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1、询问病因(1/2)

    围在林芸家门口的一群人,终是慢慢散去了。

    堂屋内,林芸头靠着林婶儿,已经沉沉睡去。

    “林芸先前心神大起大落,太过疲倦,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陈小川看着林芸依旧红肿的眼睛,又是心疼,又是愤怒。

    他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刘老三竟然敢当面抢人,实在嚣张得无法无天。

    “林婶儿,那个刘老三到底什么来头?”

    陈小川压下心头的怒火,吐出口浊气。

    这口气,委实难以咽下,他不介意在某个恰当的时机,替林芸一家好好教训教训刘老三。

    “听说他是县城里,一个老板的司机,而且,两个哥哥都是当官的。”

    见陈小川眼底压抑的愤懑,林婶儿有些担忧.

    她劝道:“小川,这种人咱们惹不起的,还是算了吧。”

    陈小川笑了笑,没说话。

    林婶儿顿时就明白了,暗自叹息一声,也就不再开口。

    陈小川轻手轻脚,拦腰抱起沉睡中的林芸,将她放入卧室的木床上。

    林芸却眉头深锁,口中不住地细声喃喃。

    “小川哥,小川哥来了……小芸不怕你们……”

    轻轻握了握她微凉的小手,陈小川咬牙转身,轻轻带上房门。

    这件事,怕是已在林芸内心,留下了深深的创伤。

    “林婶儿,那刘老三之前来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报案呢?”

    陈小川有些想不通。

    “你常年在外边,哪里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两人在堂屋里的板凳上相对坐下,林婶儿眼里透着疲惫。

    “镇上的衙门,刘老三都是随便进进出出,就像是自家的后院一样,你说,要是报案,能有用吗?”

    砰地一声闷响,却是陈小川心里有气,狠狠一拳砸在板凳边缘。

    顿时,那槐木的凳面,明显露出了个微微凹陷的拳印,很是清晰。

    “小川,你上学时练过功夫吗?林婶儿记得你以前,可是连两桶水都挑不动的。”

    林婶儿看着那凳面的拳印,张了张嘴。

    倒不是心疼,而是很是吃惊。

    陈小川踢飞刘老三的一脚,村里人可是有目共睹。

    没有上百斤的力气,凭什么能踢飞两百多斤的胖墩?

    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林婶儿总觉今天的陈小川,与昨天看到的有点不一样。

    但,具体的差别,她又说不出来。

    她觉得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她看着长大的年轻人了。

    被长辈提起小时候的囧事,陈小川不由得老脸一红。

    那时候他一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老爷子甚至都舍不得让他下地干活儿。

    结果,陈小川成绩倒是不错,但乡下人的手艺,样样都不会。

    初中时有次帮林芸家插秧,硬是把秧苗插得半死不活。

    后来还是林婶儿重新提着秧苗,前去田里补了一遍。

    每次一提起这事儿,陈小川就没少被林芸笑话。

    此时想起,犹觉老脸发烫。

    “其实也没什么,我以前喜欢上网搜资料,然后看到了些增加力气的练习方法,慢慢就练起来。”

    林婶儿:“……”

    信你小子才怪了,就你那细胳膊小腿,再怎么练,能有多大力气啊?

    不过陈小川不愿多说,林婶儿也就不好多问。

    “对了,林婶儿,我一直都想找机会问问,我爷爷他到底是怎么病倒的?”

    陈小川沉默了下,抬眼看向林婶儿的眼睛。

    老爷子其实身体一直硬朗,七十多岁的人了,照样天天上山砍柴。

    陈小川都还记得,去年春节的时候,老爷子带他给父母上坟。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