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百五十九章 其实,有人撒了个谎(1/2)

    第760章其实,有人撒了个谎

    均衡大道消失了。

    在那金光绽放的一瞬,道祖鸿钧尚未作出任何应对,一切已成了定局。

    李长寿没有撒谎,他对道祖说的那句‘抹杀道友与道友无关’,本就是实话……

    献祭均衡大道、一气化三清施展四次均衡,强行引动三千大道,构造大道之庭,用均衡大道模糊生与死、道与灵的界限,以幻灵钉为基础,凝成‘大道之灵’。

    整套操作推完过太多次,没有任何失误,一次达成。

    在这条大道上走最远的生灵,尽留下了一份只存道性的投影,代表这条道发出生灵的声音。

    在这其中,已逝去的生灵只留下了一段‘道性思维’,保留了不掺杂私欲的思考能力。

    还存在的生灵,能够感知大道之庭发生的一切情形,能做出‘道性思维’支持下的选择。

    因是开辟众道之庭者,李长寿成了第一任守护者;

    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直接给出了第一个提案;若无七成以上反对,动用守护者权限直接通过。

    三千大道之影……

    毫无动静!

    李长寿掌心下压,三千大道齐齐震颤。

    那些意识被拉入了此地的生灵高手,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何事!

    重构天道!

    越过道祖,直接重构天道!

    大多生灵高手被震惊的道心失衡,只觉得热血沸腾,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此刻,李长寿的嗓音满是威严:

    “众道即刻重构天道,剥离道祖对天地本源的掌控!

    解太清圣人、通天圣人之禁锢。

    众道护持天地本源回归道则之海!

    速速执行!”

    李长寿定声呵斥,大殿之内,数不清多少身影同时抬起右手。

    一瞬!

    无论是混沌钟笼罩之地的一瞬,还是道祖、众伐天者所经历的一瞬!

    洪荒天地出现了根本性变化!

    三千大道震动,道则之海于洪荒显露行迹,自五部洲到三千世界、乃至其间那大片虚空,各色霞光不断闪烁!

    道可见!

    无数形状各异的网格出现在天地各处,又破碎、重组、隐藏。

    五部洲之地霞光最是浓郁,无边灵气忽而狂躁、忽而温和,天地间出现无数纷乱的异象。

    这些缤纷异象又在极短时间内烟消云散!

    此刻,洪荒最基础的道则并没有任何改动,天地自是无比稳固,天地和生灵本身毫无变化。

    此时被影响到的只是天道,如四季变化、星辰运转、天规监察、天庭运转等等。

    天道一瞬陷入混乱,而混乱在下一瞬重归秩序。

    简单来说,就是三千大道废掉了原本之天道,凭借与众道之庭的共鸣,重构了全新的天道!

    大道之庭。

    李长寿身体微微轻颤,双目之中划过少许疲倦,但那目光即刻恢复成了亮光。

    还自由于众生;

    还自由于天地!

    此为均衡大道之奥义!

    在云霄的注视下,在灵娥的注视下,在玉帝、王母、赵公明、镇元大仙、数位圣人、金灵圣母……

    在这些能站在此地的生灵高手注视下!

    在洪荒自古以的来一众强者注视下!

    李长寿再次抓起玉笔,临空挥洒。

    【自今日起,大道之庭立于洪荒三界之上,不入三界、监管三界,若生灵义愤天地不公,若天地被生灵肆意摧毁,自可现身!

    自今日起,天庭依旧是天庭,天道序列革除六圣,增添天庭四御之位,与天帝互为节制。

    自今日起,天地再无剧本,未来再无定数!】

    轰隆隆

    大道之庭突然震颤,那是旧天道在挣扎。

    李长寿咬破舌尖,对玉笔吐出一口心尖血,瞬间压下震荡,将自己筹备多年的方案尽数写在此地。

    他的计划其实很简单,重点在于开辟大道之庭。

    自太白压龙开始,李长寿一直在提升的胜算,其实并不是集合多少生灵之力去反天。

    胜算之所以提升,就是这些能代表大道进入大道之庭的‘生灵’,会对现有天道不满。

    虽他们只能做出基于‘道性’的判断,但这个判断的基础,还是生灵得出来的!

    故,生灵的选择无比重要。

    李长寿推算自是没错,此刻的众道之庭中,龙族、凤族占了很大的比重。

    太白压龙之事,李长寿确认了龙族对天道的不满,对道祖的胜算提升了远不只一成……

    李长寿不断摸索,一次次谋算,终于走到了今日。

    将天地本源与道祖剥离,让道祖亮出血条!

