空了一张床。

    这里是厨房,平时我们大部分都在这边干活。住的地方在后院,喏,就那里,你把东西先放后就可以了。

    在我们这里干活,是要穿统一的衣服的,就是我这种,你现在肯定没有,先穿我的吧,虽然大了一些,也将就了。”

    李二狗对白子岳很热情,嘴里噼里啪啦说个不停。

    “你刚来,肯定对这里不熟悉,接下来就跟着我就可以了,李掌柜人挺好的,只要别偷懒,他一般不会管我们。

    对了,你肯定好奇我们这的工钱,一个月一百五十文,不少了吧,我们这里包吃住,平时不买东西,省下来的都可以寄回家去。”

    李二狗一脸兴奋,带着白子岳很快从后院回到了酒楼。

    于是,白子岳在明珠酒楼的第一天,就在端盘端菜,擦洗桌子中度过。

    第二天一大早,疲惫的白子岳就又被李二狗叫起,开始了一天的忙活。

    打扫擦桌,洗菜劈柴,各种琐碎的事情做个不停。

    足足三天后,他才适应下来。

    对白子岳来说,明珠酒楼的环境还是不错的,不管是李掌柜还是厨房主厨张师傅,都不是太过苛责的人。

    有些好菜剩余,也不吝啬给他们这些小厮尝个鲜。

    至于之前柳师兄提到过的侯老先生……白子岳也是呆在这里才了解到,侯老先生平常其实很少来酒楼这边,只有每月的月底或者月初,才会过来对接账单,拿走一个月的收益。

    对于做事,白子岳其实是无所谓的,他并不是娇生惯养之人,前世读书也去打过零散工,被刻薄老板使唤过。

    但酒楼内杂事繁多,就没有多少时间去修炼武功,让他有些无奈。

    不得已,他只得每天抽出零散时间来进行修炼。

    偶尔则拿着那本《图文小解》,依图学字,短短时间,他认识的字就已经过百了。

    碰到一些实在辨认不出的,大胆去问李掌柜,偶尔也能够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