    接下来斗法的事,就交给脱离束缚的老师和师叔,他还要继续忙碌。

    破坏了旧秩序,就要给天地以新的秩序。

    三千大道否决旧天道,在均衡大道的干预下演化新天道,这只是第一步,自己必须给出新天道的秩序与发展方向。

    三十六灵宝监察天道;

    天帝、人皇、后土娘娘定天人地三界……

    哪怕是将旧天道的神位再抄一遍,也必须有这个过程。

    李长寿提笔如飞,面前的字迹化作一只只大字飞向各处,三千大道在不断共鸣。

    岁月大道微微震颤,站在岁月大道上的‘女娲娘娘之残影’挥洒仙光,整个大道之庭进入了绝对静止之境。

    有混沌钟加持,再有女娲圣人大道的增幅,李长寿书写规则更从容。

    殿中过了不知多久……

    “各位,稍后不要靠近道祖。”

    李长寿低声道:“还请护好今日敢来反天的众生,他们是洪荒生灵的火种,避免道祖最后发疯伤人。

    斗法的事,交给老师和两位师叔就是了。

    道祖已经失却了天地本源,再强也不是混元无极圣人,三清老师自可将他诛除。

    切记,不要上头,陛下和老哥看好他们。

    别让我这番心血白费。”

    言语落下,李长寿已停下书写。

    搞定。

    抬头看了眼已凝成的‘大道之碑’,其上书写的天地新秩序已完成搭建,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

    一扫衣袖,道一声:

    “去吧,好好欣赏这场旷世大战。”

    三千大道的具象幻灵对李长寿齐齐行礼,各自化作微弱的光点飘散。

    众道之庭顿时变得无比空旷。

    李长寿仰头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露出几分笑意,对着前方空荡荡的大殿做了个道揖。

    抬头时,一滴鲜血突然滑落,落在李长寿掌心。

    抬手摸了摸鼻子,将血迹蒸干,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想向前迈步,但脚下一晃,有些无力地盘坐了下来。

    算了,歇息一阵吧。

    后面也不需要自己去做什么了。

    ……

    噹

    混沌钟第二声钟响出现在紫霄宫之外,距离第一声钟响只有瞬息之差。

    道祖抬起的手指刚要前点,却突然顿住动作,错愕地低头看向胸口。

    那里,他与天道相合的道躯,莫名破开了一只大洞,其内那颗原本不断跳动的‘圆球’不翼而飞!

    天道、天道……

    贫道的天道何在?

    不,它还在,天道就在贫道手边,为何却无法握住……

    鸿钧豁然抬头,看向前方,但李长寿的身影已被混沌钟直接扣住。

    鸿钧背后,远处的紫霄宫在不断崩碎,此前刚登场的无数灰袍老道身影直接炸散!

    一股股精纯之极的灵气,回归洪荒天地。

    全新的天道,不存任何意志。

    “李长寿!你做了什么!”

    嗡

    虚空震颤,鸿钧面前的乾坤略微扭曲,那名坐在蒲团上的枯瘦老道再次挡在鸿钧面前,目光竟是从未有过的冷厉。

    太清!

    “鸿钧!”

    一声大喝,压抑着愤怒的大喝,自鸿钧道祖背后响起。

    数匹剑光纵横数十万里,自天地间而来,斩断乾坤、破碎旧天道壁垒的残壳!

    剑光之后,有身影一个闪烁,出现在鸿钧身后。

    手握断剑、脚踏残破阵图,这青年道者长发倒竖,瞠目咬牙。

    通天!

    太极图归位,被那枯瘦老道随手托起,将鸿钧身周乾坤彻底封锁。

    通天教主咬牙前行,目中怒火就要燃了昔日的老师!

    元始天尊出现在鸿钧另一侧,背后浮现出一面幡旗,淡然道:

    “老师,恕我等无礼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鸿钧忽而仰头大笑,不断抚掌,看向混沌钟:

    “三千大道,大道之庭,生灵与大道相关,重构天道。

    长寿,亏你想得出这般法子,妙,当真是妙。

    你确实是和那个人不同,贫道输给了你这一阵;但总归,贫道也不愿如此退场。

    来吧,一战定输赢。”

    鸿钧那魁梧的身形突然干瘪了下去,身后走出一道身影。

    这身影缠绕无边煞气,身周飘着一件件魔道重宝。

    魔祖罗睺!

    道魔双祖,同时睁开双眼,气息竟完美融合。

    此刻,鸿钧已恢复常人身形,与罗睺同时开口,幽冷、温暖的嗓音糅杂出诡异的笑声:

    “天外一战,莫毁了这天地。”

    “不必多此一举。”

    太清老子双目绽出一黑一白两道气息,太极图于正下方再次凝成,隔绝了那条天路。

    通天教主手中断剑绽出霞光,身形对鸿钧飞扑而上!

    元始天尊握住盘古幡、扔出玉如意,混沌剑气斩向那罗睺身躯!

    太清老子向前点出一指,灰白长发与道袍齐舞,压向了道魔双祖的身形!

    三清战双祖!

    这非普通斗法,也非神通、法宝可解释,大罗金仙也只能看到,有几道身影在太极图道韵包裹之地,极快地转换方位。

    太清稳控大局,让鸿钧无逃脱的路径;

    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主攻,但一时也难以取得优势。

    就在不远处的众生,大多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看不懂,但感觉很震撼,自身之道与道心都在轻颤。

    他们还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祖胸口为何会出现破洞;

    不知那些给了他们无边无际威压的灰袍老道,为何会直接消散;

    此前传闻被镇压的太清圣人与通天教主,又为何会突然降临。

    更不知,为何道祖那魁梧的身躯中会走出魔祖,魔祖的尸身有传闻是在九污泉的最深处……

    众生大多是茫然的。

    他们一腔热血而来,此刻只能远远观战。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